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040章 ?動手的禦史(1/5)

作者:迪巴拉爵士字數:10656更新時間:2021-07-10 19:24:11

    李弘坐下。

    曾相林用可憐兮兮的眼神看著賈平安。

    別說這個話題可好?

    賈平安置若罔聞,“做決策需要的是什麽?”

    李弘說道:“聰明。”

    賈平安搖頭,“無數聰明人死在了聰明之上。所以我想告訴你的是,任何決策的出台都是建立在廣泛的調研之上。出了一件事,你要想決斷,首先是調查琢磨,調查清楚了,此事徹底的琢磨清楚了,那麽再做出最恰當的決策。”

    李弘楞了一下。

    賈平安笑道:“可是覺著許多帝王都是拍腦袋就決策了?”

    李弘點頭,“漢武也是。”

    “對。”賈平安鼓勵的一笑,“所以漢武的決策不少都是錯的。但人們隻看到了他擊敗匈奴的功績,忽略了他錯誤的地方。但若是那些決策可以不錯呢?”

    李弘帶著這個問題回宮。

    “殿下,該觀政了。”

    太子的事兒真的不少,李弘點頭,隨即去了。

    君臣正在議事。

    “陛下,太子求見。”

    “怎麽就回來了?”武後低聲道:“莫非在外麵遇到什麽事了?”

    太子進來,尋了自己的地方坐下。

    開始!

    被打斷的上官儀繼續說道:“……慶州去歲水患,陛下免了半年賦稅,今年便該收了……慶州有參軍卻上書,言及賦稅之事,說最好再免半年……”

    上官儀抬頭道:“臣以為半年足矣,今歲再豁免半年,以後各處遇到天災皆會如此懇求。地方官便得了好名聲,可朝中卻吃了大虧。”

    李義府點頭,“此風不可長!”

    李治看到太子若有所思,就問道:“太子如何看?”

    太子起身,“我想問上官相公,那參軍為何建言再豁免半年?孤知曉地方官非大事不可越級上書,這位參軍為何如此?”

    上官儀楞了一下。

    他看了一眼文書,“此人說去歲慶州水患不小,百姓依舊元氣大傷,再豁免半年,與民休息。”

    太子看了皇帝一眼,皇帝點頭,示意他可以繼續。

    所謂觀政便是旁觀,帶著耳朵來即可,嘴巴暫時閉上。

    李弘說道:“那慶州百姓可是如他所說?”

    上官儀含笑道:“慶州刺史上書,說去歲朝中賑災及時,慶州百姓歡欣鼓舞,今年已經恢複了元氣,可以繳納賦稅。”

    李弘再問,“朝中可派人去核查過?”

    上官儀:“……”

    李義府笑道:“殿下不知,大唐太大,天下每日要發生許多事,每一件事我等都盡力籌謀,但卻不能每一件事都去核查,否則這事也不用做了。”

    眾人都笑了。

    李弘卻問道:“也就是說,朝中決策的依據便是官吏的話,若是有人說謊如何辦?”

    李義府說道:“那便懲治了。”

    李弘搖頭,“可百姓受的苦呢?百姓就白受苦了?就算是事先不能查探,可事後不能核查嗎?李相說事情太多,可孤觀政時日不短了,知曉大多事都無需核查。

    就說今日慶州豁免賦稅之事,慶州距離長安並不遠,若是派一個禦史或是小吏去查探如何?若是百姓果然恢複了元氣,如此便是那個錄事的問題,當處置了他。若百姓依舊煎熬,慶州刺史便是瀆職,此人不該重用!甚至要處置!”

    少年的臉有些紅,“孤以為當查!”

    上官儀看了一眼皇帝。

    “陛下!”

    太子炸了,該如何應對?

    李義府有些不滿的道:“殿下有些偏激,臣看便是……同出一脈。”

    太子的眸子猛地一亮,“李相是想說舅舅讓孤變得偏激了嗎?”

    李義府看了一眼皇後,隨即默然。

    這便是默認!

    太子的臉有些漲紅,“李相可知曉慶州如何嗎?你若是不知曉,為何敢斷言慶州百姓已經恢複了?”

    李義府默然。

    上官儀笑道:“殿下雖說急切了些,不過卻仁慈。”

    ——太子,別鬧了好嗎?

    武後輕聲道:“陛下……”

    兒子要被欺負了。

    這一刻沒有對錯!

    有的隻是護犢子!

    皇帝淡淡的道:“如此……王忠良。”

    王忠良上前,“陛下。”

    皇帝說道:“令禦史楊德利去慶州核查,快去快回!”

    散會!

    不!

    “散朝!”

    君臣各自散去!

    太子走在前方。

    李義府低聲道:“賈平安回來了。”

    賈平安一回來太子就出幺蛾子,這等人就該讓他遠離太子!

    上官儀讚同,“殿下該穩!”

    你不是皇帝,頭頂上還有你老爹和老娘,你這般逼迫宰相為啥?

    這便是宰相們不滿的地方。

    觀政觀政,你蹲邊上聽著就是了,非得要給宰相出難題!

    太子走的很堅定。

    李義府微笑道:“作為國儲吃些虧是好事!”

    上官儀讚道:“此言甚是。”

    鬱悶的許敬宗冷笑道:“上官相公看來與李相很是契合!”

    上官儀楞了一下,“嗬嗬!都是同僚!”

    他是皇帝的狗,李義府也是,隻是李義府這條狗比較奔放,而上官儀比較保守罷了。

    都是狗!

    誰比誰高貴?

    李義府看著太子的背影,“許多事不能做,要認錯!”

    這是一種隱晦的暗示。

    ……

    “楊禦史!”

    楊德利在禦史台的日子很不錯,此刻正在看文書。

    “誰?”

    他抬頭問道。

    外麵進來一個小吏。

    “陛下令你前去慶州……”

    楊德利接了任務,按照別人的手法……比如說當年的李勣,接到先帝讓自己去疊州任職的命令後,出了皇城就直奔疊州,連家門口都沒路過。

    但楊德利還是先回家。

    兩個女兒和兒子都在家。

    “娘子,我要去慶州一趟,你在家帶著孩子,小事尋丈人丈母,大事去尋平安!”

    楊德利急匆匆的交代完畢,去廚房提了一溜粽子開溜。

    王大娘跟著,急切的道:“夫君,粽子冷的!我給你熱熱。”

    楊德利一邊出去一邊說道:“當年能有冷飯時我和平安就歡喜的不行,這粽子就算是冷了半月也能吃,你別管,好生在家帶著孩子,我去去就來。”

    楊德利帶著一串熟粽子出發了。

    四日後他到了慶州。

    慶州官方來迎接。

    “楊禦史一路辛苦。”刺史黃英尊笑吟吟的拱手。

    楊德利明顯感到了隔閡。

    “他們在戒備!”

    “我很忙。”

    楊德利丟下這個理由,帶著隨行的小吏去慶州各處查看。

    他們到了一個村子。

    “看看,這裏還有淤泥!”

    楊德利走到了幹透的淤泥上,“當年華州遇到過水患,我帶著平安跑到了高處,幸而刺史帶著人堵住了口子。”

    他站在淤泥上,看著下麵那些田地,麵色陰沉。

    “去問問!”

    遠處有一騎在眺望這邊。

    楊德利看了那人一眼,罵道:“猖獗之極!”

&nb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