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卷 第91章(1/4)

作者:張嘉鈺字數:0更新時間:

    這時候石鄰幸災樂禍的說這番話,明著是褒揚,實則任人都聽得出他包藏禍心。那燕希逸早已是滿臉漲得通紅,反唇相譏道:“讚公[ 注:對縣丞的尊稱。]可言重了,我燕家並非大富大貴,比不上尊府家大業大是實,可卻也不曾與宋人往來貿易,靈丘人人皆知,燕家的裘衣賣的是南京千金坊,讚公不會不知道千金坊的大東家是何人罷?”

    誰都知道南京千金坊是當今國舅蕭嵐家的生意,但石鄰心機城府都是極深的,燕希逸氣急敗壞的剖白,他卻隻是打個哈哈,皮笑肉不笑的說道:“燕翁誤會了,石某可不曾說燕翁與宋人交通……”

    檀迦聽著他越說越離譜,離“交通”二字都說出來了,心中更是不悅,打斷石鄰,大聲笑道:“說這些沒用的做甚。皇帝陛下南征,不日就當凱旋,到時候,南朝還得重訂盟誓,我們靈丘也一樣,日子還是照樣過。不過在此之前,須得防備萬一。這既是為了效忠王事,亦是為了本地安寧。諸公大多生在太平,楊氏之亂,靈丘也僥幸逃過一劫,是以諸公不曉其中利害,但本縣卻是軍旅出身——果真要是靈丘失守,那便是玉石俱焚。我等於宋人,乃是敵國,攻下敵國的城池,領兵的大將,都要犒賞將士,如此才能激勵士氣,燒殺搶掠,在所難免……”

    說到此處,檀迦有意停頓了一下,環視諸人,滿意的見到眾人臉上都露出害怕擔憂之色,方又說道:“因此,本縣還是那句話,小心駛得萬年船。朝廷的規製,諸位都是知道的,數日前,本縣收到西京都部署將令,要重修隘門關,這筆款項,便要靠著諸公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說完,檀迦有意不去看目瞪口呆的眾人,朝主簿打了眼色,主簿立即會意,站起身來,高聲說道:“下官粗粗算過,修葺隘門關,若民夫自百姓中征發,其餘開銷,大約兩萬貫便足矣……”

    檀迦嗯了一聲,目光移向石鄰,石鄰卻假裝沒看見,低著頭不吭聲。其實五個多月來,靈丘並無戰事,縣內豈止是檀迦,實是根本沒有人相信宋軍會進攻此處。石鄰也不是傻子,他當然知道所謂修葺隘門關雲雲,不過是檀迦借機斂財而已。檀迦雖是漢人[ 按,檀迦或雜有鮮卑、沙陀血統,然在遼國,亦被視為漢人,其本人亦以漢人自居。讀者不必駭怪。],卻自視是耶律信部將,平素便和石鄰不甚對付,這次明擺著連著他石家一起敲詐,更不用提分一杯羹了。石鄰心裏知道厲害,如今是國家用兵之際,大遼製度,文武一體,縣令即是守將,他自是不敢做仗馬之鳴,惹禍上身,可是要他帶頭掏錢,那他也是心有不甘的。

    第一百一十一章

    檀迦見石鄰裝聾作啞,心中更怒,隻不便發作,隻得權且隱忍,目光轉向燕希逸。那燕希逸明知道石鄰若不說話,檀迦必然要來逼自己,但被他目光盯到,仍是嘴邊的肌肉一陣抽搐,他心裏肉疼得要死,可要在靈丘與石家鬥法,檀迦卻是得罪不起的,當下強忍著心中的疼痛,在臉上擠出笑容,起身諂笑道:“為朝廷效力,小民不敢後人,這修葺隘門關,亦是為了全縣軍民之安全,那個……那個,小民願捐……願捐五千貫!”

    他話音一落,席間亦不由發出陣陣驚歎之聲。檀迦一直聚精會神的聽著他說話,待他口中吐出“五千貫”之時,臉上亦不禁露出滿意的笑容。這比他預想的數額,實是多出不少。其實兩萬貫之數,在靈丘是有些駭人聽聞,檀迦亦不過虛開一數目,能敲到一半,檀迦亦已心滿意足,誰知燕希逸一開口便出五千貫,這如何能不讓他喜出望外。

    便連石鄰也是被燕希逸給驚到了,他呆呆的看著燕希逸,嘴裏喃喃說道:“五千貫……”

    這時檀迦卻不再客氣,轉過頭望著石鄰,冷笑著問道:“燕翁肯出五千貫,讚府呢?”

    石鄰臉上的肉抽了好幾下,過了好一會兒,才咬著牙說道:“下官,下官雖不似燕翁財大氣粗,亦願出一千貫!”

    有了這二人帶頭,這七大豪族或出八百,或出一千,再有一些次一等的富商、莊園主幾百貫的捐納,那主簿取了紙筆記錄,不多時,便已募得緡錢一萬五千餘貫。檀迦這才高高興興的放了眾人回去。

    那石鄰卻並不忙走,等到眾人都散了,見檀迦也起身要往後堂,忙快步上前,抱拳說道:“令君,留步。”

    檀迦停了下來,轉身見是石鄰,他此時雖然是心情大好,亦忍不住譏道:“讚府有何指教?”

    “不敢。”石鄰臉上一紅,卻仍是繼續說道:“下官雖知此時非進諫之時,然事關緊要,仍不敢不言。”

    “有何事,讚府盡管直說便是!”檀迦語氣已經有些不耐煩。

    “如此下官便直言不諱了。燕希逸外忠內奸,還望令君多加提防。便在一個月前,有人發現在燕家莊有可疑人物出沒……”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