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08章 黑化108%玩膩了,所以不要你了。(1/5)

作者:流兮冉字數:13048更新時間:2021-01-14 06:41:37

    原文中, 容慎先是挖白梨的心撕裂眉心的朱砂痣封印,後又被隱月道尊打入困魔淵,從困魔淵九死一生逃出來躲入皇宮, 最後慕朝顏死,他與熙清魔君去往魔界, 覺醒了魔神血脈。

    在如今的發展中, 容慎同樣殺了白梨挖出了她的心,但夭夭還好好活著,容慎眉心的朱砂痣封印也並未被撕裂。

    照著這個劇情往前推,是慕朝顏死,容慎在皇宮撕裂了朱砂痣封印。在同樣的發展線中,現實的容慎比書中的容慎慢了一步, 夭夭本想讓劇情就此停在此處,沒想到兜兜轉轉又繞回anj白梨死後的困魔淵線,此處直通的正是容慎覺醒魔神血脈的劇情。

    “不行anj, 不可以……”困魔淵三字一出, 夭夭的腦袋嗡嗡作響。

    她現在滿腦子anj都是書中劇情與現實世界的發展軌跡,這本該是兩條平行anj的線,如今卻隱隱有相交的趨勢。

    夭夭發現就算她打『亂』了原文的發展順序,那些會促使容慎崩壞、黑化的劇情卻還是一一在實現。

    夭夭有些慌了,她被嶽華裳攙扶著朝詭秘禁地奔去, 嶽華裳感anj受到她的身體一直在發抖,以為她冷, 貼心幫她裹好了身上的披衣。

    她們還是去晚了。

    夭夭到時,容慎已經被隱月道尊親自送往困魔淵,為了平息眾人的怒火,他被送入前還被混月道人抽了七十二鞭, 生生廢去一身修為,毀了可以修行的靈脈。

    現在的容慎,相當於一個廢人,這樣的他如何在困魔淵中生存?

    枯葉踩在腳下沙沙作響,夭夭腿軟跪倒在地,手指去觸詭秘禁地的結界,發現那處殘留的缺口已被修複,她進不去了……

    “怎麽會這樣。”

    夭夭一遍遍質問著自己,“怎麽會……這樣。”

    多麽湊巧,容慎為了保護她在她脖間結了短暫血契,而這血契中的魔氣影響了她的身體,讓她昏睡兩日剛好錯過了這群人對容慎的最終判決。

    實在太巧了,就好像背後有一雙無形的手在推動劇情,無論她怎樣修改,都會被那雙大手撥回正軌。

    “夭夭,你還好嗎?”嶽華裳陪在她的身邊,見她身體發抖臉『色』蒼白,不由有些慌了。

    燕和塵趕來及時,匆匆幾步到夭夭身邊,他蹲在她麵前去捧她的臉,“夭夭?”

    夭夭抬頭看他,她知道這件事與燕和塵無關,可她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抓住他的手臂質問:“雲憬為什麽會被押送入詭秘禁地?”

    “你知道困魔淵是什麽地方嗎?”

    燕和塵試圖和她解釋:“我知道的,我……”

    “你知道為什麽不阻止?”

    “那裏麵關的都是些窮凶極惡的妖魔,雲憬修為被廢他要怎麽應付?你明知雲憬對我有多重要,你為什麽不喚醒我?”

    燕和塵怔了下,望著夭夭大顆大顆掉落的淚珠,他最後隻說:“對不起……”

    夭夭搖了搖頭,她本就難受,聽到燕和塵的道歉更加難受。他低啞發澀的道歉好似狠狠給了夭夭一巴掌,夭夭忽然清醒過來,“不是的。”

    “該道歉的不是你。”

    “時舒,對不起,對不起,是我不好……”這件事本就怪不得燕和塵,夭夭隻恨自己太沒用。

    與原文一樣,書中容慎被囚於困魔淵時也是被廢了修為與靈脈,甚至身上還帶有束縛鎖鏈。他對世間最後一絲期望與人『性』,都是在困魔淵中泯滅的,因為被折磨的太過痛苦,其中還覺醒過一次魔神血脈,發誓要出去殺光所有修仙人。

    “對不起,時舒。”夭夭承認自己遷怒了燕和塵,她明白就算燕和塵喚醒了她又能怎樣呢?難道她醒來就能阻止容慎被帶入詭秘禁地嗎?

    燕和塵沒有怪夭夭,或者說夭夭沒有質問錯,他確實可以將夭夭喚醒並與她一同阻止這一切發生,哪怕他們無法成功,但總歸要試一試。

    可沒有,燕和塵沒有選擇這樣做。

    早在隱月道尊決定將容慎押送入詭秘禁地時,燕和塵就去求過月清和,但是沒有用,月清和說,容慎若是不入詭秘禁地,他就要死。

    死與苟且偷生活著,這兩者二選一,容慎選擇活著。

    燕和塵去找容慎了,甚至想過偷偷放他離開,但他提的要求是,容慎逃出後必須隱姓埋名不準濫殺無辜,更不得再來找夭夭。

    容慎聽後隻發出一聲嗤笑,“你何時也變得這般天真?”

    他悠悠道:“你以為我逃了之後不出現在夭夭麵前,夭夭就能安全嗎?”

    不會的。

    隻要容慎還活著,那麽想要他死的人就不會放棄任何能弄死他的機會,他們早晚有一天會把anj主意打到夭夭身上,就像那日對夭夭刺出長劍的弟子anj。

    最開始,那名弟子anj也anj隻是抱著試試的心態。

    說是為了夭夭也anj好,說是他逃累了不願東躲西藏也罷,總之容慎自願選擇入詭秘禁地。比起永世的死亡,他更想活著守住心中深藏的火光。

    “你想過夭夭嗎?”

    燕和塵問:“她若知你是為了她才肯入詭秘禁地,那她該有多難過愧疚?”

    容慎淡聲:“那就不要告訴她。”

    “你說什麽?”

    容慎身上的鎖鏈發出沉重悶響,他扭過頭直直對上燕和塵的眼睛,“她想要的是安定生活,想要遊走山水行anj俠仗義anj,我給不了她了。”

    容慎是魔,他的魔『性』他的經曆讓他無法對所有人寬容和善,夭夭跟著他隻有無盡的危險,他不想在讓夭夭因為他第二次死亡。

    他是魔。

    夭夭曾以前說過她最怕魔,先前她對他的驚恐容慎也感anj受的真切,她不喜歡他殺人不喜歡他墮魔,甚至她不再喜歡他了。

    “你不要夭夭了嗎?”燕和塵沒想到容慎會說出這種話。

    容慎怔了下,很快笑出聲,他勾著薄唇笑容明豔,一舉一動不覆以往的溫和幹淨,吐字極輕道:“要、啊。”

    他怎麽可能不要夭夭,怎麽舍得放棄她。

    可是,“夭夭還要我嗎?”

    還肯接受如今真實的他嗎?

    他怕,容慎怕夭夭不再愛他,怕自己的魔『性』膨脹變為第二個容帝,更怕自己會以愛的名義anj捆綁傷害到夭夭。既然如此,那就這樣吧。

    “別讓她想著法子anj去找我。”

    “你就說……魔『性』本惡。”

    “我隻是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