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93章 番外19是夢裏那一的回回的執著,才會(1/5)

作者:浣若君字數:16908更新時間:2021-01-10 13:02:26

    博士在m國隻剩下佛羅裏達一個小莊園了。

    蘇櫻桃沒去過,  具體想象不出來,但據湯姆和博士的形容,說它跟陸之間的連接不多,  三麵環海,  前麵是一片特別幹淨,細軟的海灘,水的清澈程度舉世罕見,  更難得的是,雖然房子不大,  但莊園很大,  那一整片海灘是屬於博士一家子的私人海灘。

    在佛羅裏達日照最充足的地方,  有那麽一片私人海灘,  一大片的綠地,  關鍵是,  它還跟m國總統的度假莊園離的不遠。

    博士這些年一直資金困難,幾乎把本所有的資產全賣了,投在秦城重工。

    但一直舍不得賣掉它,就是因為,他想在退休後,  每年至少有半年,跟蘇櫻桃住在那兒。

    kate突然回來,  說有人想買,  並且拿航母做誘餌,  這個誘『惑』,也不知道博士是怎麽能張嘴拒絕的。

    他可真夠有勇氣的。

    “你讓博士好好考慮,考慮好了回我的話。”kate說著,把電話掛了。

    蘇櫻桃從來沒有出過國,  對於m國的小莊園一直很期待,跟博士計劃好,等後年就去渡一趟假呢,這倒好。

    既使博士拒絕了kate,她也不敢去了。

    壓力好大啊,搞的好像航母買不來,是她的過錯一樣。

    “尼古拉耶夫造船廠有一艘半成型的航空母艦,隨著蘇維埃『政府』的解體,好幾個國家都想得到它,但那是屬於大國間的角力,跟咱們一個小小的莊園沒關係的。”博士於是說:“kate目前是一個政客的顧問,她隻是想幫那個政客買我們的房子,找個噱頭而已。”

    話頭一轉,博士問:“活幹到哪兒了,要我幫你們幹什麽?”

    蘇櫻桃笑著說:“挑挑孩子們的衣服吧,整理出來,全拉到新房裏去。”

    不論他在外麵幹什麽,不論他心裏想的是什麽,在家裏,就該做些雜七雜八的家務,至於航母,不是蘇櫻桃該『操』心的事,既然博士不想賣莊園,她樂的呢。

    本來,孩子們的衣服,蘇櫻桃是想扔掉的。

    但是從她剛來的時候,給湯姆和珍妮做的小棉襖,再到傑瑞的,一件件從繈褓裏穿出來的小衣服,小鞋子,哪樣蘇櫻桃都不舍得丟。

    她跟博士打理這些東西,裝成幾個大紙箱子,放到原來那輛老皮卡上,讓幾個孩子開車,全送到樓上去。

    湯姆上樓來搬箱子,看博士正在坐在疊衣服,於是捅了捅傑瑞:“嘿嘿,快看咱爸。”

    博士在家務活上一竅不通,拿一件衣服出來,就得問蘇櫻桃一句:“這件要不要?”

    “要,疊起來,放紙箱子裏。”蘇櫻桃說。

    博士於是認認真真,把它疊成個方塊,放到了紙箱子裏。

    他疊衣服,也有一種旁人沒有的認真,認真的有點發傻,一件件疊的那麽方正,也就蘇櫻桃才能忍受他這種刻板。

    傑瑞也覺得挺可笑,抱起一個紙箱子,跟在湯姆身後下樓了。

    裝滿一車,湯姆和傑瑞還在商量到底該誰開車,畢竟他倆要開,都屬無證駕駛,雖然隻是穿過廠區,但也屬違法犯罪。

    倆人還在猶豫該誰來犯這個錯。

    但等他倆糾結的時候,會開飛機的珍妮,上了車,一把方向盤,已經絕塵而去了。

    這也太過分了。

    這個姐姐,永遠在碾壓她的兩個弟弟。

    湯姆還想問問她跟王騰之間到底怎麽回事,都28,眼看快30歲了,是她不想結婚,還是王騰不想結婚,雖然他自己也一直在猶豫,要不要跟寶秋結婚,但輪到珍妮,他還是希望她能早點結婚。

    得,倆兄弟穿過小路,一路小跑,到新家,給珍妮幫忙去了。

    而博士和蘇櫻桃倆,還在小白樓繼續收撿舊衣服。

    邊收拾,邊聊些家常。

    “對了,剛才咱們空軍的王司令給我打了個電話,說他家王騰已經轉業到了試飛大隊,小夥子人不錯,想娶咱們家珍妮,問你有沒有什麽條件,彩禮什麽的,要怎麽談?”博士收撿著衣服,抬起頭說。

    蘇櫻桃早知道王騰家應該快來提親了,當然,也是打算好的:“彩禮當然要,現在外頭是800塊的禮錢,加上三大件,彩電冰箱加一台摩托車,摩托車咱珍妮就不要了,她也沒地兒開,彩電冰箱必須有,三金也得有。”蘇櫻桃掰著手說。

    博士覺得沒必要吧,倆人十幾年的戀愛長跑了,這些可以免了吧,幹嘛那麽正式。

    他們家又不是缺錢花,幹嘛要800塊的彩禮,直接讓他們結婚,不行嗎?

    “彩禮,三金,三大件,這是一個男人想娶妻最基本的禮節,怎麽能免了?談戀愛是談戀愛,嫁人是嫁人,這不是兩個人的事情,是兩家人的事情是。咱們要不提這些要求,王騰自己就不說了,他沒父母,沒姐妹沒兄弟?那些人會怎麽看,還以為咱們想攀他們家的關係,一分錢都不要,急著嫁姑娘呢。高嫁低娶,有女兒的人家就得把自己的身份端起來,咱們的姑娘嫁過去,就成他們家的人了,他們就應該準備這些,才顯得有誠心。”蘇櫻桃說起這些,頭頭是道。

    博士聽的天花『亂』墜,但究竟不知道她這麽做,對倆人的婚,到底有什麽幫助。

    “這還不夠,他們出800的彩禮,知道我給珍妮準備了多少陪嫁嗎?”蘇櫻桃又說。

    ……

    “3000塊。比他們家給的高多了,要是王騰家有些親戚嚼舌頭,覺得咱們端著,拿彩禮賣姑娘,輕看咱們家珍妮,到時候3000塊的現金陪嫁一過去,就能堵住他們的嘴巴了。”蘇櫻桃又說。

    博士聽了半天,深覺得,在蘇櫻桃這兒,兒女的婚事簡直跟賣買交易一樣。

    不過她向來比他更強的,就是人情世故。

    戀愛是兩個人的事情,婚姻則是兩家人的事情,她事事謀劃,不是在為難王騰,而是在為珍妮爭取未來,婆家人的重視。

    在這方麵,博士永遠是個天真的嬰兒,蘇櫻桃一邊說,他就一邊點頭。

    今天博士接了好幾個電話,而且恰好都是老熟人,專門打到小白樓來的。

    還有一個電話他沒說。

    “對了,『婦』聯打來電話,說給湯姆介紹了個對象,我聽了一下名字……”博士話還沒說完,先搖了搖頭,才說:“也不知道『婦』聯的人怎麽挑的,居然挑的是咱們家寶秋,這也太巧了,居然挑到倆兄妹,我直覺這不行。”

    蘇櫻桃倒覺得,不是『婦』聯的人挑的巧。

    羅衡原來見過寶秋,當時他在小白樓呆了幾天,就跟蘇櫻桃念叨過,說那小姑娘模樣兒俊俏,看起來人也特別機靈,是個好姑娘。

    要她猜得不錯,寶秋,應該是羅衡先瞅準了,然後跟『婦』聯的人打了招呼,專門指著要介紹給湯姆,『婦』聯的人才介紹的。

    “老四的脾氣本來就沒譜,要成了湯姆的老丈人,還不得天天上首都鬧湯姆,這事兒,我不同意。”博士於是說。

    博士覺得這點自己還是看的很準的,而且預想也是正確的。

    寶秋和湯姆不合適。

    “這個我倒不覺得。鄧老四再無賴,也隻能拿學費卡寶秋,別的方麵他管不住寶秋。寶秋能一回不認他,就能二回不認他。你給湯姆介紹個別的女孩子,不論漂亮的,醜的,家世背景好的,都行,但是咱們湯姆不需要那些,他要的是一個能盯著他,幫襯他,在銀行工作中不犯錯誤,不踩坑的女同誌。寶秋是清華大學畢業的,也在人行工作,而且她是自己勤工儉學上的大學,工作來之不易,在生活中上過的當也多,湯姆再精明,畢竟一來就是領導,有人捧著,沒在基層體驗過。寶秋這些年實打實是在基層,他要飄了,寶秋能幫咱們敲打他,拽著他。他要萬一給人做局做莊,像上回那個蘇夢雪一樣,給他挖個抗,寶秋也能防著他踩坑。”蘇櫻桃分析說。

    談戀愛當然要漂亮的,自己喜歡,結婚最好是家世好的,老丈人能幫襯。

    但是於湯姆來說,這些都不重要。

    他如今麵臨的,是前所未有的機遇,也趁著前所未有的東風,在經濟改革的浪『潮』中,他是站在風最大的風口上的,是在天上飛的。

    不要以為在飛有什麽了不起,飛的時候當然風光無限,但稍有不慎,一旦摔到地上,就得粉身碎骨。

    這時候他需要的是一根能拽住他,扯回他的線,是一個紮紮實實,能在工作中幫到他的女人。

    而寶秋,恰恰是那個能幫助湯姆的女孩子。

    要是寶秋能答應跟湯姆結婚,是湯姆的福氣,隻是他自己意識不到而已。

    博士還真沒想到這一層。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