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52章 矯情(1/5)

作者:嫵梵字數:20230更新時間:2020-10-19 13:22:44

    《恃寵為後(重生)》/獨家授權晉江文學城, 感謝支持正版

    容晞上次同慕淮小小地作的那一下,雖然讓男人很是受用,但容晞也深知點到為止的道理。

    做什麽都不能做的太過。

    偶爾調劑下口味可以, 但若總是這麽恃寵生驕,男人也會覺得心生厭煩。

    容晞很快便恢複了平日的嬌柔體己, 竭盡全力地將慕淮的飲食起居都伺候的舒心順意。

    自她歸宮後,因為慕淮太過寵慣她, 有時她會忘了慕淮原是個, 性桀且極其殘忍的人。

    今晨,慕淮一如平常一般,陪著她在偏殿用早食。

    容晞原本心無旁騖地飲著甜膩的赤豆粥, 卻隱約聽見,殿外竟是傳來了女子的哭嚎之聲。

    那哭聲聽著有些淒厲,甚至可謂是瘮人。

    容晞剛要派丹香詢問狀況,慕淮卻製止住了她。

    他用修長的手執起粥碗, 邊親自喂她飲粥, 邊淡淡道:“不用管, 處置了一個宮女。你一會先不要出去, 等宮人將她身子抬出去後, 再出殿。”

    容晞心中微慌, 隨著那女子越來越低的哭聲, 她的唇瓣也因被駭,跟著顫了起來。

    她在心中猜著慕淮處置那宮女的緣由,慕淮察覺出了她的心思, 又低聲道:“那賤婢竟是受人賄賂, 將東宮的消息往外遞, 孤怎能繼續將這樣的人留用?”

    容晞聽罷, 隻得點了點頭,做為對慕淮的回應。

    她對此無話可說。

    容晞猜,之前慕淮做皇子時,那幾個宮女八成也是因著這個由頭才被他處置的。

    那叫碧梧的宮女被慕淮罰了六十個板子,侍從下手不敢留半分情麵,重重的板子打下去,又逢盛夏,那宮女的背部沒一會兒功夫便爛了。

    小宮女年歲不大,身板子瘦弱,挨板子挨到五十幾下時,便沒氣了。

    然則,侍從清楚慕淮的狠厲作風,縱是知道那宮女已經沒了氣,還是將剩下的那幾個板子打了下去。

    慕淮這時負手從殿中走出,他麵無表情地掃了眼那宮女的屍身,隨後冷聲命道:“將她抬出東宮,把地上的血也趕快處理了,別讓太子妃瞧見。”

    侍從恭敬應是。

    待慕淮去嘉政殿上朝後,容晞一想起早上那事,還是心有餘悸。

    許是之前她也是做宮女的,今日聽到那宮女的慘狀,自是不自覺地就生出了同情之心。

    她剛進衢雲宮時,最怕的就是會如那宮女一樣,被慕淮弄死,然後被橫著身子抬出這華麗的宮殿。

    比容晞更驚恐萬分的,便是東宮的這些下人們。

    連一貫處事沉穩的丹香從殿外回來後,身子都不由得抖了一抖。

    所有宮人在得知那宮女慘死的消息後,俱都徹底斷了將東宮諸事往外傳的念頭。

    再度出宮,可得將嘴把得嚴嚴實實。

    許是因為猜到了容晞心緒難平,是夜慕淮歸東宮極早。

    他下朝後,在政事堂中與嚴居胥商討了幾條先行的法令,因知道大齊三年後將有旱災,其中的一條深得他心。

    嚴居胥提出,朝廷應當鼓勵地方興修水利,如若各地沒有修建的條件,那此項開支便由朝廷來出①。

    朝廷用國庫雇傭農民來修建水利設施,參與修建水利的農民亦可因此,被酌情減免上繳的稅賦。

    除了農田水利法,還有方田均稅法。

    嚴居胥建議從今年秋收開始,在大齊境內進行耕地清查,將不同地質水文的耕地劃分成不同的級別,再按不同的等級來收取相應的稅額②。

    如此,可減輕大齊農民的賦稅,亦有助大齊修養生息。

    不過後麵提出的,與整治汴京商界有關的法令,實行起來卻有些困難。

    慕淮清楚,汴京大多都是官商相護,如要變此之法,難免會觸及太多的利益群體,亦會遭到多人反對。

    莊帝處事保守,若在朝堂遇到官員反對,難免會搖擺不定。

    慕淮思慮過甚,亦是坐了許久,覺得頸肩有些酸痛。

    他蹙眉,想要無視身上這股難受的勁。

    卻覺自己的後頸處有些微涼,女人柔軟的指肚已然覆了上來,正細心地幫他按摩著。

    慕淮唇畔蘊了笑意,他闔上了雙目,未發一言地享受著美人的服侍。

    容晞挺著肚子,離他的圈椅尚有段距離。

    她越與慕淮相處,越覺這位矜貴的大齊太子是個根本就沒愛好的人。

    沉溺公事隻能算本分,治國理政亦不能算做,愛好。

    容晞眨了眨眼,暗覺慕淮唯一的愛好,應該就是同她行那敦倫雲雨之事。

    且對這事,樂此不疲。

    她垂首,繼續認真地為男人揉著肩頸。

    大齊如今算太平盛世,可慕淮這位儲君的身上,卻總帶著股亂世君主的梟氣。

    他殺伐決斷,行事又殘忍狠辣。

    心思也是深沉至極。

    就拿這番要在金明池旁舉行的皇太子納妃之儀來說,他做此舉,也不完全是為了要予她榮寵。

    慕淮做此舉,還有一層更深的目的。

    她和慕淮都是相貌出眾的人,他做此舉,更是為了讓汴京百姓觀瞻天家氣派時,讓百姓對他這個儲君心生好感,為他未來登基打下民心基礎。

    慕淮睜開了雙目,將手覆在了女人柔軟的手背上,隨即微微轉首,低聲道:“手該酸了,先歇一歇。”

    容晞溫軟地道了聲嗯,走到他身側後,慕淮便將她的手攥入了掌中,再沒鬆開過。

    他將她如水蔥般的玉指一根又一根的把玩著,用微糲的指腹輕輕撚著她的指肚。

    瞧著慕淮專心致誌的模樣,容晞略有些無奈。

    得,看來玩她的手,也能算作慕淮的愛好之一。

    別的男子都玩扳指或玉球,慕淮卻從不戴那些飾物,就喜歡天天玩她的手。

    容晞正想的出神,慕淮這時低首親了下她的手背,低聲問道:“今夜,還坐孤腿上?”

    男人看向她時,那雙清冷涼薄的眸有些深晦。

    容晞雙頰一紅,最近這男人發現這姿勢行事最方便。

    不僅能不碰到肚子,還方便他吮她玉頸。

    更方便其,欺撚那兩顆可憐的相思豆。

    容晞垂下了害羞的雙眼,細聲細氣道:“那…夫君不要折騰得太長,妾身明日還要去皎月宮同兩位娘娘商量婚儀的事…”

    慕淮拽了拽她的胳膊,容晞立即會意。

    待坐在了男人的腿上後,慕淮邊圈著她,邊在她耳側道:“孤想讓你為孤做件事。”

    容晞不解,問道:“夫君請講,妾身一定盡心替夫君去做。”

    慕淮親了下她的額側,複又低聲道:“明日皎月宮中,不隻有德妃和淑妃,還有一人要至此,孤要你不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