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038章 ?來了?(1/5)

作者:迪巴拉爵士字數:10516更新時間:2021-07-10 19:24:10

    皇帝身體好了。

    “朕覺著渾身彌漫著精力。”

    大清早皇帝就在練刀。

    “陛下刀法精絕,奴婢看著眼花繚亂。”

    王忠良照例送上彩虹屁。

    周圍的內侍宮女紛紛點頭。

    但沒說話。

    那種一堆人讚美的事兒不可能在皇帝的周圍發生,除非是昏君。

    練刀完畢,吃了早飯,皇後過來了。

    “春光明媚啊!”

    皇帝的心情不錯,看著晨曦讚美道:“今日定然是個好日子。”

    晚些君臣聚首。

    李義府仔細看著皇帝,唏噓道:“陛下今日看著精神抖擻,臣遠遠不及。”

    許敬宗冷笑道:“諂媚!”

    李義府大怒,“老狗!”

    這兩個死對頭又對上了。

    李治的好心情也消散了些。

    許敬宗罵道:“賤狗奴!”

    李義府拱手:“陛下,臣彈劾許敬宗當朝叫罵,無人臣禮!”

    許敬宗起身拱手,瞬間代入了人設,“陛下,李義府當朝諂媚,無人臣禮!此人在朝外跋扈,百官皆懼,進了朝中卻換了個模樣,此等人便是奸佞!陛下,臣請除此奸佞!”

    “許敬宗!”

    被許敬宗揭了老底的李義府大怒,在挽袖子。

    許敬宗冷笑:“動手,你不行!”

    上次的教訓難道還不夠?

    許敬宗平靜的道:“當年老夫在瓦崗苦練刀法時,你還在家中玩泥巴。”

    是哈!

    李義府拂袖。

    上官儀在微笑,李勣一臉木然。

    四個宰相兩個是死對頭,一個是老好人,一個是不說話。

    堪稱是奇葩了。

    李治卻頗為愉悅。

    帝王想抓權,宰相就不能太強,否則君臣之間遲早會發生衝突。

    李勣是個聰明人,知曉自己該做什麽,不會搶風頭。

    上官儀就是個聽話的。

    許敬宗雖說時常犯蠢,但卻是心腹。

    李治的心情重新大好。

    許敬宗戟指李義府,“奸佞,你定然不得好死!”

    嗬嗬!

    李義府淡淡的道:“老夫比你年輕。”

    許敬宗卻肅然道:“老夫看你會橫死。”

    這話……

    李勣和上官儀都不禁為之側目。

    李義府勃然大怒,剛想撲上去。

    “陛下,趙國公急報。”

    許敬宗正在獰笑,準備收拾奸臣李,聞言收功,“有小賈的消息,今日饒你一死!”

    奏報被送進來,隨行的竟然是一名軍士。

    這個節奏……不對!

    奏報送上來,李治打開看了一眼。

    “朕有些暈,皇後看看。”

    隻是一眼,皇帝就頭暈目眩。

    這是什麽意思?

    連李勣都心中一驚。

    難道小賈出事了?

    李義府依舊笑的和一隻貓似的,和氣的不行。

    許敬宗嘟囔,“能讓小賈吃虧的也就是皇後,契丹人也不成。”

    上官儀聽到這話,正在撫須的手猛地拉了一下。

    武後抬頭,“奚族李匹帝被阿卜固蠱惑,意欲和契丹夾擊營州。”

    李治抬頭,看似神遊於外。

    剩下的由軍士來解釋。

    “夜裏奚人突然暴起,使團在城中無從躲避,幸而趙國公在路上就請了營州調動了一千步卒……趙國公帶著二十人打開城門,隨後那一千步卒進城剿滅了叛賊。”

    說的好輕巧啊!

    李義府問道:“調動一千人……可有請示?”

    大唐對軍隊管理很嚴,想調動一千人,首先兵部申請,隨後朝中點頭……

    私人調動是尋死!

    皇帝的聲音有些發飄,“臨行前,趙國公擔心契丹跋扈,準備帶著些軍士去震懾一番,朕點了頭,兵部也過了。”

    但這事兒不對啊!

    大晚上的軍隊竟然出現在饒樂都督府的外麵。

    你要說這是巧合……

    李義府敢掐死自己,不,是當朝掐死許敬宗。

    李勣的眼皮子在跳。

    既然是出使,軍隊調動必然是有序的,也是堂堂正正的。

    皇帝問道:“英國公說說,這一千人大晚上出現在城外是何用意?”

    李義府心想這是處心積慮吧?

    “陛下,莫非奚人是趙國公逼反的?”

    這個陰謀論讓許敬宗想打人,連武後都多看了李義府一眼。

    李勣說道:“趙國公治軍與眾不同,他常說什麽軍隊就該不騷擾地方,所以老臣以為那一千人應當是恰好在夜間趕到那裏,領軍將領不想麻煩奚人,就準備在城外宿營。如此也無需擔心被偷襲。”

    那個軍士一臉敬佩。

    ——趙國公讓我也這般說。

    “可是如此?”李義府問了軍士。

    軍士點頭,“正是如此。”

    “後來使團就往契丹去,半路遭遇了契丹遊騎,竟然動了手……”

    “反心昭然!”

    武後‘大怒’。

    皇帝捂額,覺得腦門痛。

    “趙國公說這多半是少數契丹貴族想謀反,大部分契丹人應當忠於大唐,擊潰了這些遊騎後,就地宿營,準備等待阿卜固的使者。”

    軍士突然悲憤的道:“可沒想到來的卻是大軍。當趙國公翹首以盼時,四萬契丹大軍來襲……”

    我滴神!

    許敬宗也撐不住了,“賤狗奴!阿卜固那個賤狗奴上次就跋扈,可惜沒能弄死他!”

    軍士說道:“眾人都請趙國公帶著使團撤離,可趙國公卻說大唐使者不能向異族低頭。於是一千步卒列陣,隨即契丹人發動進攻……”

    一千步卒抵禦四萬大軍。

    “老夫想到了漢李陵。”

    李勣頗為感慨。

    在場的都是飽學之輩,當然知曉他說的是什麽意思。

    “李陵五千步卒抵禦匈奴八萬大軍,若非箭矢用完了,定然能從容遠遁。”

    大漢啊!

    讓人不禁悠然神往!

    軍士繼續說道:“我軍擋住了敵軍兩次衝擊,趙國公準備率數十騎衝殺……”

    數十騎向數萬大軍衝殺,一股慘烈的氣息讓皇帝都放下了捂額的手。

    軍士話鋒一轉,“早些時候趙國公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