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百零七章 叫人家說咱們沒吊嗎!(1/3)

作者:傲骨鐵心字數:5074更新時間:2021-06-11 12:23:42

    臨淮兵炸營自潰,安東突遭賊襲,路部院生死不知,糧草供給瞬間中斷,淮安城下明軍確如已降淮軍的督漕道鄭標所言亂成一鍋粥。

    “非我不願平賊,實是淮揚糜爛已定成局,我部再留於此地已無意義,當速西走與左帥會合。”

    金聲桓反應最為迅速,當天連聲招呼也沒打直接拔營北撤宿州,沿途也是如鄭標所言縱兵劫掠。

    初十,金部至宿州,密令駐守城中的中軍宋奎光縱兵洗劫全城,頓時殺聲遍至,刀環響處,愴呼亂起。

    城外順軍次日方知明軍已走,入城之後發現城中積屍如亂麻,死者多達萬餘。

    州庫之中僅餘幾百散於地上的銅錢無人撿拾,宿州知州付文通懸梁自縊,死前留下絕筆,痛罵兵不如賊。

    大順河南副使呂弼周看了付文通的絕筆後不無悲憤,於左右道:“皆說大順流賊,所過之處如蝗蟲過境,今官軍所為比之蝗蟲更甚,如此明朝,豈能不亡。”

    後命收斂城中屍體於城外焚燒,積屍焦味,數日不散;焚屍之灰,猶如三月之雪。

    淮安總兵張鵬翼也是計無可出,金聲桓尚有宿州可去,他卻是無處可走。有心想同淮西兵將一同退入鳳陽,又恐兵權被奪,最後無奈撤至沐陽。

    那沐陽早前就被金聲桓部將何鳴駿屠城,如今城中餘民不過數百人,張鵬翼在沐陽無糧可食,軍中謠言又甚,人心波動,數日間逃散三四千人。

    無奈,張鵬翼遣兵四出鄉野尋糧,卻遭地方團練青壯攻擊,至此方知沐陽左近已皆奉順。

    淮西兵將得知安東陷落也是驚慌,壽州總兵朱紀意立即西撤淮西,聽侯總督馬士英進一步部署。

    黃得功卻認為賊勢不明,還是打探清楚再作決斷,又因安東陷於賊手,諸兵無有軍糧可食,故與朱紀商量之後遣部下參將馬得功,中軍田雄二人領兵往南打糧。

    所謂“打糧”,便是搶糧,從百姓手中搶糧。

    早在去年黃得功就知道淮安南邊的寶應已為賊人所據,他曾遣田雄領兵攻打寶應。

    田雄率部至寶應後,發現城中賊兵守衛嚴密無可機趁,繞城一圈後北走。

    黃得功畢竟有幾分官將“素質”,對馬、田二人道此番隻打糧,勿要胡亂殺人。

    可那田雄卻私下對馬得功稱百姓不反賊就是從賊,於賊人豈可婦人之仁。因此二將率部至寶應後便將黃得功的囑咐拋之腦後,所過之處豈止打糧,簡直是燒光、殺光、搶光。二人又商議,馬負責打糧,田率數百騎兵監視寶應城,確保城中的賊兵不會出城襲擊二部的運糧隊。

    鎮守寶應的陸廣遠牢記老叔所言寶應乃是揚州北邊第一門戶,萬不能有失,故明軍兵臨城下隻令緊閉城門,嚴防死守,不與他們作戰。

    田雄見城中淮軍不敢出城,心知他們畏懼己部騎兵,遂要部下每日至城下挑釁,意激守將出城來戰,借此奪下寶應城,搜刮城中財貨。

    城中淮軍諸將眼見明軍如此囂張,個個氣憤,均是嚷嚷著要出城把狗日的官兵剁個稀巴爛,但均被陸廣遠製止。

    “你們由他們罵,這些狗娘養的有種就來攻城好了!”

    陸廣遠態度堅決,打定主意不出城,哪怕外麵罵他是縮頭烏龜也無所謂。

    副將李思同留在寶應的高歧鳳也支持少都督不戰,因為城中淮軍雖有數千人,但城下卻是騎兵,淮軍無有克製騎兵之法,出城對敵獲勝把握不大。

    於是,城內城外便每日上演互相罵娘的場麵,一連三天。

    這日,城上正罵著凶時,忽然一下安靜起來,正在城門明樓練字的陸廣遠奇怪,問身邊顧興出什麽事了。

    那顧興是寶應鄉下三次鄉試不第的秀才,聞聽城中進了大順淮軍,前明官吏盡被誅殺,竟是狂喜萬分說什麽自己的機會來了。此後主動來投,說那明朝不用他,便當為大順效犬馬之勞。

    因這顧興是第一個主動來投淮軍的讀書人,陸廣遠甚是高興,加上自己手下也要用人,便叫這顧興負責城中民政和軍中糧草輜重事項。

    顧興到城牆後未多久便又回來,吞吞吐吐說請少都督自己去看。

    “我望你滑稽呢,我叫你去看,你反過來叫我去看...”

    廣遠疑惑,出得明樓到得城牆,隻見城上士卒一個個盯著城外均是臉色難看,不由更是驚奇,待到城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