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3欠48章 欠收拾(1/5)

作者:輕雲上字數:13316更新時間:2021-01-13 14:29:23

    再訂閱一些, 小可愛萌就能立即看到興奮到癲狂的我了哦~

    丫鬟絲毫沒覺得哪裏不對,腳步輕盈的出了屋子。

    時硯起身,掀開簾子, 打量屋中擺設, 記憶和劇情也隨之而來。

    這具身體姓江名時硯, 是皇帝胞妹明陽公主和江大將軍的幼子。

    江大將軍能和皇帝胞妹成親,不論是出身還是能力都很出眾, 當年曾是皇帝伴讀,皇帝搗亂他挨打的那種。

    這個世界的主角, 就是江時硯的長兄, 公主和大將軍的嫡長子,江時意, 一個對前半生對很多事都漠不關心,一心撲在戰場上的冷漠殺神, 後半生自從遇到敵國華翎公主後, 逐漸顯露偏執狂本性對華翎公主誓死不放手的男人。

    時硯看完全部劇情,嘴角不得不狠狠抽動了一下。

    因為按照劇情, 他兄長在戰場上意外受傷, 被華翎公主所救。

    在他兄長江時意的印象中,華翎就是溫柔善良, 柔弱美麗的女子,是照亮他冰冷心扉的溫暖的一道光。

    即使後來知道對方敵國公主的身份,他兄長依然偏執的想得到她, 期間進行了一係列綁架囚禁, 強、奸,然後溫言軟語哄騙的行動後,兩人的感情得到升華。

    華翎公主竟然開始被這個男人的深情所打動, 開始試著回應江時意的感情。

    然而好景不長,兩人的事情被大將軍的政敵發現,並大肆宣揚江時意通敵叛國的行為,導致大將軍和公主在朝中地位瞬間尷尬不已,甚至因為江時意在軍中的地位,皇帝開始懷疑江家對朝廷的忠誠。

    江家地位搖搖欲墜,皇帝連夜下詔,令江時意就地卸下軍權,由副將暫代,日夜兼程返回京中,解釋此事。

    江大將軍連夜給兒子去了三封信,催促對方乖乖回來,一切後果,江家願意和江時意共同承擔。就是搭上他一條老命,也要保兒子周全。

    本來事情到了這裏,還能看出皇帝對江家是有感情的,隻要江時意乖乖回來,就算他通敵叛國的罪名落實了,最多也就處置他一人。

    至少江家人能平安活下來。

    可江時意除了麵對華翎公主的事降智外,其他時候腦子非常清醒,甚至清醒到無情。

    他知道回京中會麵臨什麽後果,他和華翎之間,此生就再無可能了。

    可如若他不回去,父親曾經舍命救過陛下,母親更是陛下唯一的胞妹,他們一家人雖然會受苦,但性命應該無虞。

    於是一不做二不休,連夜將皇帝派去的使者斬殺,帶著華翎公主,直接投敵去了。

    朝中為此一片嘩然,誰都沒想到,對朝廷忠心耿耿的江大將軍的長子,竟然會做出此等投敵叛國,置親人生死於不顧的事情。

    江大將軍當場被氣的暈厥,江家陷入一混亂,皇帝下旨,江家所有人全部投入大牢,嚴加審問,嚴查江家是否還有奸細的存在。

    江大將軍痛心之下,在牢中寫下“教子無方,以命相代”的字後自刎身亡,公主聽到丈夫自刎的消息,跟著殉情了。

    至於江時硯,從小體弱多病,在公主府好吃好喝養著,還是風一吹就倒,更何況是監牢這種環境,早在下獄的第二天就一命嗚呼了。

    在敵國和公主恩恩愛愛的江時意聽說了江家的慘劇,因此恨上了皇帝舅舅,發誓要為一家人報仇。

    請命親自去前線,和以前的戰友同僚殺了個昏天暗地,憑借對故國的熟悉,成功將皇帝舅舅的大半兒江山爭奪過來,算是為家人報了仇,更重要的是,那都是他送給華翎公主的聘禮。

    自此兩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至於曾經的家人,隻偶爾存在周圍人的閑談中。

    要時硯說,偏執狂什麽的,就該牢底坐穿。

    這哪裏是偏執狂,根本是喪了良心的狗男女。

    此時距離他大哥遇上華翎公主還有些時日,時硯覺得自己得做點兒什麽,否則隻能一家子等死,死後還有人打著給他們一家報仇的旗號,給華翎公主送聘禮。

    “嗬嗬”兩個字代表了時硯對偏執狂江時意的所有態度。

    但時硯現在這個風一吹就倒的身體,是個大麻煩,時硯吐口氣,心想一切還得慢慢兒來。腦中呼喚係統。

    “有沒有讓我身體快速好起來的東西?”

    小甲的機械音很快在時硯腦中想起:“對不起,小甲權限不足,無法提供宿主所需幫助。”

    時硯冷哼一聲,上個世界還有點兒權限的係統,換個世界成了垃圾,他用腳指頭想都知道是誰幹的好事。

    沒了繼續問下去的心情,直接讓係統社會性死亡。

    以往這種事沒少遇見,隻要不是死症,他有的是辦法自救。

    打從這天起,公主府的下人們發現,自家小公子開始喜歡在院中打坐,一坐就是幾個時辰,還不許人打擾。

    下人們一開始怕公子這樣傷了身體,心驚膽戰的觀察了好幾天後,發現公子除了看上去一如既往的柔弱,偶爾咳嗽兩聲外,其餘什麽問題都沒有。

    時硯的舉動終於驚動了母親明陽公主,甚至隔壁將軍府的父親江大將軍也特意找時間來看望時硯。

    時硯溫和一笑,對父母道:“孩兒無事,最近新得了幾本道經,越讀越覺得有趣,忍不住多參研了一陣子。”

    公主瞧著這自小身子骨不好,什麽都不能做的兒子,難得遇上感興趣的東西,自然無有不應的:“道經好啊,修身養性,娘瞧著你最近臉上氣色也好了不少。”

    這確實不是公主的錯覺,時硯現在修煉的這門功法,練到極致,也不說有多厲害,輕鬆收拾幾個江時硯不在話下。

    江大將軍見兒子無事,自然放心不少,囑咐了伺候兒子的下人一大堆,和妻子相攜離去,恩愛的背影看的一眾下人眼熱。

    時硯笑而不語。

    因為時硯的行為得到了公主和大將軍兩人的認可,下人們自然無需過多擔心,隻一心照看自家小主子。

    很快大家驚訝的發現,小主子打坐的時間越來越久,剛開始還是一天兩個時辰,現在竟然除了吃飯睡覺的時間,都在打坐。

    有人忍著心顫道:“小,小公子,該,該不會,想,想出家吧?”

    一言激起千層浪。

    時硯早就讓人等著這一天,華翎的人馬在出了軍營不到五十裏的山坳裏,被時硯的人生擒。

    捉住了人,直接送到楚國京都。

   &nb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