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62章 耳鬢廝磨(1/5)

作者:嫵梵字數:10150更新時間:2020-10-26 23:57:44

    《恃寵為後(重生)》/獨發晉江, 感謝支持正版。

    容晞再沒下狠勁去咬男人的頸側,現下使的力道,充其量隻能算作是吮。

    她的雙唇溫熱微.濕, 慕淮此時已然不覺得頸部那處泛痛,反倒是覺得有些癢。

    眼前的美人仍是副眼淚汪汪的可憐模樣, 原本是在泄憤做怒,可如今這態勢, 卻或多或少地讓二人所處的這一隅之地生出了些許的曖.昧和旖.旎氛圍。

    容晞將牙放在男人的頸脖上, 哭得愈發委屈,就像隻受傷的小貓一樣。

    她生得本就純美,平日眉眼微微顰一顰, 都像是在同他乞憐似的。

    現下哭得如此委屈, 就算是心腸最冷硬的人, 都要對她生出幾分憐意來。

    慕淮剛要將懷中的嬌人兒輕輕推開, 便見女人精致的蛾眉擰做了一團。

    容晞的小腿又開始抽筋, 與此同時, 肚裏的孩子也趁此作亂, 連踢了她好幾腳。

    她用手捂著隆起的肚子,她覺自己現下的模樣實在是落魄淒慘。

    容晞想在慕淮麵前逞強,她不想在他麵前流露出嬌弱伶仃的一麵,便咬著唇,想要生生捱過這種難受的勁。

    慕淮的脖子上還存著容晞留下的淺淺牙印,知道她難受, 便萬分小心地將這被折騰慘的小孕婦放平在床, 大手亦替她揉著抽筋的小腿。

    慕淮墨眸深邃, 神情微有些複雜, 並沒有言半句話。

    容晞則暗暗攥著粉拳。

    孩子在肚裏仍未消停, 容晞想,它應該是生她這個做娘的氣了。

    她適才因著吃醋和忿懣變得理智全無,竟然拿孩子來要挾慕淮。

    容晞在心裏暗暗乞求著孩子的諒解,她懷著身孕很辛苦,很希望這孩子能早日平安墜地。

    到時她忙著養育它,或許就不會像現在一樣,總想那麽多。

    燭火燁燁,慕淮身後的不遠處,立著一個紅木鳳頭燈台。

    寢殿中一派橘黃暖芒,更襯得男人麵孔清俊,且如玉淬般勻淨無疵。

    他鴉黑的濃睫微垂著,在眼瞼落了影,精致的五官深邃又分明。

    平日明明是個頂倨傲的人,現下卻將語氣壓得很低,他問床上的嬌弱女人:“可有好受些?”

    容晞聽罷,未回複男人的話,反倒是將臉兒別到了一側,隻用纖白的手按著人中那處,想要讓小腿那處好得更快些。

    慕淮活了兩世,從未在任何人麵前低下身段過。

    到如今,竟是在這個嬌小的女人麵前卑躬屈膝的,這又讓人咬,又替人揉腿的。

    這女人是不是給他下蠱了?

    他算是栽到她的手裏了。

    慕淮無奈地微歎,又搖了搖首,一副無可奈何的縱容之態。

    容晞不知道慕淮還能縱她多久,知這男人的性子是個一貫暴戾的,她怕他再度發怒。

    半晌,她終於開口,對慕淮道:“天色不早了,殿下早些回去休憩,妾身也想睡下了…今日是妾身失態,還望殿下諒解。”

    女人的話很恭敬,語氣卻明顯透著疏離。

    慕淮知這女人心中的怨氣未消,亦沒完全原諒他,便淡淡道:“孤不許你宿在這處,待你身子緩一會兒後,便同孤回去。”

    今日這寢殿剛被宮人收拾好,且裏麵的家具擺設都是按照她的心意布置的,她剛搬進來,慕淮就要將她抓回去,容晞心中自是舍不得的。

    慕淮用那雙深邃的眼睇著她,姿態依舊強勢且高高在上。

    容晞直想伸出小細腿踹他一腳。

    可她不敢。

    她想,若慕淮不是大齊的儲君便好了,若她二人隻是一對尋常的平民夫婦,那麽此時此刻,這個可惡的男人早就被她踹到地上去了。

    容晞微抿著唇,準備拿話激一激他,便道:“殿下昨夜不是還說,您的一切都是妾身的,怎麽今日就變了卦,連個寢殿都不肯許給妾身?想不到殿下說話竟是如此不作數,當真小氣。”

    慕淮聽著容晞用那副嬌音軟嗓懟著他,非但沒怒,反倒是被氣笑了。

    這嬌小的女人如今像隻張牙舞爪的幼貓,頗有生動的趣態。

    他的女人可真是個牙尖嘴利的小醋壇子。

    慕淮反問道:“住這兒有什麽好的?這兒哪有孤的寢殿寬敞華貴?整個東宮內,當屬孤的寢殿最好。”

    容晞又咬了咬唇,話鋒仍帶著刺,她別著臉,努著嘴道:“殿下那兒華貴是華貴,就是沒有這處清幽別致,妾身是個女兒家,自是喜歡自己的住所雅致些。”

    容晞清楚,自己現下的模樣一定很嬌蠻任性。

    可慕淮看她的眼神,分明含著幾絲淡淡的寵溺。

    她麵上掛著未幹的淚轍,美目卻是微微轉了一圈。

&n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