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卷 第94章(1/3)

作者:張嘉鈺字數:0更新時間:

    ”徐羅笑道:“不過我們卻是扮成黨項人,這些年契丹和西夏好得蜜裏調油。契丹壟斷了對本朝的馬市,可阻卜也需要馬市,以往他們隻能與契丹交易,那種生意,自免不了怨聲載道,其後遼人便稍稍開禁,許其和西夏市馬。我們軍中,自昭武以下,會說黨項話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這徐羅顯然是對那些北阻卜之行十分得意,滔滔不絕的與陳慶遠說著那次阻卜之行的趣事,但是陳慶遠卻是不時摸著鼻子,始終覺得匪夷所思。自河套往返北阻卜至少也要幾個月,想想吳安國將多少大事丟到一邊,悄沒聲息的跑到北阻卜去了,這實是有些駭人聽聞。他卻不知道,徐羅沒有提的是當年吳安國這件事鬧出多大風波,若非石越有惜材之意,兼之田烈武托人說情,他最起碼也要丟官罷職。

    不過,出了隘門關之後不久,徐羅便也沒有機會與陳慶遠聊天了,諸軍稍作休整,徐羅便接到一道讓陳慶遠下巴都要掉到地下的命令。

    吳安國下令徐羅前往第二營——也即是河套蕃軍的前鋒營——隨該營一道,疾馳飛狐!

    第一百一十四章

    十月七日,末未時分。

    隘門以東約七十裏,飛狐城。

    飛雪越來越大,上午的時候,雪似乎是要停了,可過了午時,天突然陰沉沉的暗了下來,然後又開始下雪來,這雪飄了一個時辰後,開始變大,密密麻麻的,還伴著北風,打得人連幾步之外的東西都看不清楚。

    韓季宣冒著大雪,登上飛狐外城的南城,巡視著飛狐城防。他今年三十多歲,出身大遼最聲名顯赫的家族——宋遼兩國,各有一個韓家,都是世代顯貴,非他姓可比。但相比而言,大遼的韓家,比起宋朝的相州韓家,不僅曆史更加悠久,地位也更加高貴。從仕大遼太祖皇帝的韓知古算起,直到當今遼主在位,韓家都是尊貴的名門望族,他們曾經卷入謀反與叛亂,參加宮廷政變並不小心站錯隊,甚至喪師辱國……但不管做了多少錯事,韓家都會被原諒。在韓家最鼎盛的時候,他們幾乎是這個國家真正的主宰。不過,早在先帝在位之時,韓家就已經開始衰落,盡管先帝耶律洪基看起來是昏君,可是也是在他的統治期間,大遼的科舉取士有了第一次突破。而相對的,韓家這樣的傳統宮廷貴族受到冷落。到當今皇帝登基以後,情況變得更加惡劣,首先,韓家幾乎沒有卷入耶律乙辛之亂等一係列事件中,這不完全是好事,因為這也意味著他們遠離政治的中心,於是,他們順理成章的也喪失了獲得新皇帝信任的機會,比這更糟糕的是,擁有極大權力的皇後對他們也沒什麽興趣;然後,盡管關於新皇帝與他的父親之間有許多的傳聞,但是這位皇帝比他的父親更加熱衷於改革用人製度。這意味著,科舉進士與軍功將領們一起取代了宮廷侍從,前者擁有更大的權力,甚至皇帝與蕭佑丹還以輕蔑的態度對待一些古老的傳統,比如北南樞密院與北南大王府,原本理應由固定氏族的人出任最高長官,但他們毫不在意的踐踏這一切。原因是顯而易見的,皇帝的權力基礎發生了深刻的改變,幾年前,一道具有濃厚象征意義的敕令幾乎就成為法令——幾十年來,契丹內部不斷有人呼籲在耶律與蕭姓之外,讓每一個契丹人都擁有自己的姓,並且每個小氏族都可以自由選擇自己的姓氏!但每次這種**都被拒絕。而這種呼聲,在衛王蕭佑丹執政的時代,更是越來越高。如果衛王不是死於那場陰謀,韓季宣毫不懷疑這道法令最終會頒布。

    大遼在蛻變。

    而且,這並不是從當今皇帝即位後開始的,因為早在很久以前,大遼皇帝就已經選擇了漢人的服裝做為隆重場合的唯一正式的服飾。而最後一件象征**件,必然是每個契丹人都擁有漢姓。

    但韓家大部分人沒有意識到這點,他們依然擔任著各種高官,出入皇帝與皇後的宴會,與最高貴的家族通婚,可事實上,他們遠離決策圈,這二十年來,皇帝做的任何決策,都不曾谘詢過韓家半句。

    隻有韓季宣等少數人對此感到恥辱。但他卻隻是一個旁支的庶子,微不足道,三十多年來,沒見過任何後妃與公主。但他也恥於依靠自己的姓氏謀取一官半職,他選擇了成為了軍功貴族這條道**。韓季宣不到二十歲便參加了大遼的軍隊,參加了許多次戰爭,鎮壓過阻卜的叛亂,還曾經在東京道擊敗過發生摩擦的高麗人。他靠著敵人的首級獲得了今日的地位。

    但這一次的戰爭,他站在了耶律信的對立麵。盡管韓季宣一向被視為是耶律信麾下的親信將領,但他堅信這場戰爭極為不智。耶律信開疆拓土的野心在他看來簡直就是癡人說夢,大遼首要的事情是鞏固南邊與東邊的邊防,而不是惹事生非。然後他們應該花費幾十年時間,徹底消化北部的生女直與西部的阻卜人。無論如何,這些部族擁有的自治權都太大了。甚至,他們還有一個龐大的東京道都還沒有消化完畢。盡管那裏已經郡縣化,渤海貴族們也被遷到了中京,可是渤海國的痕跡還是太重了。蕭佑丹不止一次試圖繼承曆代那些有識之士的遺誌,想要在東京道修築係統的防洪工程,但每次都麵臨著強大的反對——而反對的理由一直是非常諷刺的“勞民傷財”。

    宋人與西夏人愛做什麽便做什麽好了,大遼的情況與他們完全不同。在這一點上,他與韓拖古烈們也有極大的分歧,而是完全站在耶律衝哥一邊。戰爭的確是不可避免的,問題是與誰的戰爭!

    到目前為止,契丹融合得最好的就是奚人,如今這個部族幾乎已被人遺忘。這其中的原因固然是因為契丹與奚人的族源相近,但在韓季宣看來,以前鬆散的統治方式已經過時,這個才應該是大遼的目標。將不肯融合進這個國家的部族一個一個的全部清洗掉,賣給南海那些南朝諸侯們去做奴隸。所以,如今本來應該是天予其便,這幾乎是上天給大遼的一次機會——竟然有那麽多人肯為奴隸出大價錢!他們能夠給遼國想要的一切東西,金、銀、絲綢、銅錢,還有無數的奇珍異寶。甚至連糧食與鐵器他們也拿得出來!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