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七十八 分頭行動(第一萬)(1/5)

作者:重生的圓哥字數:0更新時間:

    “我明白了。”

    同樣的道理,寒也跟卿玉講過,此時卿玉也已經十足察覺到了它的危險性,就連寒和皇普君雲都如此重點地挑出這麽一個來講解,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走火入魔,根據以前卿玉看武俠小說的概念,無疑是變成一種“神經病”,無論是誰,隻要靠近都會用自己的武功傷害,喜怒無常,認不清他人,或者變得瘋瘋癲癲,衣衫不整,整天在大街上裸奔的那種。

    “那好,這個你先拿去。”

    皇普君雲從自己的懷中掏出了一本古舊的藍色封麵的書,卿玉接過來一看,上麵沒有名字,挑了挑眉:“這書是?”

    “這就是考驗,一個月內,如果能夠學會書上的輕功,你就合格了。”皇普君雲繼續端起茶杯品著裏麵的龍井,清香悠揚。

    卿玉翻開了書本,發現上麵是一些人體的圖畫,比如那些穴位什麽的,還有文字敘述,但是穴位太多,看得人眼花繚亂,前麵都是一些必備的知識,而到了後麵才找到了輕功的修煉方式,看起來是很普通的輕功,修煉好後,跳起來高度能達到兩三米,大概一層樓的高度。

    “這是考驗人的身體對基礎能力的紮實度嗎?”

    卿玉粗略翻完整本書後,看向皇普君雲問道,皇普君雲點了點頭:“你也可以這麽理解,但不僅僅是考驗人體對基礎能力的紮實度,還有時間內的掌握程度,這也就關乎於人體對武功的天賦和素質了。”

    “我有一個問題,如果一個人雖然不會武功,但是以前做多了身強力壯的活兒,變得很強壯硬朗的那種,那種人是不是通過這樣的考驗更容易一些?”

    聽完卿玉的問題後,皇普君雲抿唇輕笑:“確實,如果身體素質更強的話,當然更加容易通過這樣的考驗,隻要他不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連身體穴位都記不住的那種。”

    “那麽要是他通過了以後,可他的天賦並不是那麽厲害怎麽辦?他剛剛開始能夠通過這個考驗完全是憑借著自己以前做過粗活,比一般人的身體更加強壯而已,並不代表他的領悟能力很強啊?那麽這個測試不就不準確了嗎?”

    卿玉覺得這一點很難以理解,但皇普君雲卻是搖了搖頭:“你錯了,玉兒,你說的那種情況不可能出現,這本書既然是用來測驗人對武功的天賦的,自然已經考慮到了這樣的問題,身體的強壯,如你所言,這是他一直以來幹著活兒修煉出來的,這一點等同於先天條件可以伴隨著他一生,隻要他不偷懶的話,但是如果他的武學天賦並不出眾的話,也是難以在時間的要求內學會這本書上的輕功,每個人都會先天和後天的條件,這一點沒有人能夠取代。”

    “我明白了,身體的強壯總是自己修煉出來的,這一點沒有任何人可以剝奪,因此不論老弱病殘,隻要能夠在規定的時間內學會這本書上的輕功,就能夠測試出他們的武學天賦了吧。”

    卿玉首先確定了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條件,也就是說,這本書上的時間限製和修煉進展是處於絕對的地位,隻要能夠滿足就一定是對武功有極高天賦的人,不存在有任何的虛假。

    “沒錯。”皇普君雲給了卿玉最後的確認,然後看了看桌上的飯菜:“現在已經全部解釋完畢了,還有什麽疑問嗎?”

    “沒有了。”

    卿玉將那本藍皮書收入懷中,等辦完王伯這件事情後,自己就必須趕緊開展修煉這本書上輕功的進程了,雖然卿玉對自己的武學天賦並沒有什麽自信心,但至少爭取要到中等的水平吧,再然後修煉成與自己身體匹配的內功心法,到時候自己就可以減輕皇普君雲很大的負擔了。

    “如果肚子飽了的話,我們就出發吧,你來的路上想好要去哪裏了嗎?上官府,王伯那,還是楊智聰那?”

    皇普君雲說完這番話,卿玉這才想起自己還沒有問皇普君雲呢,差點暈倒。

    “那個,我也還沒考慮清楚,現在是下午的時間了,剩餘的時間我不敢保證能夠在上官府內一口氣解決事情,君雲,你說說,去哪裏比較好?”

    卿玉詢問皇普君雲的意見,皇普君雲沉默了一會兒後,他在思考著,三個人之間要如何安排才能夠最大程度的利益化,畢竟馮青峰那件事情一旦傳出去的話,納蘭嫣然和楊智聰這兩個人恐怕就對自己和卿玉的到來有戒心了,那個時候要想套出什麽有用的證據就很難了。

    “這樣子計劃吧,我們先去上官府,見一見那個納蘭嫣然,或許時機巧的話,楊智聰也會在那裏,王誌曾經說過,上官大人給納蘭嫣然請了楊智聰做她的老師,或許此刻楊智聰就在上官府內教著納蘭嫣然也說不定,到時候就是一箭雙雕了,至於王伯,我們跟他的關係已經是盟友了,晚上再去拜訪也不會有什麽問題的,如果速度夠快,在我們的預料之中的話,今天就能夠將這嫌疑人全部見完。”

    皇普君雲的安排聽起來十分恰當,卿玉沒有任何異議,隻是有一點:“如果楊智聰真的就恰巧在上官府的話,雖然說是很巧,省了我們一番功夫,但是我們必須想辦法讓他和納蘭嫣然分開,如果他們兩個人在一起的話,恐怕也很難問出什麽話來,我們要逐個擊破。”

    “你說的沒錯,等到了上官府再見機行事,我們就先出發吧。”皇普君雲也是覺得卿玉這個提議十分好,便答應了下來,但是一切還是要看實際情況,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的。

    卿玉和皇普君雲拿定主意後便離開了房間,尋了輛馬車,便出了王府往上官府的方向行駛了過去。

    “對了,玉兒,按照本王的估計,那個上官大人恐怕認識本王,畢竟本王現在這張臉。”皇普君雲在馬車上,指了指現在自己的這身皮囊,繼而說道:“已經鬧得滿城皆知了,宴會已經過去了兩天,既然他也是身為朝廷命官,這個事情他應該早有耳聞了,到時候我們還是用王府的人的身份去拜訪吧,瞞著也沒意思。”

    “這樣也好,畢竟按照我們現在掌握的線索和證據推斷,納蘭嫣然和楊智聰合夥殺死了王善人的可能性十分高,如果我們說出我們是為了秋波府的命案而來的,難保不會讓這兩個人起疑心,畢竟其他人都已經被我們將嫌疑降得最低了,沒有做虧心事,所以才會將自己所知道的全盤托出。”

    卿玉表示讚同,如果他們真的說出自己的目的的話,無疑是先送給了納蘭嫣然他們一份警備丸,這樣子的話要將他們兩個分開來問話的話就很困難了,納蘭嫣然不會讓楊智聰擅自行動的,也不知道納蘭嫣然此時知道馮青峰的情況了沒有。

    說起宴會,東方君瀾這個家夥怎麽還沒到王府裏來?不是約好要讓他來王府住的嗎?也沒派人來通知,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卿塵從中作梗壓了下來,自己也不知道情況,還有雲止,那日宴會一別後也再也沒有見到過他,不知道他身體情況好些了沒有,天雲琴的厄運逃過了嗎?

    卿玉看了一眼皇普君雲,但還是沒有問出口,這個家夥對東方君瀾有著莫名其妙的敵意,天生就像個見麵的仇人一樣,問皇普君雲的話,不但有可能問不出什麽,還會讓皇普君雲心裏添堵,還是自己等回府之後問問寒吧,他是皇普君雲的軍師,應該對皇宮的情況很是熟悉的。

    “對了,剛剛我去的那個房間,是你平時睡的?”

    卿玉忽然心血來潮問出了這個問題,著實是剛才自己所看到的房間情況是太過簡單了一點,雖說皇普君雲本身就是個難以猜測的主,但是王府的勢力和財力這麽大,就沒想過奢華一點?

    “不是,本王平時都是睡在書房,那個房間一直以來隻是個裝飾罷了,好了,先別問那麽多,本王繼續淺眠一會,你就拿出那本書先看看吧,在本王將這本書交給你的刹那,一個月的倒計時就開始了,別這麽不慌不忙的。”

    皇普君雲此時閉著眼睛回答道,頭靠著背部的木製的牆壁,看起來真是困了的樣子,卿玉撇了撇嘴,也不敢再去打擾皇普君雲,還是讓他好好休息一下吧,一個月的時間,皇普君雲說的也沒錯,自己也得趕快抓緊了。

    卿玉也掏出了那本藍皮書,從第一頁開始翻閱起來,任何高樓大廈都是從地基開始打起的,既然是基礎,那麽想必未來對自己學習武功有著極大的重要性,就算未來還看不出效果,但確實隱隱發著自己的力度。

    穴位很多,解釋也看得眼花繚亂,好在卿玉早已習慣了這樣的書,想以前自己學習法醫知識的時候,在圖書館裏抱著一本德國字典啃了一大本德國語言的醫學書籍好久,早就練成了淡定自如的本領。

    這穴位雖然複雜,但是比起當初那本醫學書籍好太多了,而且薄了很多,那個時候卿玉都能夠咬牙堅持下去,這次怎麽不能夠?更何況卿玉對自己的記憶力還是挺有自信的,隻要認真看的話,總會將上麵全部記住的。

    “麻穴,湧泉穴……”

    卿玉沉浸在了書中的知識裏,一邊念著,一邊照著上麵圖畫的位置點了點自己身上的穴位,上麵說著要將穴位發揮出自己想要的功效,必須講究“快準狠”,尤其是準確和力度必須把握住,不然的話平時有人不小心碰到自己的死穴就掛了,這怎麽可能?

    卿玉沉浸在書裏,也沒發現期間皇普君雲偷偷睜開眼睛看了自己一眼,見卿玉這麽認真的模樣,嘴角勾起一絲弧度,又繼續淺眠過去了。

    待馬車到了上官府後,卿玉這才從書中的知識回過神來,看了看窗外,“上官府”三個大字就掛在府門口的上方,真是好快啊,不知不覺都到了上官府了,都過了多長時間了,自己一點都沒有感覺到。

    “已經到了,別看了,先辦正事吧。”

    皇普君雲也感覺到了馬車停了下來,睜開眼睛望了望窗外,對著卿玉說道,卿玉點頭,將藍皮書收了起來,跟著皇普君雲一起下了馬車。

    依稀有點朦朧的印象了,隻要再多看幾遍,將穴位記住,勤加練習就可以了,畢竟穴位數量很多,一次的話卿玉完全沒把握可以完全記住,那自己真是記憶型的天才了。

    “請問兩位是何人,到上官府有什麽事情?”

    門口的護衛見卿玉和皇普君雲下了馬車,踏上階梯往府門口前來,上前詢問道。

    “本王是皇普君雲,你去稟告上官大人,就說本王有事情找他。”

    皇普君雲直接大大咧咧地說出了自己的身份,護衛一聽麵露驚訝之色,想必他也是聽過了皇普君雲的傳聞,打量了一下皇普君雲和卿玉,便恭手道:“好,我這就去稟告老爺,兩位請稍後。”

    “還真是官大一級壓死人啊,就算你在朝政上並沒有怎麽介入,但是開國公這個身份,也是許多官員得罪不起的。”

    在等待護衛稟告上官大人的時候,卿玉由衷感歎道,皇普君雲笑而不語,負著手靜靜地等著。

    “原來是開國公和國公夫人,在下有失遠迎。”

    等了一會兒,隻見一個身穿著紫色華服,頂著一個類似啤酒肚,連頭發都有些禿了的中年男子出了來,見到皇普君雲和卿玉後,連忙上前請安道。

    這個就是上官大人?上官泓?卿玉打量著這個五十歲的朝廷命官,雖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