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44章 這是一隻軟妹A 44(1/5)

作者:時毛毛字數:13090更新時間:2020-10-17 10:34:13

    商店櫥窗裏的瓜子, 小倉鼠是從來不會偷偷磕的喲。

    雖然沒有成功,但也肯定上了青年的小本本了。

    所以,她這是被遷怒了。

    情勢沒人強, 嚴馨不知道該怎麽回答, 多說多錯, 索性不說話了。

    見小alpha抿嘴不回答,寧靖遠眉頭微皺,似乎想說什麽,最終還是垂下眸子掩去了晦澀目光,然後偏頭看向窗外, 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

    寧靖遠沒有發話, 前麵兩位也不是會嘮嗑的,車廂裏的氛圍立刻安靜了下來。

    嚴馨托著腮看向了車外,此刻正是深夜, 他們開的路也不是大道, 因此窗外漆黑一片, 隻能偶爾看到點點的星火或者就對著玻璃上映出來的自己的倒影。

    看了一會,嚴馨腦子有些放空,這時候思緒倒是清楚了不少。

    之前因為寧靖遠那句“以後跟著我”說得輕飄飄的,她倒真傻兮兮地就這麽跟著他上了車, 等會到了H港也不知道要出海到哪裏,此刻反應過來, 才有點不安。

    至少問清楚打算怎麽安排她吧?

    想到這裏, 嚴馨在肚子裏稍微打了一個腹稿, 然後轉頭看向了另一邊的寧靖遠。

    寧靖遠正靠坐在椅背上, 臉色帶著些許疲憊, 然而在昏暗的燈光下, 反倒更顯出如玉的潤白,他靠在車座上假寐,合攏的眼線纖長,眼尾上挑,睫毛的陰影如同蝶翼一般,玉雕的人似的精致俊秀。

    所謂燈下看美人,寧靖遠原本就長得極好,這下更是帶了一種奇異動人的美感。

    嚴馨看著他,反倒被攝了心魄,都不敢開口打破這幅畫麵,一時發起了呆。

    不知道過了多久,嚴馨突然覺得自己渾身汗毛倒立,猛地回過了神,就感覺到前方的保鏢大哥居然不知為何繃緊了神經,也因此,保鏢大哥因為收到刺激而不自覺放出的alpha信息素讓整個車廂增加了一份壓迫感。

    同樣作為一個alpha的嚴馨本能地戒備起來,看向前麵的目光中還帶著幾分警惕的意味。

    可惜她的信息素太軟了,麵對這種情況,她的信息素隻能警惕地給自己圈出一小塊地虛張聲勢地抵抗著。

    就像一個縮在窩裏警戒著的小倉鼠,仗著那點小板牙和小爪子試圖恐嚇敵人。

    ——有沒有點alpha公德啊!作為alpha,平常不應該注意收斂自己的alpha信息素的嗎?如果不能戒驕戒躁,好歹噴點抑製劑啊!

    alpha的信息素平日裏有兩種作用,宣告地位與驅逐同類。一般情況下,如果alpha本身沒有爭鬥或者針對的意思,他們的信息素還算得上比較溫和,隻會對周圍人彰顯存在感。但若是遇到攻擊或者想要攻擊,便會產生強烈的壓迫乃至威懾感,對同樣不服輸的alpha來說,可以稱之為挑釁。

    這種情況往往alpha本身也難以控製,甚至頗為多發。比如若是兩個alpha在地鐵上發生了口角,他們一旦怒意上頭,信息素激發,很有可能變成鬥毆。

    所以如果alpha脾氣稍微燥一點的,一般出門都會噴一點抑製劑,做個文明人。

    像前麵的保鏢大哥一樣一言不合突然挑釁的行為,簡直太過分。

    “明勤。”寧靖遠睜開了眼,看了一眼嚴馨恨不得縮進椅子裏的姿態,手指輕敲,對前麵緊繃的保鏢說道:“把擋板關上。”

    “好的,先生。”保鏢大哥似乎也意識到自己反應過度,看了一眼寧靖遠,收斂了自己身上的信息素,然後關上了擋板。

    擋板擋住了信息素的傳播,嚴馨這才平靜下來。

    “他怎麽了?”嚴馨有些奇怪地問道:“有人追上來了?”

    alpha的信息素雖然蠻橫,但是除非出現特別的狀況,絕不會像前麵大哥這樣突然爆發。

    嚴馨能想到的原因就是寧家有人追上來,所以讓他升起了警戒的狀態。

    “沒有,他們追不上的。”寧靖遠否認了這個可能,伸手把換氣檔調高,然後開口問道:“很難受?”

    “……有點。”嚴馨含糊道。說來慚愧,其實保鏢大哥的信息素雖然強勢,但是並不是針對她,所以她反應這麽大,也隻能說明她足夠慫。

    唉,沒辦法。她這個alpha,天生就是活在alpha食物鏈底端那種。

    沉默了一會,寧靖遠微側過頭看著她,繼續問:“現在呢?”

    “……現在?”嚴馨有些疑惑:“沒事了。”

    保鏢大哥的信息素通過換氣已經被驅散,嚴馨再沒感覺到什麽威脅。

    寧靖遠的信息素倒是還能感覺到,不過可能是因為沒針對她,比起保鏢大哥的,還比較讓她自在。

    “是嗎?”

    嚴馨隻聽見青年一句低喃,眉眼微斂,手指輕敲,似在思索什麽。

    寧靖遠含糊地自言自語,也沒有給嚴馨解釋的意思。

    嚴馨原本還想追問,然而這個時候車停了下來,H港已經到了。她隻能急匆匆地跟著寧靖遠下了船,然後坐遊艇登上了一座海島。

    這座海島看起來像是一座荒島,人跡罕至,嚴馨原本以為自己是要來一出荒島求生,然而跟著人沿著小路走了半小時之後,就見到在島嶼之中有一棟暗藍色的建築。

    “安廈,你先帶何小姐去休息。”寧靖遠自從上了遊艇開始就神色匆匆,此刻登上了海島,也還是忙得腳不著地。

    “誒!”嚴馨見他轉身又要走,忍不住開口叫住了他。

    “怎麽了?”青年腳步頓了頓,神色平靜,聲音是一貫的冷清。

    但是嚴馨還是注意到他臉色難掩疲憊。

    ……這也難怪。

    寧靖遠之前與幾個alpha搏鬥,身上如今還帶著傷,有處於發情期,本身就是最虛弱的時候。

    就算是用了抑製劑,那也不過能抑製omega的發情反應,但虛弱還是一樣會虛弱,甚至因為強行抗拒發情而很容易生病。

    而且他到現在為止,連休息時間也沒有,就勞心勞力地處理宴會帶來的後續麻煩,可以說如今還沒倒下,已經遠超出了普通人類承受的極限。

    想到這裏,嚴馨還是停住了想要詢問的欲望,轉而搖了搖頭。

    ——算了,還是等他空一點再說吧。

    青年見她不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