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四百零九章 返回,任務(4)(1/4)

作者:血紅字數:6288更新時間:2020-12-12 17:11:10

    一三七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上午時分。

    小白打著響鼻,撒著歡兒向前狂奔。

    寒風呼嘯,當麵吹來,小白卻絲毫感受不到風中的寒意,有瓷盤子大小的蹄子重重的轟擊著地麵,發出沉悶的巨響,街麵上將近一寸厚的冰塊,被小白的蹄子踏得粉碎。

    路上負責鏟冰的市政工人,無不用敬畏的目光,看著撒歡狂奔的小白。

    “籲,籲,籲……”

    喬騎在小白背上,不斷的輕聲嗬斥,同時不斷拉住韁繩,讓這頭在馬廄中憋了一段時日,一出門就有點得意忘形的大家夥放慢速度。

    隻是喬又舍不得真個用大力氣拉緊韁繩,小白吐著熱氣,從嘴裏噴著白沫,韁繩稍微緊一下,它回過頭來,歪著腦袋狠狠的瞪喬一眼,再沉沉的打一個響鼻以表示不滿。

    喬就微微放鬆韁繩,這家夥就發出一聲歡快的嘶吼,連蹦帶躥的向前狂奔。

    戈爾金帶著一大隊人在喬的身後緊追。

    他們騎乘的戰馬,也是威圖家花費大價錢,從帝國北疆重金采購,有著優良血統的灘馬。這種灘馬比起普通戰馬,平均肩高都高出了一尺有餘,無論短途衝鋒還是長途跋涉,都是一把好手。

    但是在精力異常充沛,血脈比尋常戰馬超出一大截的冰原龍馬小白麵前,這些灘馬隻能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跑得渾身大汗淋漓,也隻能遠遠跟在後麵吃灰。

    “喬這家夥……冰原龍馬……混蛋,那群盧西亞的小氣鬼,他們怎麽會心甘情願的送喬一頭冰原龍馬?喬,這是抓住他們的小辮子了?”

    戈爾金又是羨慕又是惱火的大聲嚷嚷著:“該死的盧西亞人,這家夥被騸掉了……不然的話,用它做種-馬,威圖家又能有一門好生意。”

    司耿斯先生裹著一件大鬥篷,整個腦袋都裹在了頭罩裏,隻是在鼻子附近留出了一條縫隙喘氣。聽到戈爾金的抱怨,司耿斯先生輕咳了一聲:“戈爾金,喬少爺說,他會去聖瑪雅大教堂買一支神力藥劑,讓小白……殘肢重生。”

    “這,隻是金幣的問題。而金幣的問題,顯然對喬少爺來說,不是問題。”司耿斯先生‘咯咯’笑著:“可惜的是,我們隻有小白一頭公馬,如果和其他馬種配種的話,後代的素質顯然不如純粹的冰原龍馬……如果我們能弄到一群純血的,冰原龍馬的母馬……”

    戈爾金的目光有點遊離不定,他朝著東北方向掃了一眼,輕聲道:“啊,神力藥劑,可不是麽……一群母馬……倒也不是說,弄不到,呃!”

    戈爾金和司耿斯先生迅速交換了一個眼神,然後回頭看了看,跟著馬科斯一起,坐在一架四輪馬車裏的大伊凡——和馬科斯一樣,大伊凡的塊頭太大,身軀太重,他們可都找不到適合自己的戰馬。

    “他一定,很樂意吧。沒有一個戰士,不喜歡一匹真正的好馬。”戈爾金打了個響指。

    “他一定會樂意的……”司耿斯先生從袖子裏掏出了幾顆幹栗子,遞給了趴在自己馬鞍上,在寒風中哆哆嗦嗦的猴子巴庫:“這家夥,可不是什麽善良之輩,沒什麽事情是他不敢做的。”

    戈爾金笑了幾聲,手中馬鞭在空氣中狠狠抽了一下,發出‘啪’的一聲脆響。

    座下已經跑得渾身是汗的戰馬,聞聲再次加快了速度。

    前麵,已經超出去大半裏地的喬終於狠狠心,給了小白的腦袋當頭一拳,再用力的拉緊了韁繩。跑得興起的小白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停下了腳步,歪著腦袋,斜著眼,狠狠的盯著坐在自己背上的喬。

    猛不丁的,這頭惡劣的家夥突然探長了脖子,衝著一架從身邊路過的四輪馬車‘哢嚓’就是一口。

    這一列近百輛四輪馬車,全都是加寬加長的敞篷貨車,上麵碼放著一個個碩大的籮筐,裏麵裝滿了凍白菜、凍蘿卜、凍梨等貨物。

    小白的牙口極好,他一口就從籮筐裏叼出了一顆凍梨,凍得和鐵坨子一樣堅硬的凍梨,被它兩排雪亮的大牙上下一壓,‘哢嚓、哢嚓’,三兩下就被嚼得粉碎。

    “這位……長官……”駕車的車夫叫嚷了起來,幾個隨車的力夫工人看了看喬身上的少校軍服,再看看後麵正快速趕來的戈爾金等人,一個個退後了兩步,不敢吭聲。

    “混蛋家夥!”喬狠狠的給了小白的頂瓜皮一巴掌,掏出了兩枚金幣,隨手丟給了駕車的車夫:“抱歉,這家夥性格太頑劣……不過,它是一匹好馬。”

    冬天的帝都,蔬菜瓜果的價格飆升,哪怕是凍梨的價格,都是秋天新鮮果子上市時的十倍左右。但是兩枚麵值五金馬克的金幣,幾乎能買下幾籮筐的凍梨。

    車夫、工人們喜笑顏開,忙不迭的向喬行禮後,趕著馬車繼續前行。

    小白不依不饒的追上去兩步,張開嘴,又從籮筐裏叼了一顆凍白菜。

    “混蛋家夥!”喬又給了這家夥一巴掌,然後不懷好意的朝著它身後看了看:“混蛋家夥,本來準備新年前,給你弄一支神力藥劑,  &n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