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781章 艦隊南下2(1/3)

作者:鷹隼展翅字數:6750更新時間:2021-01-09 17:45:08

    海鮮艦隊南下不僅僅在中國,在全世界都引起了不小的震動。

    中國各個派係的政治勢力一個個都懵了。我日了,土八路兩年前還隻是一群小米加步槍的泥腿子,讓日軍一個大掃蕩殺得屍骨盈野,很多根據地被壓縮到一槍就能打穿的地步,當時很多人都以為八路軍要完蛋了,怎麽才短短兩年,人家要飛機有飛機,要大炮有大炮,拉起了百萬武裝到牙齒的大軍將日軍殺得血流成河不說,還連航母編隊都整出來了!?

    這不科學啊!

    有美國記者就此采訪光頭,問他怎麽看,

    光頭麵色非常難看的懟了一句:“我看都不看!”

    對,我看都不看,隻要我不看,這些都是不存在的!

    但美英顯然無法當它不存在。八路軍在華北大決戰中所表現出來的恐怖戰鬥力本身就已經讓他們十分震驚了,現在又來了個雙航母戰鬥群……雖然隻有兩艘航空母艦,這兩艘航空母艦的性能跟美國的埃塞克斯級相比差了一截,相對於美國那多達一百三十多艘航母的恐怖實力而言根本就不值一提,但是這個雙航母編隊跨越萬裏海疆出現在南海,這本身就是一個值得警惕的信號,它意味著中國有海無防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列強的戰艦可以在中國的海岸線外肆意耀武揚威的時代也將一去不複返。

    丘吉爾對此就提出了異議,在外交場合公開質疑:“中國在國內戰事吃僅的時候將僅有的兩艘具備戰鬥力的航母派往海外,到底是作何考慮?如果僅僅是為了支援南中國戰場的國民政府軍,隻需要把它們開到珠江口或者欽州灣就可以了,有必要開到北部灣來嗎?”

    對於這個死胖子的質疑,八路軍方麵不予理睬,倒是光頭懟回去了一句:

    “什麽時候英國有權插手東方戰場的作戰指揮了?”

    言下之意就是越南也屬於東方戰場,中國的軍艦愛開到哪就開到哪,關你屁事!

    呃,別多想,光頭那純粹就是看丘胖子不爽,故意懟他的而已。這幾年來他可沒少受這個死胖子的氣,尤其是在遠征緬甸這一大事上,完全讓丘胖子當猴子耍,心裏能沒有怨氣?現在有機會甩臉色給英國看了,他當然不會過樣的好機會!

    果然,丘胖子給噎得說不出話來,麵色鐵青。

    美國出於盡早結束這場戰事,好享受勝利果實的考慮,倒沒有陰陽怪氣,相反還主動提出可以向海鮮艦隊提供油料和彈藥補給,這些東西美軍有的是。對於這樣的好事,八路軍自然不會拒絕,於是,海鮮艦隊抵達北部灣的第二天,就有數艘滿載著油料和航空炸彈的補給艦從呂宋出發,前往北部灣與他們會合了。

    此時正值越南旱季,天氣晴朗,幹燥少雨,正是空襲的大好時機,海鮮艦隊自然不會浪費老天爺給予的大好良機,稍作休整便向越南的鐵路和公路發動猛烈的空襲。

    首先遭殃的是中越邊境的橋梁與隧道。

    負責摧毀隧道的是火鳳凰轟炸機。這種滿油彈起飛重量達到十幾噸的轟炸機塊頭實在太大了,八路軍海軍將鋸齒沙號和逆戟鯨號航母艦載機的數量壓縮再壓縮,從原本的七十二架常用加十二架備用壓縮到四十八架常用加八架備用,也隻是勉強塞下了十二架。調整後的艦載機配置分別是三十六架普卡拉攻擊機和十二架火鳳凰轟炸機,此外還有一架預警直升機、一架反潛直升機和兩架多用途運輸機,再加上八架備用的戰機,就把機庫塞得滿當當的了。如果不要火鳳凰轟炸機,估計至少能再塞二十來架普卡拉攻擊機。不過,不要火鳳凰轟炸機是不可能的,這可是一次能載彈六噸的狠角色,炸起日軍來那叫一個狠,海軍寧可少帶普卡拉攻擊機都要多帶幾架火鳳凰轟炸機!

    現在這些可怕的鳳凰就滿載著威力巨大的炸彈,兩架一組出現在越南北部的天空中,那那些法國殖民當局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鑿通的隧道投下一枚枚重達兩噸的鑽地炸彈。鑽地炸彈憑借恐怖的動能鑽透了十幾米甚至二十幾米厚的岩石和土層,然後就是地動山搖,遭到轟炸的隧道幾乎無一例外,全部坍塌,原本十萬火急地往廣西邊境輸送人員和物資的列車無可奈何地停了下來。

    負責攻擊橋梁的則是普卡拉攻擊機。對於普卡拉攻擊機飛行員來說,這是再輕鬆不過的事情了,雖然日軍防空部隊高射炮和高射機槍拚命開火,把天空打成了紫紅色,但對他們來說沒什麽卵用,裝有激光瞄準吊籃的機組負責照射激光,滿載炸彈的機組在一兩千米高度隔著數千米的距離投下激光製導炸彈,聲聲巨響中,那些橫跨江河的橋梁紛紛在大爆炸中轟然倒塌,消失在滾滾激流之中。

    針對公路的轟炸……

    哦,海鮮們表示懶得浪費炸彈,直接用重磅炸彈炸開十幾座大水庫,讓水庫裏的水傾泄而下,在通往廣西邊境的公路上製造出一個個連綿一兩千米甚至數千米的水障,把公路都給泡在了水裏。

    幾輪轟炸下來,越南北部的鐵路、公路運輸係統幾乎全部癱瘓。日軍急紅了眼,抓了大批越南青壯,夜以繼日地搶修,但他們搶修的速度永遠也不及炸彈落下來的快,輸送到前線的物資數量急劇減少,正在廣西作戰的日軍很快就陷入了極度困難之中。一位師團長在給國內的同僚發電報時發牢騷:

    “中國人的轟炸機沒日沒夜地轟炸我們的鐵路和公路,那些非常重要的橋梁總是處於修好一段就被炸掉一段的狀態中,壓根就沒有通車的時候……工兵們在努力搭建浮橋,但結果也是一樣的,每次等他們搭得差不多了,轟炸機就會殺到,投下一種可怕的、連鋼鐵都能生生燒成鐵水的燃燒彈,把整道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