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10章 四月末(1/5)

作者:寂寥不知歸字數:8176更新時間:2020-11-22 07:28:42

    2012年4月,s娛樂宣布少女時代將推出首個子團體少女時代—泰蒂徐,成員包括泰妍、tiffany和徐賢,由徐賢擔任隊長。

    s娛樂表示,這個子團體以擁有出色嗓音的三位成員所組成,代表少女時代音樂活動的延伸,音樂與概念皆與少女時代不同。

    同月,shoe正式發布公告,薑珠妍辭去首席執行官職務。

    新任首席執行官由印度裔美國人孫達爾·皮柴擔任。

    當天sho正式成立,薑珠妍宣布出任社長,引發韓國財經界集體關注。

    月底,少女時代-泰蒂徐以迷你專輯《tkle》正式出道。

    ……

    首爾聖水洞,shoe大廈附近的一家咖啡店中。

    舒緩的藍調在這小小的空間裏靜靜流淌。

    牛宇一坐在窗邊,看著道路上的車來車往。

    “呦,好久不見啊,兄弟。”

    一個男人在牛宇一的對麵坐下。

    “沒想到你也會喝咖啡。”

    “勞駕,我這裏要一杯冰美式。”

    “好久不見,白澤。”

    牛宇一並沒有轉過視線,他依然在看著外麵,就好像那裏有什麽吸引人的戲劇一般。

    白澤臉上掛著放蕩不羈的笑容,聽到了牛宇一的話語,不由得挑了挑眉。

    “我以為我今天隻會聽到韓語。”

    “一個中文,一個韓語,很奇怪。”

    “哦~”

    白澤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原來你也知道啊。”

    “我知道,但你也應該知道這是為什麽。”

    牛宇一轉過頭,臉色平靜,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u盤,放到桌子上,慢慢推向白澤。

    白澤拿起u盤,放在手中不斷把玩。

    “這是什麽?”

    “一份源碼,以及一份技術開發文檔。”

    牛宇一端起身前的咖啡杯抿了一口,濃烈的苦澀在口中迸發開來,讓他精神一振。

    “能解釋一下麽,你知道的,我不太懂技術啊科技啊這些東西。”

    白澤語調微微上揚,眼中充滿了好奇的味道,似乎是真的對於這些很感興趣一般。

    牛宇一深深的看了白澤一眼,“這段源碼從頭到尾都是由我一個人完成的。”

    “所以?它到底是幹什麽的。”白澤好像還是不明白。

    牛宇一眯了一下眼睛,靜靜看著白澤。

    “嗬”了一聲,牛宇一並沒有多說什麽,而是繼續解釋起來。

    “韓國全部社交平台加起來的總注冊用戶數目差不多有五千五百萬。”

    “這份源碼,能從這些注冊用戶的日常行為中間提取出一千個有效關鍵詞。”

    “剩下的,我建議你找一個能夠信任的技術團隊和數據分析團隊,我留下了很多功能拓展口。”

    “謔~”白澤摩挲著u盤的外殼,眼神玩味,“兄弟,你這東西可是有些犯忌諱了啊。”

    “這些全部都是互聯網的公開信息。”

    “而且,是你們,和我無關。”

    “就這麽不看好我們?”

    白澤依然有些嬉皮笑臉,但這一次,他的眼神中有了幾分認真。

    “武器已經給你們了。”

    “嗬,倒也是。”

    白澤鄭重的把u盤貼身放好,然後聲音帶了幾分調侃。

    “兄弟,薑小姐要辭職怎麽不提前和我說啊,你看著這下鬧的,讓我虧了好多錢呢。”

    “靜妍xi現在還好麽?”

    牛宇一並不接話,而是問起了盧靜妍。

    提到了盧靜妍,白澤臉上玩世不恭的假笑全部收斂了起來。

    “我不覺得你會主動去關心一個隻見過一次麵的陌生人。”

    “不是我。”

    “金小姐吧。”

    白澤了然的點點頭,歎了口氣。

    “盧姐在幫忙聯係以前的熟人,她現在很好,就是有點太拚命了。”

    “數據分析公司我建議在海外注冊。”

    牛宇一的話語若有所指。

    “她不會願意的。”

    “她始終太顯眼了,而且,這家公司確實很重要。”

    “我們會慎重考慮的。”

    “那就這樣吧。”

    牛宇一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

    “我馬上就要去s了,一場很重要的會議。”

    “等一下。”

    白澤突然叫住了牛宇一。

    “為什麽你和薑小姐不願意完全站在我們這邊?”

    白澤很是不理解,為什麽樸女士會在shohoe不願意直接注資左邊的基金會?

    為什麽文先生會對這些事沉默不語?

    牛宇一回過頭,看著白澤,眼中閃過了一絲失望。

    他終究還是高看這位文先生的助理了麽。

    “因為你們的對手,從來都不是韓國人。”

    牛宇一留下了這句話,徑直推開門走了出去。

    “不是韓國人……”

    白澤默默念著這句話。

    突然他苦笑了一下,有些無力的癱坐在椅子上。

    當局者迷,或許是因為仇恨,或許是因為憤怒。

    他一直都想贏,卻下意識的不願去思考怎麽樣才能贏。

    他其實一直都知道的。

    現在,他逃避的避風港迎來了風暴。

    他必須要去麵對這殘酷的現實了。

    “是啊,不是韓國人,怎麽能贏呢……”

    “哥,我們,怎麽樣才能贏呢?”

    ……

   &n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