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92章 第92章 第92章我要月亮奔我而來(1/5)

作者:寒雪悠字數:19282更新時間:2021-03-09 01:18:14

    第92章 第92章我要月亮奔我而來……

    夜風習習, 隻穿著單薄襯衫的沈三味穿著藍白條紋病號服的白嚶嚶對視著。

    白嚶嚶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突然, 發現有些對勁兒的地方。

    她伸手在他眼前擺了擺,卻發現他的眼珠子一,像是瞎了一般。

    沈三味垂著銀『色』的睫『毛』,淡淡道:“是在試探我是是瞎子嗎?”

    “我是瞎子,隻是我的原型讓我的視力好。”

    白嚶嚶認真了。

    好像確如此。

    蛇的視力確很差,因為它眼睛最外麵有一層保護眼睛的透明鞏膜,這使得它看東西模糊一片。

    沒到白大黃的身體還有這樣的缺陷。

    他雙眼赤紅的時候, 沒看出有這種缺陷,雙眼漆黑卻有了這種弱點……

    ,boss, 為什麽要把身上的缺陷自爆給我啊!

    白嚶嚶『摸』了『摸』鼻子,提到別人的缺點總是好的。

    她擼了擼袖子, “行吧, 我帶馬路吧。”

    她從衣服下擺探出手,扯住沈三味的襯衫袖口,拉著他趁著行人綠燈亮起的時候, 往對麵跑去。

    沈三味莫名其妙地就跟上了她的步伐。

    他垂眸,神情莫測。

    “跑這麽快做什麽?”

    白嚶嚶:“大爺,一看就沒有經驗, 我們學校門口的馬路綠燈時間短, 紅燈時間長, 如果抓緊時間馬路, 那一會兒咱們就紅燈堵到路中間了。”

    到了馬路中間的時候,白嚶嚶一彎腰從路上撿起了什麽。

    “我剛剛要告訴的好消息就是我看到的眼鏡了。”

    她扯著沈三味“噠噠噠”跑到另一邊,無奈道:“, 壞消息是,的眼睛剛剛去的那輛車碾了個稀碎。”

    “喏。”

    她握住沈三味冰冷蒼白的手,帶著他的手指捏住眼鏡腿。

    白嚶嚶遞給他的時候,還特地抖了抖,把上麵玻璃碴都抖幹淨,卻還是擔有沒有注意到的玻璃碎片,便隻讓沈三味捏著鏡腿。

    沈三味:“我要告訴的壞消息是,找到我的眼鏡,那就完了。”

    “好消息是,如果找到了,我以滿足一個願望。”

    白嚶嚶:“我需要。”

    沈三味平靜道:“,現在很需要,至少現在連睡覺的地方都沒有了是嗎?”

    白嚶嚶看著他,“難道要幫我安排?”

    快,劇情快點上線啊!

    為了讓劇情按照原書中的設定進行下去,她甚至都主遺忘了兜裏那張黑卡,等著沈三味請她吃吃喝喝,給她安排住宿了。

    快用財力閃瞎我的眼睛,讓我堅定這個法——要拚命擠進食物鏈上層!

    沈三味:“嗯,們學校北門外有一家ktv,我跟那裏的老板很熟。”

    白嚶嚶的表情一下子變得奇怪了起來。

    嗯,確很熟哦,因為是親手把人家老板暴『露』出來,還把ktv搞倒閉了。

    白嚶嚶:“的那家ktv是老板叫李舍得的那家嗎?”

    沈三味:“他居然在們學生中這麽有名氣了?”

    錯的努力,回去給他加工資。

    白嚶嚶看著他的臉,抿了抿唇,“是,知道嗎?這家老板跑路了,ktv警察封了。”

    沈三味驚訝,“什麽?”

    他微微蹙眉,“什麽時候發生的這件事?誰幹的?”

    白嚶嚶:怎麽好像掉線好幾集才上線,而且,還知道去補前文?

    白嚶嚶手指要解開他係住的袖子,努力抑製住自己要笑出來的表情,“什麽時候發生的?已經發生的有一段時間了。”

    至於是誰幹的……

    相瞞,出來能信,就是自己幹的。

    沈三味抿緊唇,神『色』陰沉。

    為什麽沒有人來告訴他這件事?底下的人都去幹什麽了?

    他隻是一覺起來,怎麽事情就變了這麽多?

    ,眼下最要緊的是麵前這個少女。

    為什麽他的能力體質在這個少女麵前仿佛全都消失了一樣,她居然能夠輕而易舉傷害到他。

    沈三味抬起手,像是要抵一抵眼鏡,結果,做到一半才起來他的眼鏡已經成為了一攤“屍體”,他隻好『摸』了『摸』鼻梁。

    “真沒有到,”沈三味一臉冷漠,“那家ktv老板背後的勢力挺大的。”

    白嚶嚶暗暗點。

    是嘛,要是老板頂的大boss親自帶人去端的,還能把人『逼』得的連夜跑路呢。

    兩人了馬路。

    白嚶嚶站住了,“我們去哪裏好呢?有推薦的地方嗎?”

    沈三味左右看了看,卻啥分辨出來。

    白嚶嚶看著前方閃閃發光的酒吧招牌,忍住蠢蠢欲。

    劇情地點在向她招手,大boss,快帶我領會一下紙醉金『迷』的生活啊。

    沈三味仿佛感覺到她的蠢蠢欲,他要探一探這個人的底細,便『色』道:“走吧。”

    白嚶嚶立刻加快腳步,把沈三味牽到酒館門口。

    沐浴在“金『色』傳”招牌下,白嚶嚶開口道:“這裏以吧?”

    睜眼瞎的沈三味“嗯”了一。

    好咧!看來這次的劇情會很順利。

    白嚶嚶信滿滿地邁了進去。

    係統忍住道:“員工啊,是我要給潑涼水,,最好還是要高興的早。”

    “怎麽能……”

    然後,白嚶嚶就門口的保安攔了下來。

    保安淡定道:“抱歉了,我們這裏是高檔會所,隻有會員以進。”

    白嚶嚶默默讓出了身後的沈三味。

    保安仍舊站著,“沒事兒的話,請讓開一點,要耽誤客人進入。”

    白嚶嚶驚訝。

    怎麽回事兒?難道在這裏沈三味刷臉好用了嗎?

    白嚶嚶:“看清楚了嗎?”

    保安背著手,“我看得很清楚,向們這樣意圖混進高檔會所認識上流人士的人,我見多了。”

    他輕蔑地瞥了兩人一眼,“,我還是一次見到,要出入這裏,連衣服都好好穿的。”

    白嚶嚶看向沈三味,對保安道:“知道他是誰嗎?”

    保安冷笑一,“又是我爹,我管他是誰。”

    沈三味:“我的遺傳基因能給這種人。”

    保安眼睛一瞪,“什麽呢,在這裏鬧事是是?信信我一個電話,就叫一麵包車的兄弟來!”

    沈三味淡定道:“我信,扮手指上的繭子已經告訴我,是一個老賭徒了,而且是常常輸,會贏那種,身邊人的錢已經借遍了吧?覺得他們還會來幫嗎?”

    保安氣得眼睛都紅了,“他媽的……誰會贏?竟然敢咒老子,老子非要死!”

    保安握著拳就衝了上來。

    白嚶嚶看得是目瞪口呆。

    等等,等等!

    這家店是沈三味的嗎?

    “喂,大哥,且慢手啊!”白嚶嚶忙喊道。

    保安這麽一手,恐怕這份工得要沒,那按照沈三味所,本就欠債的他,會更加雪上加霜吧?

    保安:“們兩個都是一夥的,等我收拾完他,再弄……”

    他一句話沒完,就沈三味一個回旋踢,踢到了臉上。

    知道沈三味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氣,保安竟然順著他踢的這股力道在空中翻了一周,才摔在地上。

    保安趴在地上,吐出兩顆牙齒。

    他捂著臉,哆哆嗦嗦看著沈三味。

    他忙按下對講機上的特殊警報鍵,腫著臉對沈三味嚷嚷:“完了啊,我告訴,完了!”

    沈三味冷漠地注視著他。

    保安還在對著他放狠話。

    白嚶嚶在看下去了。

    他是毫無感情、六親認的沈三味,大哥,就別死了。

    白嚶嚶咳嗽了一,“們這個酒

    第92章 第92章我要月亮奔我而來……

    吧老板是誰來著?”

    保安突然到了什麽,“我告訴們啊,我們家老板是沈三味,沈三味們聽嗎?青龍公司董事長!們死定了!”

    白嚶嚶:“這巧了嗎?”

    她用眼神示意身旁的人,“他就叫沈三味。”

    保安上下量沈三味,嗤笑一,“隻是重名而已,這個宛若在泥裏滾的人怎麽能跟我們要求嚴格的沈爺相比!”

    “看看他這扮,衣服都沒穿好,真以為穿著一件高級襯衫就能裝上等人了?起碼要把袖口搭配好啊,看,這家夥的袖口還少一個,衣服後擺還刮了一塊,嘖,是在有錢人門口的垃圾箱裏撿的衣服吧?”

    白嚶嚶又上下量沈三味一番。

    確,原著中的沈三味是個有潔癖,且極其講究的人,如今,他隻穿著一件單薄的白襯衫,襯衫袖口分別是兩顆紅寶石,知道怎麽掉了一顆,如今隻剩下右手邊一顆了,他襯衫背後似乎小刮在哪裏,將這件絲綢襯衫刮抽絲了。

    他剛出現在白嚶嚶麵前的時候,白嚶嚶就覺得有哪裏對勁兒,如今這位保安點出來,她終於明白來。

    沈三味這副樣子就好像突然看到了什麽,從自己的高檔車跳下,一路奔來,似乎連自己的衣著都顧上了。

    白嚶嚶輕輕嗅了嗅。

    沈三味身上還帶著淡淡的酒氣雪茄香氣,他應該是從某個酒會上返回家的途中,突然從車上跳下來,出現在她麵前的。

    係統:【惜,他卻知道自己為何奔赴而來,甚至,還落了個滿身傷痕。】

    白嚶嚶好意思地咳嗽了兩。

    “那個,他確是沈三味,我之前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