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042章 此刻不瘋更待何時(1/5)

作者:迪巴拉爵士字數:10486更新時間:2021-07-10 19:24:12

    “慶州今年再減免半年賦稅,那是陛下的仁慈,再接濟錢糧,沒這個規矩,沒這個先例。”

    竇德玄從做了戶部尚書後便成了一個老摳。

    “不是老夫摳門,做了戶部尚書整日見到的都是錢糧,這裏要那裏要,老夫恨不能吧一文錢掰成兩半用。”竇德玄很堅定的道:“告訴殿下,不可因一隅而破例。”

    曾相林失望之極,“竇尚書,殿下仁慈……”

    竇德玄無奈一笑,“老夫知曉殿下仁慈乃是好事,可做事得有規矩。”

    沒辦法了!

    曾相林欲言又止。

    “說!”

    竇德玄早已到了無欲無求的境地,他真要不樂意,就算是帝後來了也不會答應。

    曾相林欲言又止……

    “罷了。”

    他不能說太子和三位東宮輔臣之間發生的事兒。

    張文瑾等人都是皇帝精心為太子挑選的輔臣,作為為太子壓陣的存在。

    所以這三人在東宮的地位也頗為穩固,但權力就那麽多,被張文瑾等人盯著,太子有些束手束腳。

    可皇帝才將讓太子監國,此時太子和輔臣之間的關係就至為重要。

    出了戶部後,曾相林有些猶豫。

    回去?

    回去怎麽說?

    ——戶部竇尚書說了,此事不可為。

    太子灰頭土臉,張文瑾等人的地位更加穩固。

    這裏麵就涉及到權力之爭。

    才多大的太子啊!

    “下衙一起飲酒!”

    前方有人在說話,曾相林一看,眼前不禁一亮。

    “趙國公!”

    正在和崔建說話的賈平安回頭見到是他,就說道:“崔兄你先去。”

    崔建看了曾相林一眼,低聲道:‘太子漸長,那邊有人在試探太子,你可懂?’

    “不就是想看看太子對士族門閥的態度嗎?”

    賈平安一臉不屑,“蠅營狗苟之輩。”

    崔建,“我便是蠅營狗苟之輩!”

    “你隻是蠅營,沒狗苟。”

    賈平安笑著過去,身後崔兄怒了,“你這說我是蒼蠅呢?”

    曾相林拱手,“殿下先前和左庶子他們為慶州之事爭執,殿下說慶州不隻是要減免半年賦稅,更是該讓戶部周濟些錢糧。左庶子他們……反對,殿下讓咱來問問竇相公……”

    “竇德玄定然不答應。”

    “是。”

    曾相林苦笑,“他們說竇德玄這裏連陛下都說不動,殿下那裏就更不能了。可陛下今日說了讓殿下監國,若是殿下的勢頭被壓製,張文瑾等人就要起勢了。”

    這是一個敏感期。

    賈平安看看日頭,快午時了。

    “你先回去。”

    曾相林頭痛,“可殿下那邊。”

    “就說竇德玄不在。”

    賈平安隨口丟下一句話就進了戶部。

    曾相林站在那裏,“趙國公這是何意?罷了。”

    他一路回到東宮。

    “殿下,竇尚書不在戶部。”

    這是撒謊,若是要追查太簡單了,隻需問問竇德玄今日某時在何處,就能揭穿曾相林的謊言。

    但他鬼使神差般的按照賈平安的交代說了。

    隨即懊惱。

    張文瑾含笑道:“殿下,此事就此作罷。”

    蕭德昭微微搖頭,“暫且放下吧。”

    戴至德衝著蕭德昭頷首,讚賞的道:“此言甚是。”

    這是給太子留臉麵。

    李弘有些惱火!

    慶州之事已經很明顯了,百姓今年無法渡過難關。在這等情況下該做的是賑災,是撫慰,而不是斤斤計較什麽半年的賦稅,依舊接濟。

    太子把手中的書丟在案幾上。

    呯!

    聲音很大。

    太子惱了!

    這不是壞事。

    戴至德三人交換了個顏色,微微一笑。

    讓太子知曉什麽事不能幹,什麽事能幹,這便是他們的職責之一。

    ……

    “慶州那邊的情況遠比你想象的嚴重。”

    “再減免半年賦稅已經了不得了!”

    “接濟!”

    “不可能!戶部也沒有餘糧!”

    “可我在倭國卻吃到了前隋留下的糧食!”

    “那隻是巧合!”

    “你希望未來的帝王是守財奴嗎?”

    “……”

    竇德玄認真說道:“自然不希望。不過你要知曉,慶州之事太子掃了宰相們的臉,他此刻說接濟,這便是再抽一巴掌,你真以為宰相們沒脾氣?”

    賈平安默然片刻,“算我的!”

    竇德玄罵道:“你就一個人,能承受多少?”

    賈平安微笑道,“債多不愁,虱子多了不癢。可許多事一旦錯過了便是絕大的隱患。”

    “宰相們的麵子呢?”

    竇德玄問道。

    賈平安淡淡的道:“他們若是覺著自己的麵子能淩駕於百姓之上,那我再狠抽他們一頓又能如何?”

    “你瘋了!”

    “人就隻能活數十年,此刻不瘋更待何時?”

    ……

    太子依舊沒有動靜。

    張文瑾和戴至德等人商議。

    “陛下才將說殿下監國,此刻終究不好掃臉太過。”

    戴至德說道:“讓太子知曉敬畏不是壞事。”

    蕭德昭點頭,“太子和趙國公學了新學,看著有些跳脫,該壓製一番不能遲疑。陛下那邊也並未不滿,可見也是樂於見到我等磨礪太子。”

    三人晚些去了太子那裏。

    “收拾了吧。”

    太子在處置自己的私人物品。

    “殿下。”

    三人行禮。

    太子說道:“這幾日你等也忙,無事就各自忙碌吧。”

    張文瑾輕笑道:“是。”

    太子難為情了。

    “殿下,慶州之事臣以為當再看看。”蕭德昭知曉弓不能拉的太滿,“若是不妥當,等初夏時臣便去慶州一趟,核查一番。”

    這便是讓太子下台階。

    太子神色平靜,但在案幾下的手卻已經握成了拳。他微笑道:“孤知曉。”

    這是妥協了。

    皆大歡喜。

    一個內侍在外麵探頭。

    張文瑾皺眉,“鬼鬼祟祟的作甚?”

    內侍進來。

    “殿下,戶部那邊來了人。”

    張文瑾微怒,“竇尚書這是遣人來說教?告訴他,東宮有我等!”

    蕭德昭也冷笑道:“竇德玄這是得意忘形了。”

    所謂井水不犯河水,太子的建言是一回事,你竇德玄拒絕是一回事,但你別嘚瑟。

    李弘說道:“讓他來吧。”

    他目前依舊是小透明,虛懷若穀是必須的。

    至於受氣,那就忍吧。

    一個小吏進來。

    行禮,隨後小吏說道:“殿下,竇尚書遣我來告知殿下……殿下仁慈,慶州之事戶部欠考慮了,竇尚書剛進宮,準備和陛下建言向慶州發送錢糧,好歹讓百姓今年能緩過勁來。”

&nbs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