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55章 疼愛寵護(1/5)

作者:嫵梵字數:11620更新時間:2020-10-21 15:29:40

    《恃寵為後(重生)》/獨發晉江, 其餘一切渠道轉載違法侵權

    容晞低柔的泣聲聽著實在是過於可憐,雖說平素敦倫時他聽到她的哭聲會更興奮,但若不在那時, 容晞卻像嬌鶯似的在他懷裏嚶嚶涕泣,他卻有些束手無措。

    行完婚儀最後的百官朝拜之禮後,莊帝便派人喚他到了乾元殿,原本父皇就對他百般關切,還詢問了他被金雕攻擊一事的細節。

    慕淮曾親自率兵征戰過。

    戰場之上,往往是腥風血雨,刀劍無情。

    慕淮經曆過那樣殘酷的過往, 腳底下曾踩過無數敵人的屍體,亦躲過了無數的明槍暗箭。

    單一個愚蠢的鳥要攻擊他,他自是沒將其放在心上。

    卻沒成想, 今夜這一回東宮,他女人竟也跟他父皇一樣,對他是各種的關切, 還因此事而後怕。

    容晞的肚子現在是又圓又大, 可她身量卻很嬌小,偏生這倔強的小人挺著肚子極不方便,卻也要靠著他。

    今日這繁瑣的婚儀本就把她累了個夠嗆,入夜後這小孕婦情緒又開始失控, 實在是太毀損身子。

    思及此, 慕淮沉眉, 剛要斥責她。

    卻倏地意識到,如今這個嬌氣的女人半句都斥不得, 若他訓斥她, 她肯定會哭得更厲害。

    慕淮隻得動作小心地將淚眼灼灼的女人從懷中推開, 邊伸手為她拭著淚,邊盡量讓自己的語氣溫和些,他勸慰道:“你哭什麽?孤不是好好的嗎?單一隻凶禽還奈何不了孤,你也太小看你夫君了。”

    容晞掀眸用蘊水的雙目看了男人一眼,隨後小聲囁嚅道:“夫君不會懂這種感受的......妾身今日坐在輅車上,有一瞬突然覺得,自己即將會失去夫君...這種感覺,真的是太可怕了......妾身想都不敢再想。”

    說罷,這哭成淚人的孕美人又要拿那纖細的胳膊往他腰間環。

    慕淮的視線往下移了移,低聲製止道:“你肚子還大著,別亂往孤身上撲。”

    容晞聽罷雖鬆開了慕淮,卻是賭氣地別開了臉,她默默地用纖手為自己拭著淚。

    原本慕淮就不是一個心思細膩的人,他也不會懂得這種可怕的感受,就當她矯情了,自己一個人慢慢平複罷。

    慕淮看著女人纖瘦嬌小的背影,一時不知該怎樣哄她。

    他前陣子聽太醫講,說這有孕的女人情緒難免會失常,可能會有些脾氣。

    那太醫聽久了他的戾名,怕他殘忍到會在妻子的孕期傷到孩子。

    雖說因著上次翟家的事,那太醫同容晞生出了些許的齟齬,但他到底還是懷著顆醫者仁心,切身地為病患考慮。

    太醫還特意叮囑慕淮,萬萬不要因容晞一時的情緒而責罵她。

    見她哭得傷心,慕淮終是無奈地輕歎了口氣。

    他靠近了女人幾分,亦用結實有力的臂膀圈住了她的腰肢。

    這女人的纖腰仍是很細,明明身量嬌小,有孕的這數月中卻也沒同他抱怨過,一直很堅強的忍受著孕期的種種不適。

    慕淮是個性格極端強勢的人,向來不會低下身段去哄女人,隻是容晞說的那種可怕的感受,他卻能切身體會到。

    他前世,便生生的將這滋味嚐了十好幾年。

    亦是同這女人的想法一樣,容晞不敢想他死後會怎樣。

    他則不敢去想她的容貌,和他與她之前的種種。

    尤其是容晞剛死的那段日子。

    慕淮想起了前世之事——

    那時,他每每獨自回到東宮,見到那空蕩蕩的寢殿再無那女人嬌小的身影,亦聽不見她用溫軟的嗓音喚他殿下,他便覺得心口疼。

    再一想起那女人的臉,他心口便更疼。

    每夜所做之夢的場景,不是他待她的種種惡劣行為。

    便是他抱著她,同她一同躺在冰冷的棺材裏。

    他同那女人說著話,那女人的屍體不發一言,在他懷裏越來越僵硬。

    被夢魘驚醒後,慕淮便再也睡不下。

    夜半他會去書房看些雜書,他想要將那可惡的女人給忘了。

    自己怎麽就會這麽思念一個女人,她又有什麽好的?

    而他身為大齊太子,未來的大齊天子,什麽樣的女人不會有,難道他就要一直惦記這個女人到死嗎?

    慕淮每每想強迫自己將容晞忘了時,耳畔卻總會產生幻聽,他總覺得那女人就站在他身側,用那副細軟的嗓子可憐兮兮地喚他殿下。

    一聲聲殿下喚的,他心都要碎了。

    待幻聽消失後,他總是悵然若失。

    為何當時的自己,就不能對她好一些,他一想起跟容晞的種種,便是她謹小慎微地在他眼皮子底下做事,要不然就是她用纖手掩著唇,淚眼灼灼地承著歡,不敢發出太大動靜。

    他對她太不好了,可他想對她好些時,這女人卻不在了。

    就這樣過了幾年,慕淮仍不承認,他就這麽被一個死去的少女給吃得死死的。

    待他登基後的第二年,見後宮除了太後和一些太妃,並沒有他的妃嬪,而他又不想娶翟氏女,有許多大臣便建議他選秀,就算不立後,也要納幾個世家女為妃嬪,以此綿延皇家後嗣。

    慕淮采納了大臣的建議,也想通過選秀納幾個妃嬪,將那女人給忘了。

    他是皇帝,滿大齊的女子都任由他選,為何他偏要記掛一個容晞?

    但縱是應了臣子的請求,決意不日內在雍熙宮舉行選秀,慕淮對此卻毫不熱忱,沒幾日便將選秀的事拋在了腦後。

    那日下朝,他一如既往的奔著乾元殿去,一刻也不歇息,每時每刻都在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