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最好的生日祝福(1/5)

作者:愛克斯本特字數:0更新時間:

    .

    【任務簡報】

    ‘賺家’表示過生日咯!但在此,指揮官,我們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她或許是你命中注定的對象。——|\\Local\\Artificial-Intelligence\\Expert

    .

    【以下為正文:

    【2558年1月11日

    “很抱歉,孩子,我想我不能陪你過生日了。”

    眼前的長輩一臉歉意,他語重心長地將這句話說出來,這,倒是讓維斯特有些不好受。

    “可是,這艘戰艦上麵的人,他們看我的眼神很可怕,對我非常冷淡!感覺,感覺……”

    無助的向著吳深海準將訴說著自己內心的恐懼,她怕這位將軍一走,自己就成了籠中之鳥。那些人,她根本對付不了。

    “不要去管他們的眼神,孩子,也不要理會他們的說法是對是錯。”女孩子柔弱的站在自己身前,她已經是二十一歲,也不小了,“這艘船,既然科瑞克把她交給了你,那麽你就是她的主人。而上麵的這些人,都將會為你盡忠盡責。你要是垂頭喪氣或是膽小怕事,他們當然會對這位新任艦長感到不滿。”

    “可我隻是個代理艦長,隻是個擺設…”她依然無精打采,微弱無力的語氣,讓自己都感覺那是不可能勝任的。

    “別這樣說,孩子。”吳深海製止了她繼續說下去,這種話很不提氣,“當你踏上了這條船,接受了作為代理艦長的使命,你,就是她的艦長!沒人能違抗你的命令,也沒人敢去阻撓你,除了你自己。”

    “可是…”她還想繼續反駁,如此的現實,和她想的完全不同,那不是自己的理想!

    “相信我!維斯特·海特·凱瑞迪特。如果你自己都不認同自己,別人為什麽又要看得起你?”

    別人為什麽要看得起你?為什麽又要看得起你!

    就像是在山穀高聲呼喊的感覺,那老者的聲音在耳邊不斷地回響,震擊著維斯特的心靈。

    吳深海慈愛可親的麵容反反複複在大腦中顯現著,他回故鄉之前對自己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詞,每一個字!她聽得,都是清清楚楚。她也明白,接下來的事情,自己馬上,不,自己現在就是一位艦長,一位代理艦長。想當年自己在那陌生的城市中許下願望指揮一艘非常大的艦船,如今實現了。可她現在才感覺到,這並不好玩。他們那帶有嘲諷的空洞眼神,簡直可以讓你窒息!而維斯特的雙眼,雖然也見過殘酷的戰鬥,並拿起武器對著敵人開火,但她依然無法鬥過這些身經百戰的艦船官員,尤其是艦橋上麵的那些新來的官員。

    她把床頭的燈打開,看了看四周,還是那麽冷清。

    自從自己來到這個高科技的世界,就沒怎麽好受過。來的第一天,還記得那個火堆,啊,fac.k它!那玩意給自己嚇得都快瘋了,身體纖弱的自己隻好躲進一個小屋中避難。到最後,要不是還記得師傅教給自己招數,召喚了一個亡靈戰士,來幫自己找吃的,很難想象沒有了他,還能不能活下去。

    把藍色的被子往上蓋了些,她感覺有點冷。

    之後的那些日子,遇到了科瑞克將軍的手下,僥幸的死裏逃生。來到這艘飛船後,或許自己運氣好吧?認識了追夢和他妹妹薩妮娜,當時沒有他的話,自己還不說英語,更別提如何繼續好好活著的問題。那時候,真的很溫馨,三個人在一起玩耍吃飯,自己還搶了追夢初吻,因為那孩子給人感覺真的很好,他很關心別人。之後,由於星盟殘餘勢力不穩定,讓一顆星球上的明星級人物,初音未來,編號貌似是52521的機器少女,來到了這艘船上。三個人果斷找大明星要簽名,結果,初音未來竟然提出幫她躲藏的事情。

    想到這裏,身體溫度高了一點的維斯特,用被子把自己的頭蒙起來。細聽的話,可以聽到裏麵的笑聲。但過了一兩分鍾,她把被子掀開,呼出一口氣。

    四個人把那公司人耍得團團轉,這要感謝愛娜這位富有同情心的人工智能,和愛克斯本特這位軍情局特工。沒有她們兩個的幫助,估計初音有未來的大冒險就消失了。說起來,愛娜這位艦載人工智能對自己真不錯,經常給自己指路,教自己好多東西,搶追夢初吻的事情,還是她鼓勵的……再來,說說特工女士。這位軍情局的成員,簡直可以用神機妙算來形容,而且她的雙眼就像兩把雪白鋒利的刀刃,那公司人員見了都害怕。那一身不知道哪裏找來的地獄傘兵盔甲,上麵有著骷髏頭,還寫著瘋狂一詞。那工作人員,沒問幾句話,她就把手槍扔給了對方,告訴他們不相信ODST的話,可以開槍來試試,發現人了開槍打死自己,沒發現人自己打死他們。那氣勢!太霸道了!一個人給一幫子人嚇了回去,那場麵自己至今還記得。

    想想這些經曆,真是有趣,讓人懷念!

    可惜的是,追夢、薩妮娜、初音未來,全都和未來科技走了,把自己丟下…把自己扔掉…把自己忽略!把自己拋棄!把自己…

    讓自己孤苦伶仃的在這裏呆著,這,這一呆,身邊死人無數,那麽多人簡直就像被星盟屠殺,戰艦差點被毀,自己也差點…

    如果沒有追夢的父親,或許,那個人,就是自己了…

    淡淡的傷感,來源於內心。

    她的小手按住被簷,往上輕輕的拉動一下,好蓋住自己脖子,甚至是臉蛋。

    她很怕,她真的很害怕,這回沒有人來陪自己,沒有人,沒有人…

    “真是好可愛!”

    “這是……”

    順著那甜美的聲音看去,那身穿女騎士的戰甲,腰別星空之耀的女孩,正用纖細的雙手,輕輕地摸著自己的臉龐。等待維斯特醒來之後,長發女孩又彎下身子,親吻了她的臉頰。那種真實感,讓她迫不及待地握住了她的手臂,然後興奮地起身抱住了女孩,嗚嗚的大哭了起來。

    “瑞娃姐姐!”眼前的女孩還是那樣溫柔,還是那樣美麗,還是那樣的關心自己。

    她也摟住了維斯特,右手撫摸著維斯特的腦袋。

    “姐姐!姐姐,不要把我丟下!我不想一個人在這裏…嗚嗚嗚!”嗚咽的哭泣著,她的頭埋進了被稱作瑞娃的胸部中。

    “我的妹妹,我一直都沒有丟下你。”被維斯特緊緊抱住的她,也深深地接受這親人的愛。

    “可你是並沒有在我身…..”抬起頭來,看向那紅色的雙眼,她想要訴說自己的痛楚,但修長的手指,製止了她的發言。

    “我就在你的身邊,凱瑞蒂特。”隨著話聲落下,瑞把頭向前靠近了女孩的臉蛋,她放在女孩嘴上的手指也不失時機的移開,然後……

    淚水,從維斯特的眼眶中不斷流下,可憐的孩子,在這裏呆了五年了,這是第二次她認為最溫暖的親吻。她喜歡這樣的親密,喜歡這樣的擁抱,喜歡這樣的真實。她甚至不願意再和這位姐姐分開,哪怕就這樣一直親吻下去,她也要死死地抱緊她。即使是一秒鍾,都不願分離。

    停止了親吻,鬆開嘴的瑞娃發現維斯特竟然向前一靠,把舌頭伸了進去。

    再次感覺到女孩的不舍之情,此時的心靈感覺無比的欣慰。而維斯特,也同樣被這幸福安慰到了心裏。

    兩個女孩的臉頰微微地映照出紅暈,而在這羞紅的臉蛋上,浪漫的眼神,讓人無法拒絕。

    “瑞娃姐姐,還和…”小女孩有些膽怯,害怕眼前的東西瞬間消失掉。

    “以前一樣。”勇氣,也可以是被人所賜的,正如這樣。

    “姐姐,哪裏…”胸部被那隻熟悉的右手摸到,維斯特感覺自己的心,都被她拿到。

    “一起睡吧!我的女朋友。”

    自己的身體因為瑞娃的力量,被壓在了床上,而她很開心這樣,能和自己心愛的姐姐在一起。

    “我是你的姐姐,你是我的責任。”

    這世界上,要說什麽是最浪漫的話,莫過於在你寒冷的時候,心愛的人給你披上一件熱衣;在你困惑的時候,親愛的人給你排憂解難;在你離別的時候,最愛的人給你深沉一吻;這也就是,在你最需要的時候,為你雪中送炭。這種浪漫,就是幸福。世界上沒有什麽,能比幸福,更讓人喜歡。

    現在的維斯特,已經看到了幸福的降臨,聽到了幸福的聲音,摸到了幸福的柔嫩,聞到了幸福的香味,嚐到了幸福的甜美!

    她,感覺到了,她的直覺告訴她,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實的。再也不用擔驚受怕,再也不用孤身一人,再也不用…被人拋棄!

    “姐姐,”她停頓了下,稍稍地喘了口氣,說道,“我,我好滿足!”

    “嗬嗬,還是那麽可愛。”瑞娃捏了一下維斯特的小鼻子,嘻嘻地笑著。

    溫暖伴隨著兩位小女孩,她們現在並不是那二十多歲的麵孔了,她們回到了過去,回到了那十六十八的年歲。

    “維斯特。”親吻了小女孩的額頭,隨之而來的是平靜地呼出了女孩子的名字。

    “在!偉大的聖殿騎士,外加,姐姐大人!”和以前一摸一樣,還是那樣風趣的回答。

    “你真是太萌了!”聽到這句話,幼小的心靈不知怎麽得顫抖了一下,但這次並非感動,而是來源於一個字上。

    瑞娃用左手臂支撐著身體,右手拿出一個精美的盒子來。

    “這是?”她對這個盒子的感覺很奇怪,漂亮的盒子讓她感到詭異。

    “一月十一日。”姐姐說完了這個日期後,女孩的心理又是一緊,好在這次是感動。

    “我的,生日…”她的雙臂抱住了瑞娃的細腰,因為被壓在床上,所以這樣才能抬起頭來,親吻一下照顧自己的姐姐。

    “等一下,維斯特。”精致的長盒子放在維斯特胸口上,蓋子的方向也衝著上麵。

    “這個,要我自己打開嗎?”她好奇地問道,後者則點了點頭。

    小心翼翼的打開了盒子,生怕弄壞了姐姐大人的禮物。

    “這個…”維斯特的眼睛眨了又眨,她很不敢相信,用這個東西做禮物,雖說以前送給過自己一個更大的玩意,“這個不是你的匕首嗎?”

    “在回答你的問題前,我想問問你幾個問題。”沒有急於給出答案,看來她想逗逗自己。

    “誒,問題哦,當然可以,隨便問咯~”小女孩並不在意這些,對她來講別說是問題……

    “到現在為止,你還是處女嗎?”不過話說回來,這個問題的確很出乎自己的想象。

    “是,你剛才不是舔到了嗎?”好奇怪的感覺,真的好奇怪。

    “那麽維斯特,你很喜歡那個追夢嗎?”

    咚!這是心髒在跳躍的聲音!她的問題真的出人意料!

    “我……”不知道該怎麽回答,她也不想去回答這個問題,可是…

    “回答我維斯特!”幾乎沒有停頓,瑞娃的樣子很凶。

    “我…”她感覺自己的淚水都快要流了出來,這,這,這種問題,額,啊!昧著良心說出去吧!反正那家夥走也不和自己打聲招呼,“不喜歡!他是個禽獸!”

    感觸著女孩的呐喊,她靜了一靜,右手將擋住自己雙眼的頭發,向著額頭的左邊捋順。

    “恩,很好。”她滿意的笑了笑,親吻了維斯特的嘴唇,後者這次沒有再去伸出小舌頭。

    “姐姐…”她忽然間感覺身體很是濕潤,還有點粘粘的,不知道怎麽搞的。

    “維斯特,我想,在你的生日中,送上一句祝福。”看著瑞娃的表情,她好像在自言自語,不過維斯特沒聽清楚,“雖然不是謹…”

    “姐…”她不由得打了個哆嗦,因為瑞娃拿出了那把匕首,還添了一下刀刃。

    “維斯特。”感覺,感覺這次叫自己的名字,好恐怖,背後都在冒涼氣。

    “瑞娃姐姐,感覺好冷啊!”她想讓瑞娃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