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卷 第97章(1/3)

作者:張嘉鈺字數:0更新時間:

    “混亂……何止是混亂!”韓季宣此時也隻能苦笑,吳安國選擇的時機實在是令他無話可說,無論是更早些或者再晚些,就算他取得更大的戰果,對戰局的影響,都絕對遠不如此時下手。韓季宣用他的直覺,嗅到了吳安國此番行動對大遼可能造成的危害會是多麽嚴重。不過此時他已經隻是一個降將,雖然心裏麵還是當自己是遼人,可是對許多事情,也隻能無奈的苦笑,“飛狐道,吳將軍倒算是徹底打通了,如今誰想守住飛狐都不太容易了。”

    吳安國卻不理他的譏諷,隻是輕撫坐騎,細心的喂著戰馬,又說道:“如今說這些亦無甚用處了,我現今已是人在矮簷下,不得不低頭。隻好去五阮關量借一些糧草,然後順便走一條小道去易州。雖然人都說金陂關、易州的形勢,其實已為易水所破,但要強攻金陂關,死傷必眾,我便這幾千人馬,死一個少一個,連補充都不會有,隻好幹些投機取巧的勾當。想來易州守將聽到我破了飛狐,就算是為防萬一,也總要分一些兵力去加強金陂關的防守,我卻自五回嶺取間道繞過此關,正好可以**金陂關與易州之間……”

    “吳將軍便不怕腹背受敵?!與其如此,將軍何不幹脆繞道滿城?”

    “那卻太耗時日了。若是北朝太子殿下知道此訊,親率留守大軍前來易州,那安國的處境便尷尬了。”說話間,吳安國已喂完生穀,又從另一個袋子裏掏出兩塊奶酪來,扔了一塊給韓季宣,另一塊送到嘴裏咬了一口,邊吃邊說道:“說不得,隻好冒點險,再說我若不讓他們覺得我腹背受敵,易州守軍大約也不會肯輕易出窩……”

    第一百一十八章

    在吳安國身後約數十步,陳慶遠遠遠的望著正與韓季宣說著話的吳安國,朝身邊的徐羅問道:“子布兄,你不是說你們昭武脾性不好,不愛說話的麽?”

    “是啊。”徐羅一口酒拌一口奶酪的吃著東西,含混不清的回道。

    陳慶遠皺了皺眉,他實在不知道他們怎麽吃得下奶酪這種東西,幸好他隨身帶了一袋糜餅,此時掏出幾粒來,默默扔進口裏嚼著,這是一種黍末做的幹糧,宋軍常備的行軍口糧之一,難吃得要死,卻被樞密院的官僚們形容為“味美不渴”的美食,陳慶遠經常不切實際的盼望著有朝一日能讓那些官僚們一個月頓頓吃這種玩意,看他們還說不說“味美不渴”——但盡管如此,陳慶遠也是寧肯吃糜餅,不願吃在他看來膻腥味極重的奶酪,那物什他實在是難以下咽。

    不過他的心思很轉了回來,“那為何我見昭武與那個降將一直在說話?”

    “我如何知道?”徐羅白了他一眼,回道:“昭武的脾性誰說得好?有時明明是上官來了,他愛理不理,**上遇到幾個獵人,他說不定便和人家說個沒完。不過,其實也沒人願意和他說話,又刻薄又傲慢,我們河套軍中的將領,都是和他說完正事便趕緊走人……”說到這兒,他又瞅了陳慶遠一眼,道:“你操心這種閑事做甚?快點吃完,馬上便要趕**。”

    “不是說不急麽?”陳慶遠一愣。

    “不急?”徐羅嘿嘿笑道:“十將軍,你還是別太當真。有次在河套和昭武趕**,他也說不急,結果那天才趕了三百裏……”

    “三百裏?!”陳慶遠嚇了一跳,正要再問,已有傳令官騎馬從身邊馳過,一麵大聲喊道:“都上馬了,抓緊趕**!”

    一天後,九日傍晚時分。

    易州城西南約五十裏,鮑河南岸,孔山。呂惠卿與段子介的宋軍大營。

    中軍大帳內。呂惠卿坐在帥位上,不動聲色的聆聽著麾下諸將的討論。雖然不知不覺間,已年過六旬,但大宋朝的這位觀文殿大學士、判太原府、建國公,仍然可以左牽黃右擎蒼,騎馬馳騁。至少在表麵上,對於人生的大起大落,他毫無介懷之色。當年他曾經是一國的宰相,所能調動的兵馬何止十萬,而如今,他麾下的太原兵與段子介的三千定州兵合起來,亦不過八千餘眾,其中騎軍更是不滿千人,絕大部分甚至連禁軍都不是。而他用以統兵的名號,竟然是可笑的太原都總管府都總管!須知此刻他是身處千裏之外的遼國易州境內,離太原府隔著一座太行山!

    但呂惠卿終於是不甘於寂寞的。就算僻處太原,縱使明知再返中樞的希望渺茫,與遼國的大戰,他也不想錯過。若不能在汴京運籌帷幄,那至少也希望能與契丹人決戰於兩陣之間。在高太後崩駕後,對於小皇帝,呂惠卿的確免不了還有幾分幻想,不過對他來說,最重要的還是那種站在時代中央的感覺。

    此時他麾下的將領分兩列而座。

    他左邊坐的是段子介與他定州軍中三名大將李渾、常鐵杖、羅法——雖然此三將被人譏為“生平百戰,未嚐一勝”,但的的確確都是死人堆裏爬出來的。李渾是從深州的修羅場中撿回一條性命,逃回定州之後,被段子介委以重任,指揮他的“神機營”,包括三百名火銃兵,三百名弩兵,三百名弓箭手,一百名刀牌手、一百名長槍兵;常鐵杖與羅法則是隨段子介經曆過不知多少次的敗仗,從唐河之敗中死裏逃生,常鐵杖是段子介的右軍主將,麾下也有一千餘步軍,羅法則統率著定州兵左軍的三百騎馬軍。

    而在呂惠卿的右手邊,則坐著太原兵的六名主要將領,自都校衡武以下,依次是步羽、符勵、楊子雄、葉角、白十二等五名指揮使,這都是他親自簡拔,即使在民風剽悍的河東**,都久負“奇士”之名的驍將。

    此刻,從左右兩邊諸將的話語中,呂惠卿漸漸嗅到了一絲火藥味。

    事情的起因是因為一天前太原兵的那場慘敗。

    從接到宣台的文書,讓段子介的定州兵聽命於呂惠卿至今,不過二十餘日,但兩支軍隊之間的矛盾,便已經漸漸難以控製。這倒不是因為段子介桀驁難製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