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08章 ZANG KOM LU(1/5)

作者:謝一二三字數:21880更新時間:2021-10-11 21:00:27

    她與妻子的第一次見麵, 互相間差點把對方打到斷氣,不過兩人一開始有多針鋒相對,經曆重重磨難後就有多恩愛。

    她們堅定地相信, 身份上的差距不會成為分開她們的原因,即便她是血統尊貴的波塞公主, 而她隻是周村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漁女。

    隨著周村和波塞的關係緩和,她們在波塞女皇的極力反對下成婚, 為了照顧身為漁女的她,公主搬到破舊的周村生活。

    婚後她還是照舊早出晚歸, 手經常在冬天凍到生瘡, 但一想到回家後會惹來妻子心疼的念叨, 就總有使不完的幹勁,兩人的感情始終如膠似漆, 仿佛時間根本無法澆滅她們愛情的火焰。

    可殘酷的現實會。

    年初一,隨著一聲啼哭,鄰居家的孩子破珠而出,

    她們同樣是周村與波塞的結合,也是村裏第一個誕下混血兒的家庭,這本是值得慶祝的好事,可那孩子怪異的長相, 卻讓人說不出恭喜的話。

    他兩個眼窩空蕩蕩的根本沒有眼球, 腿少了一條, 肚子上卻憑空多生出一隻手,臉頰上是一對暗紅的魚鰓,緊緊貼著嬰兒稚嫩的肌膚, 呼吸著緩緩張合。

    聞訊趕來的族長說那是怪物, 是惡魔之子。

    它不會像其他的新生兒給族人們帶來福祉, 相反他的到來象征著一種詛咒,唯有將他獻祭給先祖,族人的幸福安全才能延續。

    剛消耗完身體大半魂力將魂珠孕育的波塞男子開始哭喊,他拽著妻子的手懇求她和她的族人不要傷害孩子,妻子當然於心不忍,可身為周村人的責任如同看不見的巨山壓在她的肩膀,她無法違抗族長的命令。

    “我們要為大局著想。”

    於是,第一個混血兒的下場是當著全村人的麵,被置於火刑。

    那時大家還不知道真正的禍端源於什麽,隻是單純地祈禱,所有的厄運會隨著這個孩子的離開而消散,這些人裏當然也包括她。

    她不忍看被放在火架上的嬰孩,低頭將妻子抱在懷裏,“我們的孩子,會健健康康地長大對吧。”

    “嗯,她一定會是個活潑善良的小天使,最好話多些,彌補我嘴笨的缺點,能逗你開心。”

    她忘不了妻子的安慰,更忘不了那個尤其漫長的噩夢般的冬日。

    族人的祈禱並沒有生效,自第一胎過後,陸陸續續有更多的“惡魔之子”從魂珠中誕生。

    久而久之人們終於找到了規律,那些長相怪異天生帶有缺陷的孩子,都是波塞與周村的混血兒。

    恐慌不安的情緒中,更多的混血兒被拉上火架,有些不想親眼目睹孩子被獻祭的波塞人,偷偷將孩子丟到一處荒島,就算是自生自滅也好過親手殺子。

    可這個時候,她的妻子身體裏已經孕育了一顆魂珠。

    “如果這個孩子也是一個怪物,那我們該怎麽辦。”

    “不會的。”她摸著妻子的臉安慰,“不論它長成什麽樣子,都是我們的孩子,我一定會保護好它。”

    她們小心翼翼地對外界隱瞞這顆魂珠的存在,甚至做好了一切對抗的心理準備。

    一直到七月七日,周村的獻恩節。

    所有未經生育的族人聚集到一起,在篝火旁跪成一圈,族長捧著聖水通過潑灑的方式向她們降下福澤。

    節日這天,會選出一名新晉的族人作為下一屆的MU MA,這在全族人眼裏,都是十分神聖光榮的身份。

    族寶晶元會自動挑選它認為合適的人選,並在族長為那人潑灑聖水時發出白光用作提示,MU MA的挑選不分男女。

    好巧不巧,那白光偏偏在她的頭頂亮起,當周圍人羨慕的眼神聚集在她身上時,她卻怎麽也笑不出來。

    妻子對周村的習俗並不了解,瞧其他人都十分高興的樣子,還特地撐著疲憊的身子為她做了一桌大餐。

    她食之無味,抬眼看著妻子開心的模樣,怎麽也說不出實話。

    晶元會在MU MA身體裏寄居,一開始宿體的魂力會得到十分顯著的提升,輕鬆超過修煉千百年的特級獸術師,但魂力每上升一些,她與晶元之間的連接就更深一層,直到最後完全融合,誰也割舍不了誰。

    等到能量的交匯到達最高點,晶元便會開始反向吸收,從MU MA的身體裏誕生一顆又一顆魂珠。

    這些魂珠生下來便無父無母,但都有同一個MU MA,她們是族人更是家人,所以團結、所以強大。

    這就是周村不為外人所知的秘密,也是她們以極少的人口基數在曆史長河一直不被淘汰的原因。

    以少數的犧牲,換取全族的利益。

    她害怕、抗拒,可族長手中的桂冠已經戴到她的頭上,族人的歡呼托著她前進,直到拋棄舊主的晶元鑽入她的身體。

    回過頭,對上妻子信任鼓勵的目光,她終於不受控製地落下眼淚。

    她根本不想做什麽MU MA,全天下她隻想做一個孩子的媽媽,可那孩子出生後的下場該是會被放在火架上當做祭品炙烤。

    所以她做了一個大膽的、背叛全族的決定。

    魂珠孵化前夕,她帶著妻子一同出逃到那荒島上。

    剛踏上島嶼兩人都震驚了,這島的岸邊堆滿了嬰孩的屍體,有的還沒餓死但瞧著也隻剩半口氣,其中一隻長著兩個頭的小姑娘,正費力地抱著另一名年幼的女孩喂水,她們看上去很久沒吃東西,餓得隻剩皮包骨。

    “你們這是……”

    她還沒走近,雙頭女孩立刻舉起一把用貝殼雕刻的刺刀,滿臉敵意地瞪著她,“不許動她們!她們才不是惡魔,她們都是我的家人!”

    她這才知道,原來這座荒島上的全是那些被丟棄的混血兒。

    “不、你們當然不是。”她走過去心疼地擁住那個故作凶狠的孩子,“別害怕,我會保護你們。”

    承諾一半給她們,還有一半是給妻子和還未出生的孩子。

    她深知族人的秉性,沒有什麽能夠阻止這場名為“奉獻”的霸淩。

    兩人都知道,隻是一味的逃無法擺脫周村的固執,她們必須反擊,雖然因為結婚的事情妻子與波塞皇室鬧得很僵,不過事關性命,女皇必定不會坐視不理。

    時間緊急,妻子隻能拖著孕育中的身體返海,向她的母親求助。

    可這一去妻子就再也沒有回來,她一邊照顧島上的混血兒,一邊孤獨地等待去而不複返的愛人,眼神一天比一天暗。

    隨著和晶元的融合,她的身體開始長出粗粗的樹根,它們尋到土便深深地紮下去,連同她的身體一起固定在這片土地上無法離開。

    一開始她還能強忍疼痛砍掉那些樹根脫離束縛,可時間越久,身體長出的樹根越粗速度越快,某天一覺醒來,她整個人都貼在地上,動都動不了了,即便強行讓旁人幫忙砍掉樹根,結果隻會讓自己的身體也跟著受傷。

    那些樹根已經變成了她身體的一部分,MU MA這個頭銜再也摘不掉了。

    在她認清現實,孕育出第一個屬於MU MA的孩子時,族人尋了過來,要將她帶回去,並將那些混血兒一同處理掉。

    “誰敢動她們!”那時她還不像現在這樣虛弱,魂力充沛得能瞬間移平整座島嶼。

    族人們都傻了,又看見她舉起刀抵在自己的心口,“若你們敢動這些孩子,我就殺了你們的孩子來抵還!”

    她從不覺得那些由晶元借她身體孕育出來的孩子是自己的,那是“MU MA”的孩子,是周村的孩子,是她被迫背上的偉大責任。

    她想要的隻是一個與自己愛人的結晶,這個孩子它可以醜陋殘缺,可以愚笨虛弱,隻要它是完完全全屬於她的。

    她堅定的眼神說明,自己沒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帶頭的族長被嚇到,不得不快速做出選擇,在大局與大局中間,她選擇了更大的那個。

    沒什麽能比晶元更重要。

    之後族長隻能暫時帶著人回到村裏,慢慢商量之後的對策,畢竟一族MU MA不可能一直和群怪物待在資源匱乏的荒島上。

    沒想到,一進村她們就撞上了全副武裝的波塞軍隊,領頭的將軍眉宇之間與那位波塞公主有幾分相似,但她的眼神明顯更陰狠冷血。

    “女皇有令,不計後果,對周村人趕盡殺絕!”

    波塞部隊裝備精良的鐵蹄很快踏平這片土地,即便周村人再頑強在絕對人數的壓製下還是被殺了個片甲不留。

    人人都以為神秘的周村還會像從前一樣,再次突然地從某個角落冒出來,重回這片屬於她們的土地駐紮。

    可這一次,十年百年過去,波塞人的刀都快磨成針了,她們都沒有再出現。

    沒人知道MU MA帶著她的子民縮在這座荒島上苟活,直到那不長眼的波塞王子意外觸碰這座荒島的秘密,順帶也點燃了她們積壓百餘年的仇恨。

    這些都是殷北卿在顏鈺昏迷前,通過血契的連接從她的腦中讀到的內容。

    她不知道顏鈺是怎麽做到在所有人都還被蒙在鼓裏的時候,就已經通過預言連不成段的畫麵和細碎的線索猜到了這麽多。

    隻不過對於嬴梵的血統歸屬,沒驗證之前誰都不能篤定結果。

    “是不是真的,試一下就知道。”殷北卿說完,打了個響指。

    靈法施展過後,兩人的獸印齊齊發出亮光,一角延伸出來試探著靠近,在嬴梵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它們最後緊緊地勾到一起。

    結果已經很明顯了。

    “孩子,叫我一聲媽媽好不好。”女人伸著幹枯的手想要向嬴梵靠近,卻苦於背上深入土層的樹根無法移動身體。

    她眼中含著淚,裂開的唇流出血絲,雙眼中的希翼讓嬴梵無法拒絕。

    “不是、不是。”嬴梵搖著頭後退,“什麽媽媽,我是孤兒,我是沒人要的孤兒。”

    “怎麽會沒人要呢。”女人眼角的淚滑落,嗓音哽咽,“媽媽在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