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七百七十五章 忙碌的窗台(1/3)

作者:九天飛流字數:4116更新時間:2020-11-22 07:30:22

    蓮白立刻表現地十分惶恐,她將托盤放在了桌上,立刻屈膝行禮,“這?奴婢怎麽敢?隻是怕他對大人不利,因此才多嘴問了一聲,是奴婢僭越了!”

    杜塵瀾揚了揚眉,之後便將注意力放在了托盤中的甜白瓷的小碗上,“這是何物?”

    這不是他的丫頭,等上個把月,他就得將人還回去,自然不必越俎代庖,替別人家管教下人。

    “是酸梅湯!天氣酷熱,奴婢便想著給大人煮上兩碗,給您解解暑氣!之前還放在井裏頭鎮著呢!這會兒正涼著,您快喝!”見杜塵瀾揭過此事,蓮白也識趣地沒再提,臉上立刻掛了幾分笑意。

    世子爺可是吩咐過,得好好伺候杜大人,若是惹了大人不快,回去拿她是問。

    “有心了!不過這裏是江家,注意咱們的身份,在離開之前,不可以大人稱呼!”

    夜半,杜塵瀾坐在床上修煉,能恢複一點是一點。

    想起空間內的錦盒,他想將其拿出來再次查看,正準備行動之時,卻聽得窗戶發出一聲細微的響動。

    他立刻警覺地看向窗戶,右手將枕頭上下的匕首抓住,透過朦朧的帳幔,一瞬不瞬地盯著窗戶。

    窗戶被輕輕打開,一道黑影躡手躡腳地從窗外跳進了屋內。杜塵瀾的心提了起來,此人夜半闖入他的房中,看那輕巧的動作,應該武藝不錯。

    在豆大的燭光之下,黑衣人先是將屋內打量了一番,而後將目光定在了帳幔上。

    杜塵瀾仔細觀察著對方的身形和動作,他覺得此人有些眼熟。思忖了片刻,待對方往這邊走來,他輕哼了一聲,拿著匕首的手放鬆了不少。

    黑衣人腳下一頓,動作倒也不如剛才那般小心翼翼了。

    “這深更半夜的,你還不睡?”慵懶的聲音響起,來人走到床邊拉過一張圓凳坐下。

    “你不也沒睡嗎?不是說被人監視著一舉一動?我看你倒是挺自由!”杜塵瀾冷笑了一聲,將匕首塞在了枕頭底下。

    “你還真是沒良心,不是為了給你傳消息來,我會冒險出來?”萬煜銘上前,一把撩開帳幔,他可沒有和人隔著帳幔說話的習慣。

    猛一拉開帳幔,萬煜銘發現杜塵瀾正盤腿坐在床上,對習武者來說,這並不奇怪。奇怪的是,杜塵瀾竟然著女子的衣裙坐在床上。

    萬煜銘隨之一愣,隨即忍住笑意,道:“聽說你今日去見江家的長輩了?沒露出馬腳吧?”

    這不是廢話嗎?杜塵瀾翻了個白眼,“露出馬腳我還能在這兒?說吧!可是查到了些什麽?”

    萬煜銘的目光掃過杜塵瀾脖頸間的小立領,隨後竟然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離這麽近作甚?還嫌不夠熱?”杜塵瀾見狀隻得往床裏邊挪了挪,卻不想對方索性躺到了床上。

    “我應付了那些人一天,累得慌!”萬煜銘低沉的聲音響起,索性閉上雙眼,竟然不再言語。

    “我明日過後應該會挪去莊子上,待在江家十分不便,我裝不了這麽久!”杜塵瀾將自己的打算和萬煜銘說了,之後他們還得聯係。

    “也好!這江家雖不是大戶人家,但院牆倒是不矮!”萬煜銘似乎聞到了一股傾城香的香味,不禁有些疑惑。

    這江家也喜歡熏傾城香嗎?他轉頭看了一眼杜塵瀾,卻發現對方正在垂眼看他。這一刻,他突然覺得有些歲月靜好。

    或許,不要權勢,有這樣一個知己好友,閑看庭前花開花落,遊觀天外雲卷雲舒,這樣便已足夠!

    杜塵瀾正要說話,卻聽得窗外又傳來細微的響動,他頓時雙目一凝!

    萬煜銘動作極快,隻見他立刻將帳幔放下,自己也跟著躲進帳幔之內,而後抓著杜塵瀾的手往後躲,並且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把匕首。

    杜塵瀾來不及多思,也立刻拿出枕頭下的匕首,再次看向今晚那不肯消停的窗戶。

    窗戶再次被輕輕打開,又是一名黑衣人,先是蹲在窗台上,並不動彈。杜塵瀾覺得他正在觀察這屋內,此人十分謹慎。

    杜塵瀾盡量放緩自己的呼吸,他怕自己急促的呼吸會驚擾到對方。

    許是沒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