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卷 第98章(1/4)

作者:張嘉鈺字數:0更新時間:

    第一百一十九章

    敗仗之後,歇了數日,衡武與太原諸將又謀劃報仇之策,沒想到沒等他們去攻打易州,易州的遼軍或許是覺得孔山駐紮著這麽一支宋軍也很難受,竟然主動出擊了。遼軍出動了三千馬軍與兩千漢軍,來攻打孔山,段子介與太原諸將力立紮寨山上,等著遼軍來打,但衡武卻以為山上寨中沒有水井,必須由山下汲水,萬一被遼軍斷了水源,後果也不堪設想,力主下山應戰。雙方爭論不休,最終呂惠卿隻得下令,由衡武率太原兵下山應戰,段子介的定州兵在山上守寨。

    結果衡武率五千太原兵出擊,背鮑河結陣,與遼軍激戰,雙方苦鬥一個時辰,衡武的方陣被遼軍衝破,雙方陷入混戰,若非他那五員指揮使拚命死鬥,羅法又率騎兵出寨接應,五千太原兵很可能就葬送在鮑河邊上了。此戰宋軍戰死五六百人,受傷者上千人,孔山也為遼軍所圍。並且果真如衡武所言,遼軍立即斷了他們的汲水道。

    然而不知為何,今日上午,遼軍突然解圍而去。探馬來報,至少有兩千漢軍奔赴金陂關,這讓呂惠卿與段子介都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從遼軍的動靜來看,顯然是金陂關有警,但無論如何,兩人也不知道那兒能出什麽狀況?金陂關以西的地區,都在遼人控製當中。不管怎麽說,金陂關乃是防範太同的敵人攻打幽州的重要關口,遼軍既然去加強防備金陂關的防備,多半便是西京道有變,或是有部族造反,或是出了兵變……但不管是出了什麽事,對宋軍來說,都是好事無疑。

    因此,探得無誤後,呂惠卿連忙召集諸將商議應變之策,但顯然太原諸將與定州諸將之間的怨氣,是越積越深了。定州諸將對太原諸將之前的嘲諷念念不忘,覺得他們吃了一個大敗仗是不聽良言咎由自取;而太原諸將則認為是定州諸將救援不力,方有此敗,若能早點增援,說不定還可以擊敗遼軍。

    雙方說得幾句,便開始互相冷嘲暗諷,定州三將中,李渾倒還罷了,常鐵杖人如其名,是個暴躁脾氣,出口就要罵娘;羅法性格陰沉,表麵上不動聲色,但每句話都夾槍帶棍,讓人聽了不禁火冒三丈,可惡猶過於常鐵杖。而太原六將中,除了衡武外,其餘五人都不擅言辭,隻能幹聽著衡武與羅法鬥嘴,一個個被羅法譏諷得額上青筋都暴出來了,卻是一句話都插不進去。隻能幹瞪著眼睛,咬得牙齒咯嘣作響。

    定州三將的這種態度,呂惠卿原本也曾疑心或是段子介有意指使,但二十來天的接觸,呂惠卿很快就明白了這其實隻是段子介“禦下無能”,這三人對呂惠卿本人十分尊敬,必須雙方身份確是天壤之別,但常鐵杖與羅法可以說皆起自草莽,從軍未久,更不曉官場禮儀,而段子介對二人又十分縱容,故此說話才全然不知檢點,每每讓段子介十分為難。相比之下,李渾就要拘謹知禮許多。若這些人真是呂惠卿麾下,他自能輕易**得讓他們規規矩矩,但他們既是段子介的部屬,所謂“打狗要看主人麵”,他客軍遠來,段子介的三分薄麵還是要給的,呂惠卿隻得優容一二。

    但唇槍舌劍當中,雙方的意見倒也分明,衡武與太原諸將主張既然形勢有變,就當繼續留在孔山牽製易州守軍,甚至用馬軍主動騷擾遼軍;而定州三將則認為形勢不明,孔山非可久守之地,不如趁勢退兵,或者轉而攻打東邊的容城[ 注:此容城為遼國之容城。非宋境之容城。]。

    呂惠卿聽他們爭了半天,終於喝止眾人,將目光轉向左邊的段子介,問道:“段定州以為如何?”

    段子介連忙起身,正要答話,卻聽帳外有人高聲喊道:“報!”眾人都怔了一下,便見呂惠卿的一個親信護衛掀開帳門入帳,單膝跪倒,稟道:“稟建國公,段定州派出的探子回來,稱有要緊軍情稟報,正在帳外候令。”

    段子介朝呂惠卿欠了欠身,見呂惠卿點頭答應,連忙快步出帳。

    眾人也不知何事,皆在帳中相候,未過多久,便見段子介回到帳中,在呂惠卿耳邊低聲說了幾句什麽,又遞出一封書信來,交給呂惠卿。呂惠卿瞄了一眼信封,便麵露訝異之色,拆開看了,點了點頭,便即起身說道:“今日姑且散帳。”

    眾將都不知道發生了何事,但也無人敢問,隻得行禮退出帳中,各自散去。定州三將中,李渾已經算是後來的,常鐵杖與羅法卻是結拜的兄弟,兩邊交情也是泛泛,散帳之後,常鐵杖與羅法結伴離去,李渾的坐騎卻是拴在另一處,他正自去取馬,卻見段子介已騎了馬過來,見著李渾,便笑道:“李寨主速取了坐騎,隨我去處地方。”

    李渾微微一愣,也不多問,連忙取了馬過來,卻見段子介身邊一個隨從也沒有,見他過來,駕的一聲,便即縱馬出寨,往山下馳去。李渾嚇了一跳,連忙躍身上馬,緊緊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