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83章 第 83 章(1/5)

作者:紅口白牙字數:15832更新時間:2021-09-10 19:14:25

    是誰家的小可愛漏訂章節啦!  可阮咚咚實在不好哄, 阮秋平不管怎麽安慰都無濟於事——受了小鬱桓的挑撥,原先隻是想讓阮秋平揉揉手的阮咚咚,此刻仰著臉, 又哭又喊地非要去親阮秋平。

    阮秋平哪裏敢讓她親, 且不說夏芙水留的紙條還熱乎著,光“親黴神”這個舉動到底有多大的威力,他都無從得知。

    想到這兒, 阮秋平轉頭看了眼小鬱桓,眉頭皺得緊緊的, 略有些擔憂。

    .

    哭著哭著, 阮咚咚的聲音就越來越小, 她畢竟年齡小,精力也不太足,十幾分鍾後,就拽著阮秋平的衣角, 眼角掛著眼淚,抽抽噎噎地睡著了。

    若是在別處, 阮秋平大可用法術將阮咚咚一身的泥點子清理掉, 再移她到床上睡覺。可現在人類鬱桓還在身邊, 阮秋平不敢使用法術暴露自己的身份, 隻好請了小鬱桓家裏的女傭幫忙給阮咚咚擦洗了一下, 換了件幹淨的厚衣服,最後放在二樓客服的床上, 讓她繼續睡了。

    剛安頓完阮咚咚, 阮秋平就轉過頭, 認認真真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了一番小鬱桓。小鬱桓看起來健健康康的, 既沒有嘴唇蒼白, 也沒有滿身虛汗,更沒有什麽意誌不清,搖搖欲墜。

    可即便如此,他還是有些不放心,開口問道:“你感覺身體怎麽樣?有沒有哪裏不舒服?”

    小鬱桓搖搖頭。

    阮秋平繼續詢問道:“你再好好感受一下。真的一點不舒服的感覺都沒有嗎?比如說頭暈目眩,惡心想吐,忽然渾身無力……就是那種被厄運纏身的感覺。”

    小鬱桓認真感受了一下,然後再次搖了搖頭,說:“沒有。”

    ……這不合常理呀。

    即便他阮秋平下凡之後,黴氣隻剩下十分之一,可小鬱桓剛剛可是親了他一口,怎麽可能一點兒事都沒有。

    除非是司命誆了他。

    看來他當時在藏運球裏灌輸的黴氣根本就敵不上鬱桓十分之一的吉運。可司命卻誆他說已經中和了鬱桓的氣運,讓他變成了一個普通凡人。

    阮秋平恨恨地磨了磨牙。

    原來吉神下凡後仍然是個超級無敵大幸運兒,幸運到他阮秋平身上的黴運對人家一點兒作用都沒有。

    “怎麽了?”小鬱桓問道,“你害怕你的黴運傳染給我嗎?

    阮秋平點了點頭:“但是很奇怪,你好像一點兒都沒有被我傳染到。”

    阮秋平停頓了一下,繼續說:“也許是因為你本身太幸運了,把我這點兒黴運全都覆蓋掉了。”

    聽到這兒,小鬱桓垂頭沉默了一會兒,說:“……也有可能是我本身是個過於不幸的人,因為太不幸了,所以連你傳染給我的黴運都顯得微不足道了。”

    “瞎說什麽呢?”阮秋平反駁道,“你怎麽可能不幸!”

    他不允許吉神說自己不幸,這是對他黴神,對整個世界的侮辱!

    小鬱桓似乎想笑一下,可笑容還沒勾起來,就緩緩淡了下去。

    他垂下頭,問道:“你一直不碰你妹妹……就是因為你害怕把自己身上的倒黴傳染給她嗎?”

    阮秋平轉頭看一下小鬱桓,笑道:“怎麽了?是不是覺得我迷信地無可救藥?”

    阮秋平覺得小鬱桓一個凡人,不理解這些很正常,可沒想到小鬱桓卻搖了搖頭,悶聲悶氣地說:“我隻是覺得你一定很愛你妹妹……但是,但是我卻惹你妹妹哭了,你是不是……是不是已經開始討厭我了。”

    “你一定特別討厭我了……”小鬱桓把頭越埋越低,喃喃自語道,“……因為我本來就很惹人厭。”

    “誰說你惹人厭了?誰說的?”

    吉神要是惹人厭,那天底下就沒有人招人喜歡了。

    阮秋平走過去輕輕彈了一下小鬱桓的腦殼,笑道:“小孩子的腦子怎麽想這麽多?我不但不討厭你,還要感謝你呢。”

    “感謝我?”小鬱桓仰頭看著阮秋平,有些好奇。

    阮秋平想了一下,說:“嗯……感謝你,明明碰到了我,親到了我,卻沒被傳染上黴氣,既沒有走路的時候摔倒,也沒有突然生病暈迷,看起來就像正常人一樣。”

    小鬱桓眨了眨眼:“因為這個感謝我嗎?”

    “嗯,感謝你沒有因我而不幸。”

    阮秋平忽然很想抱一下小鬱桓。

    他這一生中有無數次妄想去擁抱別人,可隻有這一次,他沒有壓抑下來。

    他半跪到地上,伸出手,緊緊地把小鬱桓抱到了懷裏。

    小鬱桓身子很小,很軟,也很暖。

    阮秋平臉頰蹭了蹭小鬱桓柔軟的黑發,輕聲道。

    “還感謝你……可以讓我擁抱你。”

    小鬱桓緩緩眨了眨眼,臉龐紅了起來,耳朵也紅了起來。

    他伸出兩隻小手,也小心翼翼地抱在阮秋平的背上。

    “嗚……”床上的阮咚咚突然發出一聲囈語。

    “啪!”

    幾乎在同一瞬間,小鬱桓見阮秋平一把將自己推開,立刻站起身子,扭頭就往床上看去——

    緊接著,阮秋平長長舒了一口氣:“呼——幸好沒醒。”

    否則見他抱了小鬱桓估計又要鬧騰。

    小鬱桓:“……”

    小鬱桓默默地站起身子,指了一下自己頭上被泥球留下來的痕跡,說:“我去洗頭發了。”

    阮秋平說:“以防萬一,你洗頭發前再多往自己身上撒點兒鹽,多撒點兒。”

    鬱桓點了點頭,然後他從另一個屋子裏拿出來了一套衣服遞給阮秋平:“你身上也有很多泥點子。”

    阮秋平拿衣服比了比:“這衣服是誰的,還挺合身。”

    “……我父親的,隻不過他從來沒穿過,是新的。”

    阮秋平點了點頭。

    突然間,他又想起了什麽,看了眼還在床上睡大覺的阮咚咚,又看了一眼阮咚咚身上的粉色套裝,眯起眼睛問:“那阮咚咚穿的是誰的衣服,不會是你的吧。”

    “不是,是廚娘女兒的。”

    “廚娘女兒多大了,這衣服看起來還挺新的。”阮秋平隨口問道。

    “和我一樣大。”小鬱桓說。

    “哦。”阮秋平點了點頭。

    等小鬱桓已經離開房間,走進浴室洗頭的時候,阮秋平才忽然反應過來。

    等等!廚娘的女兒!和小鬱桓一樣大!住在同一棟別墅裏!

    這是什麽?

    這、是、青、梅、竹、馬啊!!!

    就在這時,樓下傳來汽車的聲音。

    阮秋平走到窗邊去看。

    車停了下來,從裏麵走出來了一個女人,女人手裏牽著一個小女孩兒,並且從後備箱裏拿出來了一籃子菜。

    看樣子,這就是廚娘和她的女兒了。

    阮秋平探出頭又仔細瞧了瞧。

    隻見那小女孩長得水靈靈粉嫩嫩,雖然衣著簡樸,卻蓋不住一身的活潑氣。

    阮秋平心中立刻就勾勒出了美好未來。

    他,是容貌精致,智商超群的豪門孤僻少爺。

    她,是活潑靈動,卻身份低微的廚娘之女。

    他們身份有別,卻心靈相通。

    他們愛戀彼此,卻跨不過現實的鴻溝。

    年少時支離破碎的初戀,多年後一眼萬年的重逢。

    她不再自卑,他也不再怯懦。

    他們手拉手,承諾來生還要永遠在一起。

    一輩子很長,可他們在一起,卻每天都很甜蜜。

    她壽終正寢,長眠於地。

    他隨之而去,卻升至天際。

    “廚娘女兒,就算去陰曹地府,就算見十殿閻羅,我也一定要找到你!”

    ——“鬱桓,你可還記得你天婚石上有份婚約?”

    ——“婚約算什麽,除了廚娘女兒,我誰都不娶,那四十九道天雷,我受了便是!”

    想到這兒,阮秋平一邊樂得合不攏嘴,一邊激動地直拍大腿:

    穩了!穩了!!!

    阮秋平此刻著急地像是熱鍋上的螞蟻,生怕這根小小的紅線就這樣壞了鬱桓在凡間的姻緣。

    “阮阮。”鬱桓忽然撓了一下胸口,神色有些茫然,“我怎麽感覺有些不舒服……這開了光的紅線是不是有什麽特別的功用啊……”

    阮秋平心中猛地一跳,慌忙說:“你哪裏感覺不舒服?”

    鬱桓眨了眨眼:“哪裏都覺得不舒服……這紅線到底會讓人怎麽樣啊?”

    阮秋平立刻就有些坐立難安了,他不知道該怎麽對鬱桓解釋,最終還是磕磕絆絆地說:“這……這是開了光的姻緣線,其實我具體也不是很清楚,但聽說被這根線纏上的兩個人就會對彼此產生異樣的感情……”

    “什麽異樣感情?”

    阮秋平腦海中忽然就想起了昨日下凡時和鬱桓誤看的影片。

    頓時,他說話更結巴了:“……男……男女之情。”

    鬱桓湊近了些,長長的睫毛輕輕扇動了一下,眼睛清明透徹,懵懂無辜:“那阮阮也會對我有這樣的感情嗎?”

    阮秋平幾乎覺得鬱桓的睫毛要掃到他的臉頰上,他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身子往後仰了一些,說:“我……我沒有,我對這個免疫。”

    “為什麽?”鬱桓皺了一下眉,表情似乎有些受傷,“阮阮不喜歡我嗎?”

    阮秋平:“……我自然是喜歡你的,但不是這種喜歡……小鬱桓,你冷靜一點,你、你現在有點不太對勁。”

    “哪裏不對勁?”鬱桓又離他更近了些。

    “哪裏都不對勁,這樣不對!”阮秋平想要伸手去推鬱桓,卻沒推動,甚至一不小心,胳膊肘打了滑,整個人都仰躺在沙發上。

    鬱桓欺身而上,把他壓在身下,說:“是阮阮說要更喜歡我的,阮阮現在是說話不算數了嗎?”

    “……我哪裏說話不算數了?”阮秋平小聲反駁道。

    “既然阮阮說了要更喜歡我,那阮阮就把對我的情誼轉換成男女之情就好了,為何現在又這麽抗拒?”

    阮秋平睜圓了眼睛:“你、你胡說什麽,這……這怎麽可以隨意轉換,而且你說那是男女之情,我們卻明明是兩個男的……”

    “可是阮阮,你明明知道男人也可以在一起的。”鬱桓眼眸中的水波蕩了蕩,似乎漸漸沉了下去,變得濃鬱深沉,“阮阮和我除了不能生孩子,什麽都可以做。”

    鬱桓低下頭,微涼的鼻尖在阮秋平的臉龐上蹭了蹭,神色顯得曖昧不清:“……阮阮要和我做做看嗎?”

    阮秋平整個身子都僵住了。

    隨著鬱桓的一寸寸靠近,溫熱的呼吸灑落在阮秋平的肌膚上,他大腦如同被冰凍住了一樣的空白,可胸口卻如岩漿般火燙,他心髒不受控製地瘋跳起來,幾乎要衝破喉嚨。

    最後一刻,他不知所措地緊緊閉上了眼睛——

    一。

    二。

    三。

    阮秋平隻覺得身上一沉,鬱桓的頭砸了下來。

    阮秋平:“……”

    阮秋平困惑地睜開眼睛,隻見鬱桓閉著眼昏睡在自己身上,而在不遠處,祈月正黑著臉站在一旁。

    阮秋平:“……”

    不知為何,阮秋平覺得臉龐突然燥熱了起來,他猛地把鬱桓推起來靠在沙發上,然後自己站起來,慌裏慌張地整了整衣服。

    “咳咳……祈月學長,你怎麽來了?”

    “手環監測到你使用了法器,是什麽?”

    阮秋平:“……月老的紅線,今天我偶遇月老,他非塞給我的,而且這次是不小心誤用了。”

    “就區區一根紅線,你們就躺在這裏準備行不軌之事了?”祈月幾乎是咬牙切齒地說,而且把“不軌之事”這四個字說得格外用力。

    阮秋平:“……”

    阮秋平皺了皺眉,解釋道:“那隻是意外,而且鬱桓他被紅線控製了,我推不開他……”

    “你推不開他?”祈月譏諷道,“阮秋平你一個神仙,你跟我說你推不開一個凡人?!”

    阮秋平:“……我當時來不及反應。”

    “你來不及反應所以就閉上了眼睛?!阮秋平,你記清楚了,這裏是司命學院的實踐課程,不是你用來談情說愛的地方!”

    阮秋平感覺整張臉都火燒火燎地燙了起來,他看著麵前咄咄逼人的祈月,紅著臉喊道:“我哪裏談情說愛了,你看見我跟誰在談情說愛了,你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