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八十 陰差陽錯,納蘭楊的畫(1/5)

作者:重生的圓哥字數:0更新時間:

    “哦……哦,對對對,老身想起來今天晚上還沒有用膳呢。”

    王伯這才恍然大悟,連忙改口,邊笑邊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王伯,心如,能不能讓我再多邀請人來一起用膳呢?門外還有幾個叔叔在那裏等候著,他們今天還沒有用膳呢。”

    卿玉打算叫皇普君雲和馬夫來一起用膳,畢竟他們兩個跟著自己奔波了一下午,去了上官府,到現在還沒吃飯,此刻等在外麵,想必也是餓了吧。

    “好啊,人多才好吃,這樣會讓心如想起以前大家在一起其樂融融吃飯的模樣。”

    王心如挺著笑臉,然後伸出筷子,夾了一塊叉燒,放在嘴邊,先是停頓了一會兒後,在卿玉和王伯的注視下,還是慢慢地吃了進去,邊咀嚼邊讚歎道:“還是以前的味道,這叉燒真好吃,和我以前在秋波府裏吃的味道一模一樣。”

    “真是太好了,小姐,好吃您就多吃點吧,對了,卿玉小姐,您趕緊叫君雲公子他們來吃吧,廚房裏還有的是,老身立馬叫他們去準備。”

    王伯話音剛落的時候,忽然覺得有些地方不對勁,似乎自己的稱呼不太對,怎麽回事?感覺自己好像忘記了什麽很重要的事情。

    “恩,我這就去叫他們。”

    卿玉點了點頭,再看了一眼王心如,王心如也是趴著飯,一邊抬起小臉看著卿玉,笑了笑,卿玉寵溺地揉了揉她的頭發,然後就出去了。

    卿玉出了房門,發現皇普君雲正背靠著一顆槐樹,頭望著天空,月色如水,將他那溫潤如墨的氣質凸顯了出來,入了神的他,丹鳳眸透著一股迷離的色彩,引人入勝,要被他那股如神仙般飄渺的氣質給勾了進去一樣。

    “怎麽出來了,裏麵那個丫頭怎麽樣了?”

    皇普君雲聽到了卿玉的腳步聲,收起賞月的心思,偏頭一看,緩緩說道。

    “我相信她會堅強起來的,為了還活著守護在她身邊,默默愛著她的人,也為了她已經死去的父母。”

    聽卿玉這麽一說,皇普君雲就知道裏麵的事情已經辦好了,神秘難測地看著卿玉露出了笑容,看得卿玉渾身不對勁。

    “你怎麽了?這樣看著我笑。”

    卿玉摸了摸自己的臉,莫名其妙地說道,難不成是自己臉上沾了什麽東西?

    “本王突然發現不進去貌似是一個錯誤,本王真想看看連王伯都束手無策,是那裏麵小丫頭最親的人也沒轍,你一個外人進去不過一段時間,隨便開導了一下就讓那丫頭重新振作了起來,玉兒,你說你是不是妖精,會什麽法術?”

    聽完皇普君雲的話,卿玉汗顏,原來是為了這事,還什麽妖精,生氣地說道:“少開我玩笑,心如是個很堅強的女孩子,隻是因為一時打擊太大所以難以承受,她才是一個九歲的小女孩,正是需要父母保護,依賴父母懷抱的時候,如今父母突然離去,不給心如一段時間,她怎麽能夠承受得起來,重新振作,並不是我本事有多大,而是心如這個女孩真的很堅強,君雲,你應該進去見她一下,你才會知道我所說的是真是假。”

    “問世間,自幼失去父母的人不止她一個,堅強的孩子本王見得夠多了,也不差她一個。”

    皇普君雲的語氣忽然變得生硬了起來,卿玉看著他的眼睛,似乎看見了另外一幅光景,一個小孩子那樣倔強的眼神,絕不向現實低頭,咬緊牙根生存下去的眼神。

    那仿佛是自幼失去了父母的幼虎般的眼神,和王心如此時的不同,那個眼神充滿了侵略性和攻擊性,充滿了對世間一切的不信任,讓卿玉不由吞了口唾液,輕聲說道:“君雲,你……怎麽了?”

    “沒什麽。”皇普君雲甩了甩頭,剛才的那種感覺立馬煙消雲散,讓卿玉似乎懷疑自己看錯了,隻見皇普君雲咳嗽了一聲:“話說,你這麽快出來,是要回去了嗎?”

    “啊,不是,心如和王伯正在裏麵打算用晚膳呢,我想你和馬夫還沒有用膳,就想叫你們一起來用膳,心如也希望人多一點比較熱鬧。”

    卿玉也下意識地想要去回避剛才的皇普君雲,不知道為什麽,那樣的皇普君雲讓卿玉感覺到很陌生,甚至有一絲害怕,但是卿玉隱隱能夠感覺到,皇普君雲剛才那副模樣,與他以前的經曆有很大的關係。

    “本王已經叫那個馬夫先去附近的酒家弄點吃的充饑了,現在還沒有回來,那就本王和你一起去吧。”

    皇普君雲甩了甩袖子,然後負著手往王心如的房間走了過去,在皇普君雲從卿玉身旁走過的刹那,卿玉突然出聲道:“君雲。”

    “恩?怎麽了。”

    皇普君雲轉過身子,以高卿玉一個頭的視覺看著下麵的女子,見她那雙眼睛正定定地凝望著自己,也不說話,似乎在確認著什麽東西。

    皇普君雲也不說話,他知道卿玉在找些什麽,但是時機還沒有成熟,皇普君雲還不能夠告訴卿玉以前的事情,所以也就靜靜地等著,兩人視線相交,彼此凝望,連月光都快醉了。

    “好了。”

    卿玉忽然一拍雙掌,歪著頭笑了起來,他還是原來的那個皇普君雲,並不是陌生的。

    “那麽我們進去吧,他們估計都快等急了。”

    皇普君雲笑了笑,然後主動牽起了卿玉的手,往王心如的房間走了過去。

    卿玉看著兩人相握的那兩隻手,感覺一股暖意自掌心傳入了自己的心髒中流淌,仿佛擁有了全世界般的感覺油然而生,不禁將那隻手握得更緊。

    “我們進來了。”

    開門的時候,卿玉還是禮貌地敲了敲門,聽到王心如那歡快的“好”的聲音,卿玉和皇普君雲對視了一眼,然後便推開了門進去了。

    “玉姐姐,你要是不再快點來,我都要吃完了。”

    王心如笑眯眯地說道,見到皇普君雲和卿玉相握的那隻手後,臉上笑意更濃,主動向皇普君雲打招呼:“叔叔好。”

    “為什麽叫她姐姐,叫本王卻是叔叔?這未免太不公平了吧。”

    皇普君雲一下子便冷了臉,自從和卿玉在一起後,皇普君雲是越來越在乎別人對自己年齡評價了,畢竟自己真算起來可是比卿玉大了十歲多!

    “啊,請王爺恕罪,我家小姐年幼,還不懂事,冒犯王爺了。”

    王伯這才察覺到違和感在哪裏,連忙起來,惶恐地說道,甚至想要跪下了,被卿玉伸手扶住,嗔怪地看了一眼皇普君雲:“你這個家夥,凶什麽凶,別嚇到別人了。”

    “咳咳,是我說錯了什麽嗎?對不起,不要讓王伯下跪,要跪就我來跪好了。”

    王心如也是慌張的樣子,看到王伯這麽緊張,甚至要下跪的模樣,就知道是自己闖禍了,此刻坐在椅子上,不敢去看皇普君雲,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咳咳,本王看起來那麽像吃人的妖怪嗎?把你們嚇成這樣,難不成本王身為開國公,連一句玩笑話都開不起來了嗎?弄得你們神經兮兮的。”

    皇普君雲也覺得自己剛才反應過頭了,被卿玉罵了一頓後,也拉不下臉來道歉,隻能放低聲音說道。

    “不過叔叔,您剛才看起來真不是在開玩笑,連心如都被嚇到了。”

    王心如弱弱地說道,這個叔叔雖然長得看起來好帥,但是真的很嚇人,特別剛才冷著臉的時候,簡直將王心如給嚇壞了。

    “心如,別理他,他就是更年期到了,見誰就發作咆哮,發了病等會就好了。”

    卿玉將皇普君雲給踩到穀底了,不顧皇普君雲那幽怨的眼神,犯了錯就該懲罰,誰叫他當初那麽大喊大叫的,真是,人家還是個小姑娘,嚇到了別人都不知道。

    “咳咳,卿玉小……啊,不,王妃,這…。”

    王伯有些惶恐地看著卿玉,卿玉笑了笑:“沒事,繼續用膳吧,至於那個家夥,愛吃不吃,反正餓不死他。”

    “吃,怎麽不吃,本王的身體也不是鐵做的,不吃飯哪裏有力氣。”

    皇普君雲這個時候也是死皮賴臉地坐了下來,順便對王伯輕聲說道:“抱歉,王伯,剛才本王有些激動,嚇到你們了。”

    “沒,王爺您不要責怪我們小姐童言無忌才是。”

    王伯這才知道了皇普君雲的身份是那個傳說中殺人不眨眼的開國公,一時間也是懵了,他怎麽看這個皇普君雲也不像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啊,而且還主動幫助自己查清老爺的命案,還老爺的死一個真相,還有那一天保護卿玉的身影,真人與傳聞比起來,一點都不一樣。

    “哈哈,本王哪裏會責怪呢,小孩子嘛,況且按照年齡來算,本王也真的是要按照叔叔的稱呼了。”

    皇普君雲哈哈一笑,主動夾起菜放到了王心如的碗裏,溫柔地說道:“抱歉,丫頭,剛才嚇到你了,是本王的錯,本王給你賠不是。”

    “這才像話。”卿玉見皇普君雲這個模樣,氣總算是消了不少,如果這個家夥還不道歉的話,看自己不把他給踢出去,免得惹人嫌。

    “叔叔,你真好看。”

    王心如砸吧砸吧地說道,看著皇普君雲,頓時冒了星星眼:“就跟天上的神仙一樣,娘親曾經跟我說過,天上的神仙不是白胡子老爺爺那樣和藹可親,就是像叔叔這樣意氣風發,年輕英俊的美男子。”

    “你娘親真是個說實話的女人,你也是個好孩子,這句話叔叔喜歡聽。”

    皇普君雲伸手摸了摸王心如的腦袋,手腳看起來有些不自然,似乎不怎麽做這樣子的事情,摸了一下子就放手了,然後拿起筷子說道:“吃菜吧,本王肚子都餓了。”

    “好呀,叔叔你嚐嚐這個,我很喜歡吃的。”

    王心如夾起一塊叉燒放到皇普君雲的碗裏,期待地說道,看著皇普君雲夾起那塊叉燒吃了起來,還不住地問道:“怎麽樣,怎麽樣,叔叔,好吃嗎?”

    “恩,好吃,鮮嫩多汁,味道十分不錯。”

    聽皇普君雲這麽一說,王心如也是高興地說道:“是啊是啊,我也很喜歡,叔叔。你再嚐嚐這個,我也很喜歡的。”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