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十七章 這次陸行舟必死無疑!(1/4)

作者:挺槍躍馬字數:6124更新時間:2021-02-23 17:43:38

    東海飛仙崖。

    陳易生一身藍衣,腰間佩劍,頗為唏噓地走上了這座曾經的東海劍宗山門,如今此地已然是人去樓空。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無妨。”

    陳易生對這一點看得很開,東海劍宗傳承未失,自己也還在,加入玉京觀又如何?天底下多少人想加入都沒機會呢!更何況自己現在還真正得到了陸行舟的信任,這麽粗的大腿不抱簡直浪費。

    雖然頭上多了個老大,但人修為高,當老大又怎麽了?

    而且陸行舟這位老大對自己也不錯。

    起碼,他對自家東海劍宗的開派祖師在東海所得造化,就沒有任何覬覦的意思,甚至可以用坦蕩來形容。

    “你可自取之。”

    簡單的五個字,這既是信任,也是自信。陸行舟信任自己,這才願意讓自己自取造化,甚至出力幫忙,但同時,陸行舟也很自信,自信隻要他在,他就是昔日逆天觀,如今玉京觀最大的造化!

    這樣的豪氣,陳易生心向往之。

    不知不覺間,陳易生已然走上了飛仙崖的巔頂處,站在崖前極目遠眺,眺望著遠處的東海碧波,潮漲潮落,這位曾經的東海劍宗宗主,現在的玉京觀萬劍塚劍首,心中不禁生出了滿腔的豪情。

    數百年前,

    東海劍宗的開派祖師,便是這東海邊上的打漁人,而一次出海,讓他誤入了一處地域,更得到了一場大造化,出來後便開創了延綿數百年的東海劍宗,同時他也為後人指引了那場造化的方向。

    “錚!”

    漁歌子出鞘,陳易生將這件升華為法寶的掌門佩劍投至頭頂,隨後就見天上陽光落在這柄宛若水晶鑄就的長劍上,光線在劍身中不斷穿梭,最後卻從劍柄射出,落在了陳易生腳下的飛仙崖上。

    一光照得萬華生。

    從劍柄中射出的光線沒入飛仙崖的地麵機關,隨後整座飛仙崖各處,已經人去樓空的原東海劍宗諸多關鍵建築紛紛綻放出了光芒,層層疊疊,道道相連,最後一路從飛仙崖山腳蔓延至了山頂。

    飛仙崖。

    顧名思義,傳聞有仙人在此飛升,而其模樣頗俱人形,因此在傳言裏不少人認為這是那位飛升仙人留下的機緣,所以飛仙崖的崖頂風光,亦有“仙人指路”的美稱,但以往始終隻是徒有虛名。

    但這一刻,隨著漁歌子牽引陽光入內,整座飛仙崖,卻是真正展現出了“仙人指路”一般的曠世奇觀!

    無數光線匯聚在一起,蔓延至山頂,最後又反過來注入劍柄之中,引動化作法寶的漁歌子劇烈震顫,最後甚至脫離了陳易生的掌控,在空中旋轉一圈,最後遙遙擊出了一道天河般的恢弘劍光。

    “.....找到了。”

    陳易生心中已然有了明悟,漁歌子擊出的那道劍光終點,恐怕就是昔年開派祖師所得的造化所在。

    記住了劍光所指引的方位,估算了大致位置後,陳易生旋即收起了漁歌子,一個縱身便躍入了東海。

    與此同時,東海,某座孤島。

    虛空開裂,就見從浮雲山離開後的太裕王擺動袖袍,推開虛海,一步從中走出,落在了孤島之上,而花楹則是怯生生地跟在了他的身後,見太裕王從始至終都是一副肅然神色,不禁輕聲喚道:

    “王爺......”

    沒等花楹說完,太裕王便冷然開口打斷了她:

    “沒有下次。”

    “.....是。”

    盡管花楹低頭認錯,但太裕王仍舊沒有放鬆,繼續道:“此番是本王在暗中運作,才讓你萬壽仙宗得到了這次撈功績的機會,但這並不意味著你們可以隨便行動,從而破壞了本王布置的局麵!”

    “花楹知錯了。”

    花楹低聲道:“隻是宗主想要更多地為王爺效力,所以才想趕走此方人仙界的本土勢力,獨占此界隱秘.....”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