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七十二 作為法醫的尊嚴(抱歉更晚了)(1/5)

作者:重生的圓哥字數:0更新時間:

    卿玉也是傻了眼了,這下子絕對被紅霞給誤會了啊,看著紅霞那種表情,卿玉就知道等下自己要花好一番功夫才能夠跟紅霞解釋清楚了。

    “你還想握本王的那東西到什麽時候,恩?要不然玉兒,本王現在就把你給辦了如何?”

    皇普君雲的聲音帶著磁性的喘息,著實是卿玉握著自己的那個地方,無疑是對皇普君雲的忍耐力一種極大的挑戰,此時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故意開玩笑道。

    卿玉感覺到手中的東西越來越大,而且有些發燙,這才如夢初醒,連忙鬆開手,從床上翻身滾了下來,賠笑道:“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想到是你,咦,不對。”

    卿玉上看下看,特麽的這不是我的房間嗎?皇普君雲,你怎麽會在我的床上?!

    皇普君雲看出了卿玉腦袋瓜子裏到底在想著什麽,還不等卿玉提問,率先解釋道:“是你在馬車上睡死了,所以本王把你抱到你的房間裏來,誰知道你的兩隻手將本王抱得死死的,扳都扳不開,本王怕太用力了的話會將你吵醒,所以就委屈自己一下,當做你的軟榻給你睡覺了。”

    “我靠,不會吧?!”

    卿玉簡直羞得想要找條地縫鑽進去,自己不知不覺竟然做出了這種事情,難不成我睡覺時候還有什麽醜態被皇普君雲給看見了?真是,丟死人了。

    “雖說如此,不過你睡著的時候倒是挺安靜,不怎麽鬧騰,比你清醒的時候好多了,省得本王要操多餘的心來擔心你。”

    皇普君雲難得見卿玉這麽害羞的模樣,哈哈一笑,伸手摸了摸卿玉的頭發,然後從床上站了起來。

    “趕緊洗漱吧,現在都快午時了,你不是還有事情要做嗎?”

    聽皇普君雲這麽一說,卿玉才想起來,今天是要幫王伯解決那起凶殺案的,名單上的人物自己還沒有去拜訪過呢,揉了揉自己的頭發,讓自己清醒一點。

    呼,與皇普君雲發生的這碼子事情暫且先放下,自己得先辦正事,隻要和紅霞解釋清楚了,讓她不要說出去,那麽除此之外,天知地知,除了自己和皇普君雲還有紅霞知道,就再無旁人了。

    待兩人收拾完畢後,才慢吞吞地打開房門,發現紅霞那丫頭不知道跑哪裏去了,恐怕經曆了剛才那個事情,她是在故意躲著卿玉和皇普君雲呢。

    “看來今天一天找紅霞都要被躲著了。”

    卿玉無奈道,還不知道怎麽跟紅霞解釋才好,畢竟連自己都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睡著之後對皇普君雲的動手動腳,誰能說得出個所以然來呢?鬼知道皇普君雲這個家夥有沒有添油加醋,把我睡著的樣子描述得跟個欲求不滿的女人一樣。

    但是不管怎麽樣,卿玉還是要解釋,不能夠讓紅霞大嘴巴地傳出去,雖然卿玉對紅霞的八卦程度還是挺放心的,但是自從進了國公府後,這丫頭的嘴巴越來越不嚴實了,特別是對於寒,如果寒問起的話,難保這個丫頭不會將今天早上看見的東西以自己的理解說出去,那就糟了。

    “玉兒這麽說,難道是想把錯怪在本王頭上?不知道是誰睡著了的時候抓著本王的腰不放,讓本王勉為其難當了軟榻這麽久,現在腰都酸了。”

    皇普君雲樂嗬嗬地說道,跟個糟老頭子一樣錘了錘自己的後背,卿玉忍,心底暗暗對皇普君雲豎起了中指,算你這個家夥狠,好女不跟男鬥,要是被我抓住事實不是像你所說的那樣,看我不玩死你。

    卿玉和皇普君雲用完了午膳後,忽然想起了還有幾件事情要問皇普君雲,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皇普君雲的臉色,發現他的氣色還不錯,皇普君雲捕捉到了卿玉偷偷看自己的眼神,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怎麽?是不是經過了剛才的事情,玉兒覺得本王越來越有吸引力了,讓你這麽著迷?老是這麽偷看本王?”

    人至賤則無敵啊,皇普君雲,你臉皮這麽厚,你爸媽知道嗎?還這麽麵帶笑容地說出來,雖說他也有自己驕傲的資本,卿玉繼續忍,畢竟現在是自己有求於他,深深吐出一口氣,然後柔和地說道:“其實我是想問你幾件事情,君雲,大一現在被你派到哪裏去了?”

    “本王不是說過了麽,作為懲罰,本王讓他一個月內不能夠再在你身邊伺候,讓大二來代替他,現在他應該是去郊外幫你去看田地了吧。”

    皇普君雲看起來還是很高興的樣子,並沒有因為卿玉提起大一而生氣,卿玉在鬆口氣之餘,還趁熱打鐵地問道:“那麽按照時間,都已經過了兩天了,大一他們應該也回來了吧?現在是午時了,我們原本約好要跟我匯報郊外田地的進程了。”

    “本王回府的時候還沒看到他們,畢竟那個時候天剛亮,現在本王也是和你一樣剛起來,哪裏知道他們回來了沒?”

    皇普君雲攤了攤手,一臉無辜地表示自己毫不知情,卿玉用手中的筷子戳了戳碗底的米飯,確實如皇普君雲所說的那樣,自己一直靠在他的身上睡覺,他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想起剛剛鬧出來的事情,卿玉的臉又紅了,埋著頭又趴了幾口飯,不想讓皇普君雲看見,但是離得這麽近,皇普君雲又是習武之人,不是個瞎子,自然將卿玉臉上的潮紅盡收眼底,心情比起剛才更加愉悅了。

    “王爺,王妃。”

    就在兩人用完午膳的時候,下人們將碗筷收拾好了後,寒和大二也是並肩走了進來,見到卿玉和皇普君雲,恭敬地問安。

    “寒,大二。”

    卿玉麵露喜色,正想找他們兩個來呢,結果剛巧就順著自己的意思到了。

    “王妃,您要屬下查的事情,屬下已經查好了,這是名單上那些人的地址,地圖上打了紅圈的地方就是了,您交給馬夫他就會帶您去了。”

    寒知道卿玉要的是什麽,索性率先上前將地圖給了卿玉,卿玉打開後一瞧,滿意地點了點頭:“寒做事就是讓人放心,效率和成果就是好。”

    “這不是?也不看看人家是誰的屬下。”

    皇普君雲又在一旁王婆賣瓜自賣自誇了,不過這一次真是誇得其所,卿玉也就沒有說話諷刺他,倒是寒一臉不敢當的模樣。

    “大二,昨天你和蘭生一起離開了,怎麽樣?你們兩個人的身體狀況還好嗎?”

    卿玉關切地問著,大二點了點頭:“屬下隻是一點皮外傷,沒什麽大礙,至於蘭生這個小子,大夫看了後,認為是衝撞的時候可能影響到了身體,但是沒有什麽大問題,開了點藥,然後屬下就送他回到三爺那邊的宅子去了。”

    “話說我也不知道三爺那邊的情況怎麽樣了,也不知道那筆錢解決了他的困難了沒,改日等王伯這件事情處理好了後,再登門拜訪,順便商量一下玉器店的事情吧,對了,你知道大一他們回來了嗎?”

    卿玉抿了抿唇,現在王伯的事情還沒處理好,意味著玉器店的事情還沒有著落,隻能先讓三爺和蘭生在那個地方多呆一段時間了。

    “他們天亮了之後不久便回來了,原本是想跟你報告田地的事情的,但是被人告知您和王爺正在一起休息,所以就先各自回房間,等中午要用午膳的時候再來跟您報告。”

    聽完大二這麽說,卿玉推算時間也該差不多了,等等,我和王爺正在一起休息?一起?!

    “大二,你老實告訴我,今天我和皇普君雲在一起……咳咳,就是休息的那事情,是不是全府上的人都知道了?”

    卿玉心中暗暗祈禱著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結果大二臉色一紅,一臉難以切齒的模樣,卿玉瞬間如同雷劈中了一樣,猜的*不離十了,一旁的皇普君雲正在暗自偷笑,寒對皇普君雲暗暗豎起了大拇指,王爺您總算開竅了,將王妃給一口氣辦了。

    “好吧,你不用說了,我已經全部明白了。”

    卿玉欲哭無淚,這下倒好了,全部人都以為自己和皇普君雲圓房了,結果都不是他們所想的那樣,唉,隨便他們怎麽想吧,自己都懶得解釋了,越解釋越讓人多想,索性讓他們自己去吧。

    “王妃……”

    大二抹了抹額頭上的冷汗,見卿玉這麽傷神的模樣,偷偷看了一眼皇普君雲,不知道自己哪裏做錯了,皇普君雲搖了搖頭,用唇形回應道:“這是王妃的後遺症,等一會兒就會好了。”

    “王妃。”

    就在此時,大三他們的聲音也傳了進來,緊接著走進來了三兄弟,個個被曬得皮膚黝黑的,想必這兩天在郊外的田地裏可是勤奮不少。

    “哦,原來是大三,大四,大五啊,咦,奇怪,少了一個人,大一呢?”

    卿玉見三兄弟來了,將後遺症給收了回去,數了數,忽然發現少了一個人,不由驚訝地問道。

    “大哥因為王爺的禁令,所以在接下來的二十八天內,隻要有王妃在的地方,大哥都不能出現。”

    大三麵無表情地回答道,卿玉想起皇普君雲剛才是跟自己這樣解釋過,弄得卿玉憤憤地看了一眼皇普君雲,怎麽感覺讓壞人的這頂帽子都戴在了我的頭上了?該死的,這什麽亂七八糟的懲罰方式,換來皇普君雲無辜地聳了聳肩。

    “那好吧,田地的事情,你們處理的怎麽樣了?”

    卿玉認了,反正自己也不可能讓皇普君雲收回成命,除非自己真的做了什麽讓皇普君雲欠了自己人情的事情,不過自己欠了皇普君雲那麽多,至今還沒有還清,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夠讓皇普君雲真正欠自己一次了。

    “屬下們這次前來就是為了向王妃回稟這件事情的。”

    三兄弟們齊聲說道,然後大三作為三兄弟中的老大,就由他來向卿玉回稟這田地的情況。

    “經過我們的審查後,這的確是快好地,而且麵積也足夠大,附近有條溪流,可以供水車和供水地的發展,土壤肥沃,氣候也是適宜,十分適合用來種植農作物,還有一片草地可以用來放牧,簡單來說,這個農場是絕對適合買下來的,而且在周圍土地主的壓迫下,農場的主人已經將價錢壓得很低了,我們完全可以出手一口氣買下來。”

    大三敢這麽肯定地說道,自然是在這兩天內他們四兄弟的認真觀察後,經過討論得出來的結論,沒有一個人對這個結論有任何意義,隻是……

    “周圍的土地主們其實也在虎視眈眈著這塊地,我們在這兩天已經和那個農場主做好了交情,並且擔保願意以一口價買下他們的農場,現在還需要王妃您親自前去看看,如果沒有問題就可以直接交易,隻是王妃,不知道您準備好了沒有?如果我們強先將那塊地買了下來,周圍那些土地主絕對會派人來找我們的麻煩的,他們要逼退一個人的手段有很多,而且事關利益,他們也一定會聯合起來打壓我們的農場的。”

    大三的顧慮,並不是沒有道理的,所謂的槍打出頭鳥就是這個道理,既然自己得不到的,那麽別人也別想得到,還是這麽高的利潤,卿玉一個剛開始學習種田,什麽渠道和方式都不得的黃毛丫頭,他們知道了後,肯定會不擇手段地打壓,將農場得到手的,然後繼續他們的勾心鬥角。

    “放心吧,既然我一開始就選擇了這塊郊外的土地,我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要玩陰的還是陽的,完全沒有問題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