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68章 第 68 章(1/5)

作者:田園泡字數:11958更新時間:2021-09-15 12:56:23

    “唉。”

    蘇枝兒一邊替小花做麵, 一邊歎了三次氣。

    雖然她很努力的克製自己的鹹魚歎息,但實在是忍不住。

    周湛然偏頭看她,小娘子手裏沾著麵粉, 她的手指白皙晶瑩,沾著軟乎乎的麵團子, 正在有一搭沒一搭地搓揉。

    終於,蘇枝兒忍不住跟周湛然開口了。

    “你覺得那個大金公主好看嗎?”

    男人盯著她搓揉麵團的目光一頓,似乎是明白了小娘子的意思。

    書上說, 女人問男人, 另外一個女人好不好看,大多數是吃醋了。

    而男人隻要回答,“不好看”就行了。

    “醜。”男人舉一反三,進行升華式標準答案。

    “醜?你看到過她摘下麵紗的樣子了?”

    “沒有。”男人搖頭。

    蘇枝兒疑惑, “那你怎麽知道她醜?”

    “蒼蠅眼。”

    蘇枝兒一開始沒反應過來,後來才明白周湛然的意思。

    嗯……人家漂亮的翠綠色眼睛被你說成蒼蠅眼……你什麽審美!

    好吧, 跟你講沒用。

    蘇枝兒獨自憂傷, 並依舊在歎氣,男人聽在耳中, 逐漸暴躁。

    他伸出手一把掐住蘇枝兒的臉。

    少女轉頭看他,麵頰被掐得鼓鼓。

    男人俯身親她,微涼的唇貼著她的往裏探, 直到把小娘子的歎息聲盡數吞噬。

    蘇枝兒被親得忘記了大金公主,也忘記了鄭峰。

    她坨紅著臉靠在桌子邊緣,雙眸盈盈。

    男人垂眸看她, 他的臉上一慣是那種平靜無波的表情,即使是在情動的時候也能克製的很好。

    他用指腹擦掉蘇枝兒唇角的水漬,說, “餓了。”

    蘇.小廚娘.枝兒:……我捶死你!

    蘇枝兒氣憤地揉麵。

    男人站在她身後,手指又捏住她飽滿的小耳垂輕輕揉捏,說,“交給我。”

    不管任何事,他都會替她解決。

    .

    錦衣衛所內,肖楚耀來跟蔣文樟交班,並順便把手裏的夜宵遞給他,“喏,淡水姑娘給你做的小!餛!飩!”

    蔣文樟的臉上露出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笑容。

    他抬手接過,朝肖楚耀微微頷首,然後轉身離開。

    蔣文樟走出肖楚耀的視線後就立刻迫不及待地打開了便當盒。

    這個便當盒是淡水姑娘跟隨風潮替蔣文樟專門定製的,非常樸素無華,隻在便當盒的角落刻了一個簡單的“蔣”字。

    蔣文樟摸了摸那個“蔣”字,然後小心翼翼地打開,看到裏麵……啥也沒有。

    連汁水都被舔幹淨了。

    蔣文樟:……草,一種植物!

    院子裏,月色孤寂,肖楚耀仰頭看天,呢喃自語,“什麽時候天上也給我掉個媳婦下來呢?”

    “嗝。”感歎完,肖楚耀打了一個飽嗝,滿嘴小餛飩的味道。

    別人女朋友做的小餛飩就是香。

    肖楚耀剛剛感歎完,眼前突兀出現一個白色人影。

    “主子。”肖楚耀畢恭畢敬地拱手。

    “跟我來。”男人神色慵懶地瞥他一眼。

    “是。”肖楚耀一抬頭,看到自家主子冷白肌膚上暈開的那一點胭脂色。

    嗯……今天晚上是虐狗日嗎?

    主子吃完也不知道擦嘴的嗎?

    .

    夜深人靜,萬籟俱寂,一道纖薄的白色身影出現在皇宮內。

    這裏是大金公主住的寢殿。

    大金公主住的寢殿略偏僻,正是冬去春來之際,四周蔥木彌漫,抽出鮮嫩的枝椏。

    男人就站在院子裏那棵樹下,望著滅了燈的屋內。

    寢殿門口掛了兩盞宮燈,將男人的身影拉長,拖曳出細細的影子,曲曲折折的一路蔓延到屋子門口,透出幾分詭異的魅惑。

    周湛然神色淡然地抬頭看向那兩盞宮燈。

    裏頭的燭光被晚風吹得飄忽,略過燈籠罩子,燒出一點氤氳的黑色。

    男人彎腰,隨意撿了一顆石子,然後“咚”得一聲,砸向那盞宮燈。

    宮燈晃了晃,裏頭的蠟燭油翻倒,朝著那塊黑色的氤氳之處燒過去。隻是那麽一個瞬間,半隻宮燈就燃了起來。

    火光越來越大,照得周湛然那張臉森冷陰白。

    男人漂亮的手把玩著另外一顆石子,慢條斯理的走到大門處。

    宮燈燒完落地,帶起旁邊塗了桐油的紅柱子。

    一場大火燃起來的時間隻要幾分鍾,幾分鍾後,住在裏麵的人都將無處可逃。

    不過周湛然的目的並非如此。

    “救火啊,救火啊!”

    有宮娥發現了火勢,著急忙慌的喊人。

    瞬間,整個寢殿亂成一團。

    周湛然斜斜靠在紅木柱旁,朝身邊的肖楚耀道:“救人。”

    “是。”

    雖然肖楚耀不知道自家主子為什麽突然縱火又讓他救人,但身為下屬,隻要聽話就夠了。

    肖楚耀衝進去,有宮娥拉著他哭,“公主還在裏麵。”

    肖楚耀看到院子裏有個缸,他走過去浸濕衣物,然後掩鼻衝入屋內。

    那位大金公主聽到聲音醒了過來,可是屋子裏煙霧濃重,她根本就什麽都看不到。

    突然,一隻手拽住她,將她從床榻上拉起來。

    “麵紗!”大金公主神色慌張的企圖抓住自己的麵紗戴上,可肖楚耀根本就不給她時間,“別拿了!”

    比起那個什麽麵紗,當然是性命更加重要。

    肖楚耀半抱著人,避開翻倒掉落的桌椅板凳,於火光中穿梭行進。

    煙霧繚繞,他也有點看不清路。

    那燃起的一盞宮燈恰好就在大金公主睡的那個屋子的簷下,火勢太猛,肖楚耀的身體剮蹭到周邊燒得滾燙的木材。

    他疼得冷哼一聲,然後從窗戶裏帶著人翻滾出去。

    “哐當”一聲,男人抱著人在地上滾了三圈後,立刻跳進大水缸裏。

    水缸裏的水滿溢出來,幾條鮮活的魚流到地上拍著魚尾巴掙紮。

    大金公主跟肖楚耀一起擠在水缸裏,周圍都是在救火的宮娥和太監。

    火勢太大,光靠幾個人是救不了的,幸好皇宮裏專門匹配了古代救火員和消防隊。

    火勢漸漸控製下來,肖楚耀滿身濕漉地低頭看埋在自己胸前的大金公主。

    雖然肖楚耀平日裏沒個正形,但他確實從來沒有這麽近距離接觸過女子,除了那些被扔在昭獄裏,需要他好好照顧照顧的犯人。

    “咳,公主,我們出來了。”

    公主沒動,隻是朝他伸手,“麵紗。”

    肖楚耀:“……火太大了,你的麵紗都燒成灰了。”

    “不行!”大金公主說大周話時的口音帶著一種古怪的可愛,尤其她還是埋在肖楚耀胸前說的。

    那顆小腦袋往他胸口蹭啊蹭,蹭得肖楚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