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94章 第六關(7)(1/4)

作者:你的榮光字數:7002更新時間:2020-11-21 00:49:15

    在足不出戶了這麽久之後, 俞輪終於又見到了外麵的世界。

    越往後的關卡,能見到的人越少,像今天這種二十來個人一起浩浩蕩蕩去闖關的場麵, 很多人已經好多年沒見到過了。

    敬業福說, 關卡裏麵的虛假人生時間不定, 可能是幾個月,可能是幾年, 有的人比較特殊,說不定能在裏麵過一輩子,但不管多久, 隻要沒想起來, 那再出來的時候, 就會發現等待區已經過了七天。

    因為大家的榮譽值都扣了七次。

    了解了各種規則, 大家就準備進去了,紅領巾第一個進, 進入通道前, 俞輪習慣性的看向顏行碩,後者也在看他,周圍人太多,顏行碩不能做什麽,隻能捏捏他的手指,“那邊見。”

    俞輪輕眨雙眼, 轉而笑起來, “嗯, 那邊見。”

    他們都對自己有信心,因為他們和別人不一樣,他們的感情, 是從王冠裏開始的,是王冠抹除不掉的。

    俞輪翻了個身,突然醒了過來。

    鬧鍾還沒響,他就已經醒了,明明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該死的生物鍾,又毀了一次讓他睡懶覺的機會。

    歎了口氣,俞輪坐起來,熟門熟路的去衛生間洗漱。

    今年是他大學畢業的第三年,他成為公務員以後,就過上了朝九晚五的社畜生活,他在離單位不遠的地方租了一間兩室一廳的房子,第一年沒有存款,他用了父母給的錢,後來工資出來,他慢慢攢了一筆小錢,就不需要父母救濟了。

    公務員賺的不多,卻能保證他的生活水平,上班工作,下班娛樂,周末再和朋友出去玩一玩,他自己覺得,這樣的生活太平淡了,但那是因為他身處於這種生活裏,所以看不出這樣沒有煩惱沒有危機的生活是多麽幸福。

    上個月,他剛過完自己的二十五歲生日,父母開始催他找女朋友,他也覺得煩,但幸好,他和父母不在一個城市,就算煩,也就是煩幾分鍾的事。

    今天沒有約,俞輪打算吃過早飯,出去溜達溜達,聽說市文化館新開了一個巴西文物展,看過展,他還能去文化館附近的文化集市逛一逛,買點新鮮的小玩意。

    這麽想著,俞輪吐出一口泡沫。

    好想去遠一點的地方玩,自從工作,他就沒再長途旅遊過了,每回都隻能在省內轉悠,再走遠一點,也隻到江浙滬包郵區。

    西藏騎行的日子,真是一去不複返了。

    俞輪歎了口氣,把電動牙刷放回原位,正擦嘴的時候,他突然聽到了敲門聲。

    “咣咣咣”,仿佛債主上門討債。

    俞輪皺緊眉頭,快步走過去,打開了房門。

    站在門外的是一個年輕男人,他背著一個黑色挎包,手裏還拎著一個銀灰色的行李箱,俞輪給他打開了門,他也沒有露出一點好臉色,依舊臭著臉,說道:“我辭職了,沒地方去,在你這住幾天。”

    俞輪怔在門口,半晌都沒說話。

    對麵的男人不耐煩了,他站直了身子,上下打量俞輪,“別告訴我,你在金屋藏嬌?”

    俞輪也不知道自己剛才是怎麽了,好像大腦被按了暫停鍵一樣,居然沒反應過來眼前的人是誰。

    他側開一邊身子,同時伸手去拿對方的行李箱,卻被對方拍了一下手,“行了行了,我又不是小姑娘,還需要你給我提行李啊。”

    說完,他輕車熟路的走進來,把自己的東西一股腦扔到沒人住的客房,然後又走出來,看了一眼俞輪住的那個房間,床沒收拾,窗簾沒拉開,髒衣服還隨意的扔在電腦椅上,他嘖嘖了兩聲,在心裏暗道。

    行,看來弟弟還是個邋遢的單身狗。

    “……哥。”

    俞年聽到召喚,很快就回過了頭,他問:“幹嘛?”

    俞輪看著這張和他沒有半點相似的臉,從小到大,他們兄弟倆長得就不像,他是陽光型的小男孩,嘴甜長得還白淨,小時候長輩們最喜歡的就是他,俞年沒他會說話,也不喜歡和大人打交道,他長得陰柔、仔細看,還有點清秀,俞輪他媽背地裏管大兒子叫大女兒,某天被俞年聽見以後,整整一周都沒搭理他媽。

    小時候兄弟倆裏是弟弟人氣更高,長大以後就反過來了,用一句有些過時的話,俞年又帥又颯,看一眼別的姑娘,就能讓人家臉紅心跳到恨不得跳進河裏給自己降降溫,這麽一個人間禍害,俞輪他媽再也說不出“大女兒”這個稱呼了,每天都在擔心俞年霍霍人家小姑娘。成長的過程裏,俞年和俞輪雖然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但兩人性格差的有點遠,俞年嫌棄俞輪八麵玲瓏,俞輪又嫌棄俞年對誰都喪著一張臉,所以兩人關係一向很淡,後來俞年上大學了,離家很遠,哥哥走了他才發現自己還是想哥哥的,隔著屏幕也看不到對方的表情,從此,兩人的關係融洽了不少。

&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