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033章 我來服侍你可好(1/5)

作者:迪巴拉爵士字數:10230更新時間:2021-07-05 14:31:21

    賈平安起身出去。

    他自然不會有什麽夜盲症,所以就看到了側麵蹲著一個黑影。

    “誰?”

    “我。”

    李元嬰起身。

    先前他聽到了動靜,就是翻滾的動靜。

    可才將翻滾了幾息就結束了。

    “先生。”

    李元嬰低聲道:“快了些,不過不打緊,第二回就慢了。”

    什麽鬼?

    賈平安瞬間想通了,伸手就是一巴掌。

    “暗中叫醒兄弟們。”

    賈平安就站在營地的前方,身後是魏青衣。

    “他說什麽第二回就慢了?”

    魏青衣常年在終南山,見到的多是隱士一流,談論的話題多是修煉,所以在許多方麵堪稱是白紙一張。

    賈平安說道:“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更熱乎。”

    “何意?”

    魏青衣覺得紅塵中也頗有些意思。

    賈平安有些尷尬,“他說軍中的兄弟第一次受傷見血會慌張,跑得快。第二回受傷就好了,從容了許多。”

    “為何?”

    這妹紙有些打破砂鍋問到底啊!

    賈平安說道:“第二回他知曉披著甲衣,就算是刀砍槍捅也不會見血。”

    “原來如此。”

    魏青衣說道,“那一夜我就沒見血。”

    剛來稟告的李元嬰想原地爆炸。

    這般火爆的話題啊!

    本王該避避吧。

    “那是運氣,若是不小心中了,看著自己流血你會心慌,有人甚至會渾身無力。”

    所以新兵的死亡率是最高的,就是因為他們有許多第一次,某些第一次過不去的話,那就成為了屍骸。

    “先生。”李元嬰見二人沉默,這才近前,“都醒了。”

    “別弄出動靜。”

    千餘人集結。

    夜風凜凜。

    營地外三百餘步的地方,兩千餘人正在逼近。

    這些人都是精銳中的精銳,平日裏吃的最好,操練最狠。

    “鼓聲。”

    “號角聲。”

    帶隊的將領低聲道:“唐軍在營地外有鼓角,若是被他們發現了,隨即鼓角齊鳴,營中的唐軍便會有了準備。所以,小心些。”

    眾人點頭。

    將領指指前方,隨即帶隊前進。

    三百餘步的距離不算遠。

    當能看到營地的輪廓時,將領指指左側。

    那裏能看到兩個黑影。

    這是鼓手!

    將領指指那兩個黑影。

    有人摸了過去。

    其中一個黑影竟然起身回去。

    別動!

    將領舉手。

    摸過去的人也蹲了下來。

    不能摸了這兩人。

    那麽……

    將領看著夜色中的營地,猛地揮手。

    既然不能偷襲,那便偷襲。

    當唐軍聞訊時,他們早就衝進了大營中,隨即縱火砍殺。

    首功到手!

    將領當先彎腰走去。

    走了十步時,他心中狂喜。

    營地就在前方。

    這等臨時營地自然不可能有柵欄或是土牆包圍,就是帳篷。

    快!

    他腳下加快。

    到了邊上的帳篷,他舉刀……

    “誰?”

    前方有人厲喝。

    將領昂首喊道:“首功到手,殺啊!”

    一群人狂喜衝了進去。

    有人衝進了第一個帳篷,舉刀狂砍。

    沒有預料中的人體,沒有噴濺的鮮血和慘叫。

    人呢?

    第二個也是如此。

    “沒人!”

    轟轟轟轟轟!

    前方火把密集點燃,眾人習慣了夜色,驟然遇到光亮後,第一反應竟然是伸手擋在眼前。

    透過指縫,將領看到了賈平安。

    賈平安淡淡的道:“大半夜的來擾人清夢,不道德!”

    這句話便是命令,身後的步卒陣列衝了出來。

    將領高呼,“他們早有準備,撤!”

    他們慌亂轉身。

    馬蹄聲從左右傳來。

    百餘騎兵從後麵兜住了他們的退路。

    “殺!”

    步卒列陣衝殺很有看頭,長槍一排排的捅刺,混亂的敵軍一片片的倒下。

    “閃開!”

    陌刀手耐不住性子衝了上來。

    頓時就熱鬧了。

    騎兵的衝殺切割開了敵軍,隨即利用戰馬的速度和衝擊力不斷的切割,把敵軍徹底打散。

    將領絕望的道:“他竟然有準備!”

    他想不通為何賈平安會有準備。

    這不是三國演義,沒有什麽演義可談。

    什麽叫做鼓角爭鳴?

    就是預警。

    大軍紮營後,除去極少人作為警戒力量徹夜不眠,其他人倒下大睡。

    人一夜未睡,第二日精神和體力都會出問題,而且判斷遲鈍,這樣的情況下遭遇敵軍,那幾乎是一邊倒。

    所以宿營就睡,什麽全體蹲守敵軍夜襲……不存在的。

    但今夜敵將就遭遇了蹲守。

    一排排契丹人倒下,將領帶著一隊精銳奮力衝殺,終於衝出了包圍圈。

    他不敢回頭,隻知曉一路狂奔。

    黑暗中他無法分辨方向,但方向在此刻已經不重要了。

    他亡命而逃。

    “賈安平竟然沒走,這是個好消息!”

    將領狂喜,“把這個消息帶回去,我們還是首功!”

    此次夜襲兩個任務,其一查探唐軍是否撤離,若是沒有,那便發動突襲。

    他完成了第一個任務,第二個也完成了,隻是有些糟糕。

    “賈平安,天明就是你的死期!”

    將領高聲咒罵。

    噠!

    噠噠噠!

    馬蹄聲在左近傳來。

    將領渾身僵硬,“快跑!”

    他往右邊跑。

    噠噠噠!

    馬蹄聲在夜色中很沉悶。

    將領止步回身。

    一騎從黑暗中出來。

    馬背上的唐軍直勾勾的看著他,旋即策馬衝來。

    “殺了他!”

    將領呼喊,可身後沒動靜。

    他回頭看了一眼,石化了。

    他的身後空無一人。

    也就是說,先前就他一人衝了出來。

    “我乃契丹勇士!”

    將領舉刀,勇敢的衝了上去。

    鐺!

    唐軍借助著戰馬的衝勢,輕鬆把他的長刀劈飛。

    將領喘息著,本以為死亡降臨,可那個唐軍竟然下馬了。

    “段出糧,可要幫忙?”

    側麵有人問道。

    段出糧搖頭,“無需。”

    他拎著橫刀緩緩走來。

    “我家郎君要口供。”

    將領懂大唐話,問道:“你家郎君是誰?”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