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七百六十三章 白鹿原授首投誠(1/4)

作者:夜懷空字數:5756更新時間:2020-12-12 23:53:11

    李歸仁的單飛脫逃讓張通儒和孫孝哲陷入到絕境中,兩人所率領的全是疲憊不堪的步卒,如何能夠抵擋李嗣業的進攻。

    為了活命他們隻能仿效李歸仁,棄車保帥留下一個營的兵力抵擋斷後,臨危受命的中郎將單膝跪地,話語真摯喉嚨哽咽:“張留守,孫將軍,卑職受兩位將軍大恩,怎敢不效死相報,隻要忠武營還活著一個人,定然不會讓河西軍前進半步!”

    “好,快請起,我回到範陽,定會照顧將軍的家小。”

    孫孝哲安排好替死鬼之後,立刻催趕著軍卒們上路。誰知這位中郎將掉頭後直接投降了李嗣業。

    “罪將參見西涼郡王,我願將功折過為郡王先導,抄近路圍堵叛軍!”

    李嗣業點點頭,對身旁眾將吩咐道:“給他換一匹馬,引路追擊張通儒。段秀實,你率瀚海軍迂回到藍田縣,堵截包抄叛軍。”

    ……

    孫孝哲帶兵進入藍田縣區域不久,前方探路的隊伍迅速折返回來,隊正單膝跪地驚慌道:“將軍,大事不好!李嗣業的瀚海軍已經攔阻在前方。”

    這時又有一名探馬來報,單膝跪地:“孫將軍!李嗣業的飛虎騎已經從三麵朝藍田包抄而來。”

    “什麽!”孫孝哲頓時捶胸頓足哀嚎:“什麽!狗日的,狗娘養的混蛋投敵了!老子還沒活夠!”

    張通儒也高聲喟歎:“難道你我今日竟要喪與此地嗎!”

    他突然又扭頭問:“這是什麽地方?”

    一名將領上前說道:“啟稟張留守,這裏是藍田縣的灞上,又叫白鹿原,此地地勢略高,可以防守。”

    他頹廢地緩緩坐倒在地,無奈說道:“如今將士皆已疲憊,已經不堪再戰,如何固守?”

    將領回答道:“西北有一處高地,乃是白鹿原上的炮裏原的製高點,四麵皆為傾斜坡和雨水衝刷出來的溝壑,騎兵仰攻處在劣勢,隻要防守得當,任他千軍萬馬也攻不下來。”

    孫孝哲在一旁連忙補充:“對,對,趕緊到高地上結陣!”

    叛軍一萬五千人撤退到炮裏原上結成了四麵方陣,將孫孝哲的幾車財物和女眷圍在中央。此時原上北風蕭瑟,叛軍士兵大多衣甲單薄,站在冷風中瑟瑟發抖。

    李嗣業與臧希液率領飛虎騎將這片高地圍住三麵,段秀實率瀚海軍將北麵圍住,卻並不著急進攻,隻在坡下等待。

    ……

    孫孝哲鑽進兩馬駕車的厚板墨車車廂中,裏麵圍坐著三四個姿色豔麗的女子,見到孫惡鬼進入,都瑟縮地躲到後廂部,隻有一名宗室女子低頭望著車廂板,仿佛無動於衷。

    孫惡鬼唾了一口罵道:“都給老子消停點!你和你過來,把衣服脫了!”

    片刻之後……

    孫孝哲重新披上衣服,係好袍帶捏著其中一女子的下巴說:“這可能是我這輩子最後一次了,老子帶不走的東西,也不能把它留給唐軍!你別這樣看我,你以為我不殺你就能活下來嗎?身為宗室女子,清白被我這個叛賊玷汙,有辱李唐皇家威嚴,你就算活著回到長安,也會落得個被賜死的下場。”

    他從懷中掏出淬毒的短刀,輕輕地抵在了女子的肌膚上,嘿嘿冷笑道:“真舍不得下手啊。”

    片刻之後,孫孝哲從車廂裏爬出來,用腳底板搓了搓腳上的血跡。

    這時有三名將領前來找他,皆凍得嘴唇烏青,跪在地上叉手說道:“孫將軍,將士饑寒交迫,昨晚在寒風中已經凍斃了七人,如今多半連刀槍都拿不穩,還請孫將軍可憐我們則個,給大家想個別的生路吧。”

    孫孝哲吊起三角眼凶光暗懾,三名將領膽寒地後退了半步,他隨即寬和地笑著問道:“問過張通儒了嗎?”

    “我們已問過了,張留守說他不敢自專,讓我們來問你。”

    “哦,是這樣啊,”他手指搓著嘴角的黑髭,低頭對帶頭的將領問道:“你們說的別的生路,是不是投降啊?”

    將領沒有聽出他話中的陰陽怪氣,低頭叉手道:“如今抵抗已經毫無意義,倒不如先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