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991章 ?斬殺敵將(1/5)

作者:迪巴拉爵士字數:15352更新時間:2021-06-20 09:35:03

    雙方的距離太近了。

    “放箭!”

    一波弩箭後,敵軍仿佛不受影響般的衝了上來。

    “上去了!”

    賈平安就在陣中,輕蔑的道:“讓他們領略一番什麽叫做虐殺!”

    李敬業就在陌刀陣的中間。

    他高舉陌刀。

    “舉刀!”

    一排排陌刀高舉。

    “殺!”

    刀光閃過。

    大部半林隻看到了殘肢斷臂在飛舞,隨即就是鮮血彌漫了視線。

    “這是什麽?”

    “陌刀!”

    唐軍身材高大,所以揮刀必須向下。

    也就是從倭人的肩頭部位斬殺進去。

    李敬業當麵的倭人被一刀從肩頭斬殺下來,半截身體滑落,那斷茬竟然是斜著的。

    ……

    三萬敵軍已經繞到了大營側麵。

    “殺!”

    兩千唐軍正嚴陣以待。

    王方翼拎著一把陌刀,沉聲道:“穩住……”

    “放箭!”

    奔襲而來的倭軍倒下一片,但顯然這點殺傷不夠。

    “長槍手!”

    “殺!”

    眾人轟然大喊,同時出槍。

    “殺!”

    第二排再度刺殺。

    “殺!”

    敵軍的衝擊就像是巨浪拍擊,但王方翼站在那裏紋絲不動。

    ……

    敵軍的營寨中。

    “唐軍來了!”

    裴行儉帶著麾下趕到。

    “放箭!”

    唐軍的弓箭射程完全碾壓了敵軍的箭矢,堪稱是單方麵吊打。

    “火藥送上去!”

    一直沒用上的大殺器出現了。

    箭雨掩護下,數十軍士帶著火藥包衝了上去。

    火藥包堆積在一起,點燃……

    “轟轟轟!”

    倉促弄出來的土牆擋不住火藥的威力,硝煙散去,一段土牆被炸塌了。

    裴行儉舉刀高呼,“殺進去!”

    ……

    與此同時,賈平安麾下的陣營中,數百軍士正在甩著火藥包。

    小時候天冷……那時還沒什麽溫室效應,冬天冷成狗。

    那時候教室裏可沒有什麽空調暖氣,家長們就弄了烘籠給孩子們帶去。

    所謂烘籠就是竹編的一個筐子,裏麵放一個大陶碗,就在大碗裏生炭火。

    早上在家引燃炭火,但很小,隨即一路上就能看到一個場景:許多學生拎著烘籠在甩圈,邊走邊甩,不時有炭火炸出一串火星。

    單臂大回環,烘籠跟著大回環……

    隨後扔出去!

    “什麽東西?”

    大部半林問道。

    那些嗤嗤嗤冒著硝煙的火藥包落下。

    “轟轟轟轟轟……”

    爆炸聲密集傳來。

    “是唐軍的火器!”

    無數鐵屑從爆炸點向四麵迸射出去。

    鮮血從身體各處噴射出來。

    慘叫聲密集的像是地獄在弄一個大型趴體。

    大部半林的麵色慘白,喊道:“他是故意的!他是故意的!”

    唐軍有火器這個大殺器為何不用?

    為何不主動進攻?

    賈平安在想什麽?

    土師宰信麵色劇變,“輜重那邊……不怕,斷了糧草唐軍依舊會崩潰,堅守!”

    “穩住!”

    大部半林喊道:“叫他們穩住。”

    “我們需要重賞!”

    關鍵時刻土師宰信展示了自己的價值。

    “戰後軍功再翻倍。”

    那些倭人大多如同野人一般,家中窮的一批,就指望著此戰能積累軍功獲得封賞。

    聞聲他們就歡呼了起來。

    “擋住了!”

    看到那些爆炸製造的空白迅速被填補,大部半林鬆了一口氣。

    “敵軍很堅韌。”

    敵我雙方幾乎是十倍的差距,這讓劉仁軌也麵色微變。

    “大總管,敵軍三萬正在猛攻我軍大營!”

    劉仁軌猛地回頭,脖子差點被折斷。

    “我知曉。”

    從敵軍主力的數量來看,賈平安就已經算到了大部半林的心思。

    “他先是令人去截斷糧道,隨後令人繞道突襲我軍大營。糧道斷了,大營被燒,我們就成了喪家之犬,沒有糧食,沒有飲水,隨即崩潰。”

    劉仁軌忍不住說道:“現在也差不多。”

    老劉你狗了!

    賈平安看了他一眼,“我相信王方翼!”

    不動如山王方翼!

    “補上去!”

    王方翼冷冰冰的吩咐道。

    隨即一隊軍士衝上去,擋住了敵軍的突破。

    “總管,敵軍太多了。”

    王方翼冷冷的道:“在我死之前,這等屁話就不用再說了。”

    ……

    “裴行儉在攻打敵軍大營。”

    賈平安頷首,“我相信他!”

    前方血流成河!

    賈平安低頭看了一眼,發現一條血流從前方蜿蜒而來。

    “大總管你在等什麽?”

    “我在等敵軍的士氣消散。”

    賈平安就像是在看戲般的自在,“倭人凶殘,但我想讓他們知曉,當遇到了大唐軍隊時,他們的凶殘就是個笑話。”

    劉仁軌此生就指揮過白江口大戰,剩下的時日裏就坐鎮平壤城,指揮麾下鎮壓各處的造反。

    他從未經曆過這等複雜的局麵。

    以至於渾身顫栗。

    “差不多了。”

    賈平安抬起手腕,然後莞爾放下。

    沒手表啊!

    “裴行儉!”

    賈平安的目光穿過戰場上空,投向了敵軍大營。他伸出三根手指頭,屈下食指。

    “起火了!”

    敵軍大營中突然冒出了火頭。

    劉仁軌歡喜的道:“裴行儉不負眾望!”

    “王方翼!”

    賈平安並未露出驚喜之色,他屈下中指。

    “程務挺!”

    他屈下無名指。

    ……

    王方翼眼皮子都不眨一下的看著前方的廝殺。

    敵軍三萬,他兩千。

    “我們能守住!”

    他就像是一尊鐵塔頓在那裏,無可催動。

    “殺進去!”

    倭將在咆哮,敵軍一波波的衝擊上來。

    崔建帶著一群文官就在側麵,按照王方翼的交代,他們隻能觀戰,不得參戰。

    “右側被突破了。”

    一個文官喊道。

    右側衝殺進來十餘倭人,這裏兵力薄弱,兩個唐軍頂了上去。

    一個唐軍砍殺三人,隨即被亂刀砍死。

    臨死前他兀自撲倒了一個倭人,用牙齒咬著他的咽喉。

    倭人瘋狂捶打著他的脊背,可唐軍就是不鬆口,直至身體不再顫栗。

    崔建吸吸鼻子,覺得淚水在眼中蓄積。

    我忍不住了!

    他握緊了刀柄。

    剩下一個唐軍撲了上去,他擋在那裏,就像是一道堤壩……

    他不知中了多少刀槍,整個人都成了血人,卻屹立不倒。

    崔建抬頭,恍惚間想起了阿娘。

    ——三郎,沒有人能靠得住,你要學會保護自己。

    他一直都是這般做的。

    可今日的一切徹底顛覆了他的想法。

    將士們舍生忘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