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七十三 釣出大魚來了(1/5)

作者:重生的圓哥字數:0更新時間:

    “確實如你所言,王善人對這人世間有太多的依戀,並且是那麽珍惜生命的人,沒有一個人願意相信他是自殺的,不僅僅是你,我也是如此。”卿玉拍了拍王誌的肩膀,給他安慰的力量。

    “你說的沒錯,至少王誌不相信王善人自殺的原因是因為債務問題,雖然我對王善人府中的財產並不了解,但是也不認為簡簡單單的債務,會讓王善人鬧到心灰意冷,要自殺的地步,還是在自己女兒生辰的那天,一切的一切結合起來,怎麽想,王善人都是不可能自殺的。”

    王誌越想越不對勁,看向卿玉的眼神也越來越疑惑,卿玉點了點頭:“沒有錯,正是因為有這些疑點,王伯才會拜托我們兩個人來追查這樁命案的疑點,如果王善人真的有什麽必須要以自殺來結束的理由的話,我們不相信會如此簡單地隻是因為欠債。”

    “正因為如此,我們才需要你的證詞,王誌,我們這些天已經跑過了當日來府中參加小姐生辰的很多戶人家,得到了他們當日所說的證詞,但都沒有什麽用處,有一些人也已經離開了國都,暫時也追查不到下落,我們隻能夠從還留在國都內的人身上追查。”

    皇普君雲此時也插上話來,卿玉瞟了皇普君雲一眼,她知道他撒了謊,但是這個慌撒得十分正確,王誌是嫌疑人的名單上,這隻有王伯,卿玉和皇普君雲知道,但是王誌本身卻不知道他已經被他們列入嫌疑人上了,此刻這樣子說,是為了讓王誌放鬆警惕罷了。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隻是我的證詞,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夠幫上你們,因為我在小姐生辰那一天,雖然如約來到了秋波府,但是並沒有見過老爺的身影,隻是在等待小姐生辰的宴會開始的時候,才聽到消息傳來老爺自殺了。”

    王誌聽完皇普君雲的話後也是有些猶豫,卿玉趁勝追擊:“不管怎麽樣,還是請王誌公子跟我們說說當日的情況吧,無論是多麽細小,不起眼的東西,都麻煩跟我們說出來,不要有任何的隱瞞。”

    “那一天,我按照請帖上約定的時間來到了秋波府,然後在府中的侍女們帶領下,跟著一群人來到了大堂內等候宴會的開始,不過等了很久,還沒看見王善人出來,等下又看到了衙門的人來到了秋波府,一問之下才知道王善人上吊自殺了,我不相信,便直接奔到了老爺的房間門口,卻還是沒有想到看到了自己一生中無法想象的一幕。”

    王誌說到尾聲的時候,眼眶又紅了,用手用力揉了揉眼睛,不讓裏麵的淚花流出來。

    “那麽請問一下,當時有沒有人私自在等待的時候離席呢?或者說,當時你有沒有看見什麽人做出很奇怪的舉動,就是看不懂他當時做這個動作的意義的那種。”

    確實是沒有什麽值得關注的訊息,看來隻能夠從細節出發,看看有沒有什麽多餘的,連凶手都沒有察覺到的蛛絲馬跡了,這也是卿玉發出此問的原因。

    “由於老爺實在太慢來了,期間有些人想要去下茅廁也無可奈何,但是這樣的人很少,大部分都是忍下來了,那些去茅廁的人也是有下人們陪著的,不過倒是有三個人去了好一段時間,我想應該是去大號了吧。”

    王誌推測道,這其中的信息倒是引起了皇普君雲和卿玉的注意力,卿玉連忙問道:“這三個人是誰?你能否說一下他們的名字,相貌,身份,以及去上廁所的時間,先後順序呢?”

    卿玉一下子問出了這麽多的問題,王誌一下子被問懵了,見王誌這個模樣,卿玉咳嗽了幾聲,看來是自己操之過急了,然後簡單明了地說道:“這樣吧,王誌公子,請問你還記得那三個去上廁所去了很長時間的人,是什麽人嗎?”

    “這個,我得好好想想。”

    王誌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酒還未醒,頭還有些發暈,而且這是許多天前發生的事情了,記憶會出現遺忘很正常,卿玉也不緊張,靜靜地等待著王誌的答複。

    “哦,對了,我想起來了,其中一個是個女子,好像是上官大人的夫人,那個女子年輕貌美的,與上官大人的年紀很不相合,我想應該是妾吧,按照年紀,她的年齡可以做上官大人的女兒了,但是我聽別人說過那個女子是上官大人新納的妾,很受寵,叫納蘭嫣然。”

    王誌忽然一拍大腦,大聲地說道,皇普君雲聽了後麵露驚訝之色,再次詢問:“你確定那個女人是妾?按照道理說,這種宴會,一般是不會帶妾去的,即使十分受寵,也要在意他人的目光,特別是為官之人,很容易被人參一本的。”

    “這個我也是聽說的,那個上官大人的夫人去年因為疾病去世了,因此上官府為了衝衝黴氣,就讓年近五十的上官大人納了個新妾,就是那個納蘭嫣然,受寵得很。”

    王誌的這些事情也是道聽途說的,不過這件事情當時在國都內也是很多人傳的消息,所以他也還記得一二。

    卿玉望向皇普君雲,皇普君雲用眼神示意自己不知道,雖然自己私底下也對朝政之事做了調查,但是哪裏會特別關注一個無足輕重的官員?若不是這個王善人的命案牽扯到了這個上官大人,皇普君雲還不知道朝中還有這麽一個官,連他是圓是扁都不知道。

    “原來如此,那麽那個納蘭嫣然看起來是什麽模樣,家境又如何?”

    雖說一個女子策劃殺了王善人看起來不可能,但是不管多小的疑點自己都不能夠放過,或許會找到通往真相的鑰匙也說不定。

    “能夠被上官大人看上,當然是年輕貌美,柔弱如水的美女了,她的家境其實也不好,父親早亡,母親整日努力幹活養活她,聽說是為了讓母親過上好日子,所以說媒的人去了她家之後,抱著試試看的心理,所以被上官大人一眼就看上了,於是就當了上官大人的妾。當然,這些隻是我道聽途說的,至於是不是真的,你們就自己看著辦了。”

    王誌最後還是撇清了一句,不過按照王誌的說法,這個納蘭嫣然應該不是什麽可疑的人物,應該隻是湊巧罷了。

    不過,卿玉還是將這個疑點記在了心上,如果四個嫌疑人的口中都問不出什麽有價值的線索的話,那麽這納蘭嫣然不管是多麽小的蚊子,自己也隻能去一探究竟,看看有沒有肉可以吃。

    “繼續說下去吧,還有兩個人。”

    皇普君雲推了推手,讓王誌繼續,王誌吞了一口唾液,想了一會兒後,最後吞吞吐吐道:“好像是兩個書生,其實與我的交情也是一般,這麽多天的事情了,我也有些不記得他們的模樣了,喝了那麽多的酒,頭還有點暈,抱歉。”

    “沒關係,慢慢想。”卿玉知道現在催促王誌沒有任何意義,也隻能給他時間讓他自己好好想了。

    “剛剛想到納蘭嫣然的時候,哦,對了,其中一個書生是上官大人聘請過來,就是教納蘭嫣然讀書寫字的老師,他叫,叫楊智聰,對,是這個名字。”

    聽完王誌的話後,卿玉和皇普君雲心中都疙瘩了一下,楊智聰,這個名字,也是在名單之上,是四個嫌疑人中的一個!

    “為什麽你知道那個楊智聰是納蘭嫣然的老師?這不會也是道聽途說的吧。”

    王誌聽得出皇普君雲口氣中的懷疑,笑了笑:“並不是,其實在王善人那做客的時候,我也與他碰過幾次麵,那個楊智聰我與他的交情也算過得去,他之所以能夠被上官大人聘請過去,成為納蘭嫣然的老師,起因是納蘭嫣然想學琴棋書畫,自小家窮,一直沒有能夠滿足這個願意,而王善人見楊智聰為人耿直,對琴棋書畫頗為精通,也是想要科舉狀元的人才,於是就推薦給了上官大人,他通過了上官大人的考驗後,就開始當起納蘭嫣然的老師來。”

    “原來如此,他是什麽時候去上廁所的?”

    卿玉暗暗將這個關係譜記在心上,納蘭嫣然與楊智聰,師生關係,而且這楊智聰還是嫌疑人的名單上的人,剛巧,那一天等待宴會開始的時候他們兩個也去上了廁所,這一點十分可疑。

    “大概是在納蘭嫣然去了不久後吧,他也起身去上了茅廁,不過他們兩個身邊都是有下人做伴的,回來的時候,那些下人也一直陪在他們的身邊,如果有異常的話,那兩個下人應該會說些什麽才對,不過至少我不知道那兩個下人有說什麽異常。”

    王誌有些猶豫,畢竟按照客觀條件來說,他覺得這兩個人也不可能是凶手才對。

    “那麽那兩個下人是誰你還記得嗎?”

    卿玉抱有略微的希望問道,畢竟納蘭嫣然和楊智聰的關係特殊,而楊智聰又是嫌疑人之一,如果能夠從這兩個下人的身上問出那個時候兩個人身上的異常點的話,哪怕是十分微弱的,或許會成為破案的突破口。

    “在宴會內招待客人的都是府內有一定資格的下人了,我與王善人相識快一年了,也來往了許多次,剛巧那兩個下人我也知道,如果你問王伯的話,或許他會知道那兩個下人的下落,他們一個是叫翠花,一個是叫小六。”

    沒有想到王誌還記得那兩個下人的身份,這倒是讓卿玉欣喜萬分,如果情報是真的話,那麽就多了一條新的線索了,隻是希望王誌真的不是那個幕後凶手吧。

    “太感謝你了,王誌,這條線索對於我們來說很重要。”

    卿玉誠心地說道,不管王誌是不是真凶,但是他告訴給了自己這麽多,裏麵或許有真有假,但對於目前一籌莫展的案件進展來說有了很多的幫助。

    “沒事,我這也是為了能夠早日查出王善人死亡的真相,不隻是為了幫助你們,也是為了幫助我自己解開這個心結,如果帶著這個心結去參加科舉考試的話,我沒有把握能夠高舉,隻有解開這個心結,我想我才有辦法全身心地投入到考試中去吧。”

    王誌笑著推辭道,而皇普君雲倒是繼續問了下去:“那麽第三個人呢?你想起來了嗎?”

    “那個人我是想起來了,隻是我與他之間的交情很一般,知道他的名字叫做霍曉天,其餘的就什麽都不清楚了,而他是在納蘭嫣然和楊智聰回來後才起身去上茅廁的時候,而且在他還沒回來的時候,就傳來了衙門的人進了秋波府的消息,還有王善人上吊自殺的噩耗。”

    王誌說完之後,皺了皺眉頭,繼續說道:“依我看,如果王善人真的是被人謀殺的,這個人是最有嫌疑的,因為王善人被傳來噩耗的期間,這個男人一直沒有回來,而且我經常和王善人來往,也知道王善人其實與這個霍曉天交情並不深,隻是因為自家女兒生辰大喜之日,王善人擺著宴會大邀廣客,他才有機會參加的。”

    “原來如此,我會記住這一點的。”

    卿玉點了點頭,霍曉天,又是嫌疑人名單上的一人,這下子除了最後的嫌疑人馮青峰,這兩個人是目前最有嫌疑的了,因為在宴會的時候,他們都離開過大堂,而且還是比較久的時間,如果按照王善人的死亡時間來推斷,他們完全有機會行凶。

    “那麽楊智聰和王善人之間的交情如何?你清楚嗎?”

    皇普君雲在一旁問道,王誌聽了後點頭道:“他們兩個的交情還不錯,我們三個人曾經有機會湊在一起把酒言歡,我也是那個時候才與楊智聰成為朋友的,之後偶爾有聯係,也在一起喝過酒。”

    “對了,馮青峰這個人你有沒有印象?”

    卿玉還是打算探一探王誌的口風,隻是王誌聽到這個名字之後,疑惑地搖了搖頭:“我沒有印象,他是誰?”<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