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373馬達的身份(1/3)

作者:濁酒老仙字數:4054更新時間:2020-11-22 07:28:40

    這種附屬偽軍團雖然號稱一個團,但人數卻不足一個團,武器裝備也不能與日軍相提並論,這些附屬團說的好聽叫部隊,說的不好聽其實就是打雜的替死鬼。

    鬆井聯隊的附屬團是皇協軍第二混成旅三團,高澤聯隊的附屬團是皇協軍第二混成旅一團,這三團和一團其實沒什麽區別,都是些烏合之眾,但在名聲上三團比一團老百姓的評價要稍許高一些。

    在附屬團立功這件事情上高澤不像鬆井那樣天真,他的附屬團的團長就是用來頂罪的,當初張鬆正帶領的軍統潰兵路過的泥鰍潭就是高澤聯隊的邊界,一團團長因失職之罪直接被槍斃。

    槍斃這位團長的不是別人,正是眼前這位高澤。這件事情死了一位皇協軍團長,動靜也差不多了。

    日軍的上層其實也就是想要一個交代,既然死了一個上校團長,此事便在日軍內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畢竟他們從一開始也沒想把自己人怎麽樣。

    皇協軍的管理很亂,這邊是日軍某個聯隊的附屬團,那邊又有一個名義上的旅部,當兩個主子同時下命令,反應慢的軍事主官還真不好處理。

    “此事也無需著急,既然這馬達你已經任命他為皇協軍團長,此時若是撤了他的職反倒讓他有疑心,萬一這中國佬真是誠心投誠咋辦?

    酒囊飯袋的心可以傷,想馬達這種有魄力的軍事長官我建議能留則留。

    再說這羊角山上的潰軍隻能說與軍統有莫大的關係,但山上的人不一定是張鬆正的部隊!

    再說這天寒地凍的,他們又不像新四軍一樣有小塊的根據地,即便我們不上山剿滅他們也必死無疑。

    這缺衣缺糧,你以為中國上海的冬天有這麽好過?”

    高澤倒是樂觀,看到愁眉不展的鬆井,笑嗬嗬的說道,似乎完全不擔心馬達有何人異常的舉動。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一直是高澤的行事作風,但高澤比鬆井的高明之處在於他看人看的準,一旦看準的人便絕對不會是變節者,頂多是貪財好色罷了。

    “高澤君!

    我們知道三團殺了兩百人,但誰能證明他們真的殺了兩百人,難道就憑那封沒有查明來源的電報。

    這也太草率了吧!

    我擔心這就是一個局,有人故意放出假消息!

    或許敵人放出這個假消息的目的就是為了保護馬達讓他立功!”

    鬆井越想越不對勁,越想越覺得自己上了當,但回想起馬達舉辦的那一場思想教育課,鬆井又猶豫了。

    如果這馬達真的判敵,他會對士兵搞思想政治課,會在領獎之時充滿了愧疚。

    可馬達的另外一件事又惹的鬆井懷疑,那便是他竟然不知道自己殺了兩百個敵軍。

    即便是打了敗仗,但對麵的傷亡情況多少可以猜到,這馬達是幹脆的一問三不知,這他娘的打的什麽仗?

    鬆井沒有把自己的疑問告訴高澤,這件事情他打算放在心裏,如果馬達真是內奸那他遲早會暴露,到時候再處理也不遲,如果馬達是內奸,他那直接槍斃便是。

    一個中國人,不值幾塊錢,用完了便殺掉這是最省事的方法。

    “馬達剛到三團,根基不穩,再說他的身邊安排了紅雀的人,鬧不起什麽風波。”

    高澤道。

    盡管事情比較複雜,但經過高澤和鬆井兩人一商量,這事情也不見得那樣危急萬分,馬達根基不穩又有一個徐傑監督,短時間還成不了氣候。

    “不管怎麽樣,中國人畢竟是中國人,但凡是中國人做事,我建議還多留一個心眼,小心使得萬年船。

    高澤老弟我知道你做事大膽,但有時候該小心的還是要小心才是,尤其是有中國人參與的行動。

    他們既然能夠賣主求榮一次,那也能賣主求榮兩次!”

    鬆井曆來謹慎,剛才的那番話並非教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