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庚字卷 第一百四十二節 揚長避短,比較優勢(第四更!)(1/4)

作者:瑞根字數:6876更新時間:2021-06-11 14:30:16

    就在賈府裏邊為著馮紫英受傷引發各種意想不到的紛爭時,馮紫英卻是陪著剛和朱誌仁談完話的柴恪說著閑話。

    點驗結束,薊鎮對京營六萬大軍的整肅清理正在緊鑼密鼓的推進,按照預計兩三個月內就要徹底對這支軍隊進行整編,使之成為新京營。

    楊肇基和賀虎臣都獲得了柴恪和袁可立的認可,如無意外,都能獲得一個遊擊的身份,這對於楊肇基和賀虎臣來說,都堪稱一個質的飛躍,從基層武官一躍成為中級武將,具備了真正執掌一部的身份,而且關鍵在於下一步,他們甚至可能有機會以遊擊身份執掌兩部乃至更多的兵力。

    在點驗結束之後,柴恪和袁可立二人又沿著邊牆,從從三屯營經太平寨、建昌營、燕河營、台頭營一直到石門營,最後抵達山海關視察。

    作為兵部左侍郎,柴恪做事極為認真,薊鎮這一次受創不輕,他當然要實地查探一番,看看薊鎮現狀,尤其是作為遼東咽喉的山海關更是必看之地。

    馮紫英自然不會陪著柴恪一路行去,而是直接去了榆關港,在榆關港候著柴恪到來,視察完榆關港之後才一路返回盧龍。

    “皇上和京中一些士紳都對此次順天府的表現很不滿意,吳道南這個甩手掌櫃當得好啊,連帶著梅之燁也都受了牽連。”

    梅家是湖廣望族,梅之煥是元熙三十九年進士,而且也是庶吉士,被柴恪視為湖廣士人中生代的中堅人物,相比之下其族兄梅之燁就要遜色不少,但畢竟都還是湖廣士人。

    柴恪的話讓馮紫英有些好奇,略一思索之後才道:“朱大人和梅家也算是有些淵源,對了柴大人也是啊,……”

    柴恪笑著搖頭,“我和梅之燁沒什麽交情,但是其族弟梅之煥頗有才幹,為人正直,現在在禮部擔任員外郎。”

    柴恪不評價梅之燁,其實也就是一種變相的評價,馮紫英笑了笑,“吳大人不喜俗務這是公認的,但是隻要府丞和治中、通判以及推官這些人選選好了,也都沒什麽大礙,順天府的通判職責重大,吏部給了四到六個定額,也就是考慮到順天府非比一般府,……”

    “順天府丞出缺快半年了,這也是此次流民事宜處理拖延的緣故。”柴恪沒有掩蓋什麽,“梅之燁做事過於古板拘泥,不知靈活變通,效率不高,下邊縣裏反映也不太好,不過他是翰林院出身,文才甚佳,在京中士林名氣也不小,所以……”

    馮紫英聳聳肩,一臉無所謂,“看來還是有文采好啊,便是做事不得力,也能有這個理由遮掩,隻可惜苦了小民百姓,他們可不能靠念兩首詩或者讀幾篇賦就能填飽肚子,……”

    “你啊你,這張嘴是真不饒人,梅之燁也沒有那麽差,……”柴恪大笑了起來,馮紫英也微笑不語。

    馮紫英便陪著柴恪沿著城南外的灤河而行,這裏是灤河在盧龍風景最佳所在,隻不過現在大雪皚皚,灤河封凍,兩人便沿著河岸邊上漫步。

    “這裏便是李廣射虎所在的射虎石了,林暗草驚風,將軍夜引弓,平明尋白羽,沒在石棱中。”馮紫英作為地主也替柴恪介紹,“當年李廣出任右北平太守,據說打獵到這裏,風吹草動,誤以為草中巨石為老虎,便要引弓怒射,箭入石中,天明一看,再來射一箭,便射不進去了,可見人在緊急狀態下的潛力有多大,……”

    盧龍城南灤河岸邊有虎頭石,

    “怎麽,紫英,你想表達什麽?永平府在緊急情況下也能有所表現,還是說遷安之戰是迫於無奈之下的困獸猶鬥?”柴恪下意識的把馮紫英所言和當下局麵聯係起來了,“又或者覺得順天府這是養尊處優慣了,還沒有逼到絕境?”

    “柴大人,您這想多了,我就是純粹有感而發,哪裏有那麽多聯想?”馮紫英趕緊擺手,“順天府那邊,要以我的看法,人口其實並不算多,但是北部州縣的治理上還是有些懈怠,否則不至於如此多的流民四散流竄,當然,從永平府的角度來說,我並不拒絕,哪怕前期會有許多困難,但是對於永平府現在要全力打造冶鐵、燒炭、製鐵和水泥這些產業來說,在本地民眾還難以用起來的情況下,外來流民其實反而是一種資源了,……”

    馮紫英的坦率讓柴恪更為肯定,“紫英,看來你是認定你的這種方 &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