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卷 第95章(1/4)

作者:張嘉鈺字數:0更新時間:

    第一百一十五章

    同一時間,飛狐西城城下。

    五十名身著白裘的宋軍,手裏拿著鑿子,在城牆上鑿出一個個的小坑來,攀牆而上。離外城不過數十步的地方,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一群白鵝來,正到處飛跑著亂叫,將鑿城的聲音完全掩蓋住了。城上一個守城的士兵伸出頭來看了一眼,嘟嘟嚷嚷的罵了一句,便又縮回頭去,繼續和同伴說著閑話。

    其時不論遼宋,天下間的城池,大多都還是土城。這種土城雖然也十分堅固,但是鑿個落腳的小坑,卻是十分容易的事,用不了一時三刻,那五十名白裘宋軍便已越城而上,待到守城的遼軍發現不對,早有十來人已經喪命。

    但到這個時候,餘下的二十多名守城遼軍也還糊裏糊塗,有幾個人敲響手中的銅鑼,放聲大喊,餘下的人卻是手執兵刃,驚疑的不定望著這從天而降的不速之客,過了一小會兒,才有人大聲問道:“你們是什麽人?吃了豹子膽了麽?”但沒有人回答他們,那些白裘宋軍隻是冷冷的哼了一聲,便手執短刃,惡狠狠的撲了過去。

    城外數裏,主動申請加入前鋒營的陳慶遠,正懷疑的望著前方的飛狐城,他還在對方才前鋒營營將所說的戰術感到不可思議。但是很快,隨著前方轟的一聲巨響,他的懷疑也煙消雲散,幾乎在同時,尖銳的角聲,也從飛狐城頭響起。這是早已約定的號令,陳慶遠不再遲疑,躍身上馬,抽出馬刀,跟在營將的身後,大喊著衝向飛狐。

    當韓季宣披掛整齊,登上內城城牆之時,他愕然發現,他已經被包圍了。隨他一道被困在內城的,還有七八百騎契丹騎兵與近三千名漢軍。外城已經陷落,宋軍源源不斷的衝入城中,攻擊完全沒有防備的守兵,因為大雪的緣故,他的弓箭手甚至都沒有隨身攜帶弓箭——因為那樣會損害弓的壽命。他的士兵分散在幾個軍營中,倉促組織起來抵抗這些從天而降的宋軍,既不知道他們有多少人,也不知道他們從何而來,心中的驚慌侵蝕著他們戰鬥的意誌,理所當然的,大部分人選擇了向內城逃跑。他最精銳的契丹騎兵就駐守內城,但為了掩護這些潰兵,他損失了幾乎三百名騎兵。付出如此慘重的代價,他卻甚至不敢肯定這些退守內城的遼兵中,有沒有混入對方的奸細。此時他唯一的辦法,隻有讓最信任的將領去看守內城的城門。

    好在內城雖小,卻十分堅固,儲藏了不少的糧食與兵甲。他還可以在此堅守,甚而奪回外城。但宋軍此時卻變得十分謹慎,他們包圍了內城,卻並不急於進攻。韓季宣馬上意識到他們是在等待援軍,這隻是一支先頭部隊,他迅速集合了麾下所有的騎兵,又挑選了五百名精銳的步兵弓箭手,打開內城城門,向宋軍發動反擊。

    宋軍果然沒有想到幾乎窮途末**竟然敢主動反攻,雙方甫一交鋒,正麵的宋軍兵力不足,幾乎吃了個大虧,但是讓韓季宣驚訝的是,這些宋軍便如契丹人一樣,接戰不利,馬上吹起了號角,原本分散的宋軍立即向此匯合,猛烈的攻擊遼軍的側翼,韓季宣生怕他的馬軍有失,連忙下令出城的遼軍退回內城。

    這一番試探之後,韓季宣已經可以確定,此時是他突圍的最好時機,城內的宋軍絕對無法阻擋。但在猶豫一小會之後,韓季宣還是決定放棄突圍,宋軍的兵力不可能太多,否則他們應該早有察覺,無論如何,他必須要堅守飛狐,直到援軍前來。

    守住飛狐,遼軍就掌握著蔚州地區的主動權。

    但是突圍的機會也是稍縱即逝,僅僅大約申正時分,韓季宣剛剛粗略的安排好內城的防務,宋軍的主力便已開拔進城。

    此時風雪漸息,可以清楚的看到,最少有數千名宋軍,全是頭頂鬥笠,穿著黑白兩色裘衣,騎著各色的戰馬,在內護城河外約一百步的地方列陣。

    韓季宣默默觀察著他的敵人,赤色的戰旗上看不清番號,但是可以肯定不是南朝禁軍,他知道那些南朝禁軍的旗幟上會很愚蠢的繡上各種標誌,這一二十年來,他們甚至將此當成一種榮譽,但在韓季宣看來,那隻是告訴敵人虛實而已。如果不是禁軍的話,這數以千計訓練有素的馬軍,顯然隻能是某支蕃軍。

    他招來一個小校,輕聲說了兩句,那小校快步走到女牆邊上,高聲喊道:“爾等是河東折家蕃騎還是吳將軍的河套蕃騎?”

    一名宋將躍馬出陣,高聲回道:“我軍乃是大宋河套蕃軍!韓將軍可在城中?我家吳將軍請韓將軍說話。”

    盡管早已猜到,但聽到這些宋軍是吳安國的騎兵,韓季宣還是心頭微震,他走到城牆邊上,看了那宋將一眼,朗聲說道:“某便是韓季宣,吳將軍有何話要說?”

    隻見一名身著白裘,騎著黑馬的宋將驅馬緩緩出陣數步,抬頭望了城頭的韓季宣一眼,沉聲說道:“在下吳安國,久仰將軍之名,聞將軍鎮守飛狐,特來會獵。今勝敗已定,將軍何不早降?”

    韓季宣高聲笑道:“吳將軍此言差矣。行百裏者半九十,內城猶在某手,說什麽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