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四百五十三章 中等難度……白窟,開!(1/5)

作者:熬夜吃蘋果字數:12606更新時間:2020-11-22 07:30:09

    慘叫聲伴隨著蒼穹裂痕,響徹整個八宮裏。

    這一下,所有客棧早已準備好的靈陣盡皆大開,不敢有絲毫的耽擱。

    一些個自由行者,同樣就近抓地,使出渾身解數,就是不肯讓自己被吸扯進那虛空裂紋之中。

    即便如此。

    徐小受舉目望去,漫天驚嚎。

    點點黑烏,既有人影構造,也有其他雜物成分。

    但毫無疑問,一旦入了那坑,麵臨的後境,盡皆是粉碎無他。

    “嗖!”

    危急時刻,一襲紅衣飛上了天穹。

    宛若救世主一般,紅衣袖袍一甩中,一道淡金色的能量光幕,便直接覆罩住了整一個虛空裂紋。

    “界域?”

    這種用界域反包虛空裂紋的手段,徐小受還是第一次見。

    “扛得住嗎?”

    如此恐怖的天道偉力,徐小受知曉,即便是王座,恐怕也是很難用界域抵擋得住這般毗鄰之下的吸扯之力。

    果不其然,虛空破裂的狂簌聲響隻消失了一個呼吸。

    下一秒。

    “轟!”

    界域猛然被扯出了一道巨口。

    徐小受眼皮一抽。

    “這吸力……”

    “恐怕自己化身狂暴巨人上去了,也是一個身隕魂滅的下場!”

    憑借方才那一點沉靜,他的“感知”勉強從煙塵漫天的蒼穹之下,瞅清了那一襲紅衣的真實麵目。

    一個光頭!

    ……

    虛空之上。

    信猛地抬起頭顱,目中露出不屑。

    “異次元裂縫?”

    他輕聲呢喃著。

    白窟開啟時間,著實出乎了他的意料。

    但也就僅此罷了。

    天道畢竟是天道,這等場麵,可以震嚇住底下的所有人。

    獨獨他,無所畏懼。

    隻要是用莽力可以解決的東西,他信,絕不會怕。

    “天道,畢竟也隻是天道。”

    “而我,已斬道成功!”

    一揚胸,雙手往後一放,信整個人暴露在虛空裂紋那恐怖吸力之下。

    然而,他巍然不動。

    天地道韻化作數十丈的巨大光能,頃刻籠罩了信後放的手,繼而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下。

    信的光手,插入了被吸裂開的界域巨口之中。

    “轟!”

    一個閉合。

    那被撕開的界域之口,被光手扯閉。

    這一聲炸響,徐小受直接聽得頭皮發麻。

    “斬道?”

    完全用道韻氣息,輔之以靈元,便可以輕易抗衡如此天地偉力的。

    不是斬道,還能是甚?

    “嗯。”

    辛咕咕凝重著麵色,微微點頭。

    這就是紅衣!

    這就是鬼獸、乃至鬼獸寄體,最大的天敵!

    一旦成長得慢了,遇到這等存在,下場,不外乎身死道消!

    木子汐同樣在一側歎為觀止。

    可以說,僅僅這一幕,便是讓得目視之人,感覺這一趟沒有白來。

    斬道之威,恐怖如斯!

    而這,也僅僅隻是天空之上,那一襲紅衣所展露實力的,冰山一角。

    “信爺……”

    地麵之上,一個負著大長劍的年輕紅衣目睹這一切,眸中同樣有著震撼之色。

    一人之力,抗衡天道。

    大丈夫,不外乎如此!

    雖說信爺確實有些頭腦簡單,但四肢發達到一定程度,著實是不再過多需要頭腦這類東西啦。

    “嗡——”

    僥幸得救的眾人還未驚歎完畢,又是一道大的光幕籠罩了上方。

    這一下,不是包裹界域,而是將整個八宮裏,盡皆給保護了起來。

    “諸位。”

    一道清亮的女聲響徹四方。

    蘭靈飛上了高空,飄蕩的紅袍將一身平平無奇的身段完全遮蓋,反添幾分神秘。

    她望著下方的人潮,麵容冷淡,紅唇輕啟。

    “白窟開放。”

    “異次元空間的凶險,諸位盡知。”

    “誕生過鬼獸的異次元空間,凶險係數更加是難以預料。”

    “所以,方才那些個還沒有準備好的人,已經不建議你們進去了。”

    木子汐在下方聽得小臉一紅。

    她是屬於沒準備好的人嗎?

    不是……的吧!

    那隻是一個意外。

    意外發生得太快了,她沒反應過來用小樹樹自救而已。

    沒有徐小受,自己肯定也可以的。

    “我已經是個成熟的上靈境了。”木子汐自我安慰。

    蘭靈說完停頓了一陣。

    本來這些話,大家夥定然是聽過了,自己沒必要講。

    但看著這麽多菜鳥一心向死,輕動了惻隱之心的她,終究還是沒能忍住。

    但她也不長篇大論,幾句勸完,見眾人依舊不為所動,立馬進入了正題。

    “所有擁有玲瓏石的人,即刻到光束下方的傳送陣,準備進場!”

    纖手一指下方。

    地底之下,適時便是躥升上來一道紫色的光束。

    這一刻,所有人的視線都是被奪走了注意。

    徐小受“感知”鎖定,能看到光束的下方,一道璀璨繁紋覆蓋的巨大靈陣呈現。

    那裏頭靈紋的精密複雜程度,即便是他已經有著“紡織精通”的宗師基礎,一眼過去,依舊頭暈目眩。

    “大工程。”

    涉及到空間,特別還是空間傳送,尤其要注重安全性能的跨次元空間傳送。

    已經遠遠不是徐小受那種隨手數百道靈紋就可以勾勒的聚靈陣那麽簡單的了。

    突然的,他又想起了葉小天。

    一個僅憑一己之力,便是可以在崩亂情況下,依舊強行撕開異次元空間大門,還構築了極盡穩固空間通道的超強男人。

    回過神來。

    光束下方那一片寬廣有如足球場的傳送靈陣,徐小受隻看一眼,便能瞧出不下數千萬道的靈紋。

    “靈陣師嗎?”

    徐小受能一眼看出虛空之上那個女紅衣身上各式各樣的防禦靈陣紋路。

    顯然,這人很怕死。

    徐小受深深的思索了起來。

    “這女紅衣,為什麽還可以有這麽多頭發?”

    “明明……”

    徐小受看向一側已經回過心力,護在女紅衣身側的光頭男子。

    明明這貨,才更像是個大靈陣師呀!

    但“感知”再是一個推進,徐小受看到了精瓷白膚的女紅衣眼眶外那一圈壓不住的黑色。

    頓時心底有了安慰。

    “第二個經常熬夜的家夥……”

    ……

    “走?”

    辛咕咕撇頭問道。

    不知不覺中,哪怕是實力最強的他,在這個隊伍中,也將徐小受給當成了主心骨。

    畢竟,隻堪堪是方才那一波價值七千萬的交易,他可能便是要花費一生的精力,才能勉強無憂實現。

    腦子這玩意,真的是看命呢!

    “等等。”

    徐小受舉手示意眾人止步。

    他此次出門,費了大勁給自己套上這麽多層衣服,連草笠都上了。

    為的是什麽?

    獨狼!

    說白了,徐小受不想要去搶那二隊的領隊。

    白窟,沒有規則!

    這是一個可以讓自己完全釋放戰力的地方。

    一旦被熟人束縛住,他可能又要畏手畏腳了。

    所以,他的身份可以被其他無關緊要的陌生人給認出來,如魚知溫,程星儲之流。

    但饒音音那姑娘,決計是不可以識得自己的。

    嚴格意義上講,上次偷……不小心看到了這姑娘出浴,是他徐小受一生的汙點。

    因為他被敲詐了一枚王座丹。

    那個時候他還不是很清楚王座丹的價值。

    但現在。

    “嗬嗬,王座,四品丹藥,她也真敢開口呀!”

    徐小受就納悶了,自己當時應該死纏爛打,也要將這玩意給賴掉才對。

    可惜了。

    心虛在前。

    “這一下過去,妥妥的要被牽製住。”

    “所以,帶小屁孩曆練的事情給他們。”

    “我的使命……”

    徐小受想到了有四劍,腦門又有些隱隱作痛了。

    “再說吧,我的使命,也隻是玩玩而已。”

    “順便找個試煉之地,賺取被動值。”

    “有四劍,不必強求。”

    他安靜等待著。

    “感知”看到了許多人在天地大靈陣的保護之下,總算是走出了客棧的結界,前赴傳送靈陣。

    很多熟人。

    羅青狼、魚知溫的隊伍。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