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53章 大婚(三合一)(1/5)

作者:嫵梵字數:6564更新時間:2020-10-19 13:22:47

    訂閱全文可解鎖更多姿勢!

    順福引著容晞簡單參觀了衢雲宮的諸景。

    俞昭容所住的芙蕖宮景觀雖算清幽別致, 但與慕淮所住的宮宇相比,差距甚遠。

    衢雲宮重簷廡殿,峻宇雕牆。

    借著黃昏暮色四合的光影, 其內的藻井彩繪看著更加精美絕倫。

    容晞記得俞昭容寢殿上的脊獸按製有五,而衢雲宮殿上的脊獸卻有七個。

    比帝王寢殿上的少了兩個, 但在宮裏,除了衢雲宮, 也就皇後的寢殿上才有七個脊獸。從細節處便足以可見, 慕楨對四子慕淮是格外的偏愛優寵。

    容晞靜默地跟著順福,隨著他經行過宮院碧潭上的白玉石橋。

    潭中錦鯉在熹光的照耀下色彩斑瀾,周遭樹植葳蕤, 泛著清幽的香氣。

    目及之景皆是華貴至極。

    這衢雲宮竟還依勢建了闕樓,容晞適才還瞧見慕淮坐於其上。

    他看著夕日從禁城圍牆的角樓處慢慢下墜,而容晞卻在悄悄地仰望著他。

    慕淮的身後雖站著數名侍從,可離他尚有距離。

    他孤坐在闕樓上, 桀驁且卓然。

    容晞剛來這兒, 慕淮還沒讓她近身伺候。

    老太監順福的態度和藹, 待引著容晞見完衢雲宮諸景後, 便聲音溫和道:“容姑娘今夜先好好歇息, 待明日我會安排你為殿下做事, 俸祿按你之前伺候俞昭容的兩倍給。至於住所......聽聞容姑娘在芙蕖宮時是獨住, 我特意騰出了個居間,好讓容姑娘住得清靜些。”

    容晞聽後眨了眨眼,回道:“多謝公公。”

    她沒想到來慕淮這兒伺候, 不僅俸祿翻了個倍, 住的地方也比之前好上不少。

    適才同順福散步時, 順福讓她有話這時便問, 他都會一一詳答。

    容晞旁敲側擊地向順福詢問了些事情,她從順福這兒了解到,他跟著慕淮生母尹賢妃時年紀便不小了,那時順福的身子就不大好。

    但尹賢妃仁善,一直將順福留用在宮裏,順福也因此對她們母子二人忠心耿耿。

    尹賢妃和宮人被燒死的事到現在都令宮中諸人惋惜嗟歎。

    後來皇帝慕楨派人將已經被焚毀的宮殿翻修,每年尹賢妃的祭日他都會親自去那處,獨自憑吊已逝佳人。

    自那件禍事發生後,慕淮便隻信任順福一人。

    順福是一直想伺候慕淮到死的,可他的身子愈發不中用,前陣子醫師為他診脈,還沉重地說他命不久矣。

    他現在是拿藥吊著精神,強撐著體力,能活一天是一天。

    這般,慕淮自是不願讓順福再在宮裏伺候,他命人在宮外置了個宅子,想讓順福出宮靜養身體。

    可沒找到能替他伺候慕淮的人,順福自是不放心。

    因而,順福四處留意合適的宮人,最終覺得容晞可堪一用。

    待俞昭容死後,便同錄事說,想將她調到衢雲宮內。

    容晞本以為慕淮要她伺候,是要同慕芊攀比。

    可聽完順福所講之言,才發現慕淮同慕芊爭搶她,是因著信任順福的眼光。

    回居室前,順福見容晞欲言又止,便溫和道:“容姑娘還有什麽事要問?”

    容晞微忖了片刻。

    半晌,還是決意將那個壓在心頭的疑惑問出來。

    ——“奴婢想問,之前……伺候殿下的宮女是因何緣由喪命的?”

    話畢,順福沉默了片刻,麵色也不複適才和藹可親。

    金尾遊魚躍出水麵,又沉入了潭底。

    容晞心道不妙。

    可這事還是要問,打聽清楚了那些小宮女是因何被弄死,她才能注意慕淮的忌諱,避免觸怒他。

    順福語氣平靜,終於開口道:“容姑娘放心,殿下不會輕易便索你性命。但有一件事需要容姑娘明白,既已入了這衢雲宮,你的性命便全憑殿下做主。”

    ——“生死由他。”

    順福語氣微頓,又添了一句。

    順福太監並沒告訴那幾名宮女被弄死的緣由,反倒說了這樣一番話。

    容晞心中了然,這俸祿翻番的好差哪來的那麽容易?

    看來從今日起,她的這顆腦袋真要隨時拴在腰間了。

    容晞抑著愈來愈快的心跳,盡量讓自己的表情看上去平靜,恭敬地回道:“奴婢曉得,多謝公公告知。”

    ******

    新月清瘦,雲翳詭譎,夜色深黯幽晦。

    順福臨行前,語氣恢複了往昔的溫和,他重重地咳嗽了數聲後,便讓容晞回去好生歇息。

    容晞睡前會察看一番周遭的情況,見四下無人,終於放心掩窗,將庸麵卸淨,恢複了美麗的容貌。

    她靜躺在床上,闔上了雙目。

    伺候慕淮,或多或少讓容晞心生怖畏。

    順福話裏話外的意思是,他這一月仍會在宮中,觀察她是否能伺候得讓慕淮舒心。

    既已做了慕淮身側的宮女,她定是會用心侍候他的。

    可如若慕淮覺得她不合心意,她的下場會不會跟那些小宮女一樣,橫著僵硬的屍身被抬出這華麗的衢雲宮?

    罷了。

    容晞重重舒了口氣後,又翻了個身。

    困意漸漸上湧,她邊將衾被覆於麵上,邊在心中安慰著自己。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來既都來了,還想那麽多做甚?

    因自小就經曆了諸多變故,容晞的生存法則是,不管遇到什麽事,每日的晚覺必要睡好。

    她這個身份若想活的好些、保住一條小命,大白日的必須得精神濟濟,可不敢有懈怠困倦。

    一夜好夢,雖然擔憂慕淮會要她性命,容晞昨夜睡得卻依舊香甜。

    她快速掩好了容貌後,天還未亮。

    待她在屋內靜坐了兩刻鍾後,順福終於攜了個小太監至此,還帶了一塊荷葉赤豆糕,讓容晞當早食用下。

    容晞用著那軟糯的赤豆糕,見順福麵色發青,比昨日看著病容更重,卻不敢多問關切。

    她一直謹記,在宮中生存,有些事是不該多嘴多問的。

    待她快速用完赤豆糕後,順福引她去了慕淮所住的寢殿。

    去的路上,順福詢問容晞:“姑娘會給男子束發嗎?”

    容晞點了點頭:“會的。”

    俞昭容在世時,衣發妝麵多經由她一人之手。雖說她更擅長為女子簪發,但也曾習得幾個男子發樣。

    順福讚許式地點了點頭:“嗯,今晨便由你來伺候殿下束發。”

    容晞應是。

    順福見容晞年歲尚輕,正值豆蔻之際,說話做派卻是老成,不由得心生感慨。

    慕淮十三歲後,一直是他近侍在側。

    這麽多年了,慕淮還沒被女子近身伺候過。

    也不知眼前的這位宮女,能不能讓他滿意。

    寢殿中置著的熏爐正焚著香,容晞隨順福進了慕淮所住的內室。

    慕淮一會便要到翰林院治學,現下已然在銅鏡前坐定。

    容晞見鏡中的他微蹙著眉宇,墨發散於身後,更襯其五官深邃矜傲、俊美無儔。

    見容晞至此,慕淮掀眸,從鏡中看了她的身影一眼。

    隨後又闔上了雙目,未發一言。

    容晞切身體會到了什麽叫不怒自威。

    她定定地站在原地,看向了順福。

    順福見容晞有些不知所措,便在她耳側溫和道:“姑娘進去罷,去為殿下束發。”

    慕淮這日並未帶任何侍從,隻攜了容晞往東華門處走,這一路上,容晞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後,發覺這衢雲宮果然離嘉政大殿極近。

    經行過的宮女太監們見到慕淮竟然未坐輪椅,而是正步履穩健行走在青石板地,邊恭敬地衝他施禮,邊流露出又驚又駭的神情。

    像是見了鬼一樣。

    但這宮裏的詭異事向來不少,也沒人敢多討論。

    白玉欄杆均精刻著盤龍,矗立成排自為基座,圍繞著那重簷廡殿、壯觀恢宏的嘉政殿,讓人深感天家威嚴。

    上朝的臣子們拾階而上,連低聲交談都要萬分小心,因為在嘉政殿外的廣場上說句話,便有回音響徹。

    惟有略有些急促的噠噠馬蹄聲從不遠處傳來,慕淮看向了遠方,見嘉政殿不遠的橫門處,李瑞正挽韁勒馬,不由得覷了覷目。

    旁的臣子皆需從宣華門處步行進殿,李瑞有特權,可騎馬進宮。

    容晞知曉自己不宜再跟著慕淮,便望著他高大挺拔的背影,在東華門處止住了步。

    齊國皇子到年歲時,便要開始聽政。

    莊帝在世的兒子有三,年紀也是相近,慕淮腿好之後,便都要開始同大臣一樣上朝。

    齊國與縉國的矛盾愈深,先前幾月兩國在邊境接壤處小有交鋒,皆在試探對方的底線,如今攻伐縉國之事已是板上釘釘。

    吞並縉國,是先帝慕祐的夙願。

    慕淮心知肚明,他母妃出身不高,若想登上那個位置,光憑莊帝的寵愛不夠。

    文功、武治每樣都不可或缺。

    李瑞憑何囂張,原也是征戰無數,拿命換來的,他雖看著矍鑠英勇,但身上也是戰傷無數。

    出征前,慕淮主動請纓,莊帝雖不舍慕淮親自上戰場,卻也清楚其中的利害關係,便封了慕淮為龍鑲將軍。

    李瑞在朝堂上卻直抒了不屑和鄙夷,言慕淮毫無經驗,從未真刀實槍的上過戰場,一個腿疾剛好的皇子,別再因愚勇貽誤戰機。

    尹誠卻向莊帝力保慕淮可擔得此軍銜,說如若這次慕淮不出征,哪裏來得曆練機會?

    李瑞早就看尹誠不順眼,隻是在軍中,至少有十萬的兵士隻聽尹誠的號令,這才不敢動他。

    便對莊帝和慕淮道:“既然殿下偏要出征,那不如便攜兩萬兵士做為支援的後軍,托運糧草如何?”

    莊帝看向慕淮,問道:“芝衍,你覺得李將軍的提議如何?”

<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