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卷 第90章(1/3)

作者:張嘉鈺字數:0更新時間:

    第一百零九章

    當陳慶遠正在為他的火炮被範丘數落的時候,幾十裏外的靈丘縣衙,正在大擺宴席。宴會的主人是大遼的靈丘縣令檀迦,他的客人,則包括靈丘縣丞、主簿、縣尉在內,幾乎靈丘縣所有的頭麵人物。

    大遼的這個邊境小縣,全縣人口隻有三千戶。可是與西京道的許多漢人州縣一樣,在靈丘,也有七大勢家豪族。這七家豪強,不僅控製著靈丘全縣半數以上的田地,更加重要的是,每個家族都人多勢眾,並有許多百姓唯其馬首是瞻。因此,靈丘令檀迦從宴會開始,目光就一直沒有離開過這七大勢家的族長們身上。

    大約五天之前,檀迦收到耶律衝哥的信件,在信中,耶律衝哥再三囑咐,要他切不可掉以輕心,務必慎始慎終,確保靈丘不失。對於耶律衝哥的杞人憂天,檀迦心裏很不以為然。

    大遼與南朝不同,即使是在太平中興以來大興科舉,但科舉出身的官員,依然屬於少數。在州縣守令這一級,科舉出身之官員不足三成,其餘的,無論是因為族群血緣、門閥勢力,亦或是個人的能力聲望,都可以歸納為“察舉製”。耶律信在西京道經營日久,因此西京的地方守令,絕大部分都與耶律信有著千絲萬縷的聯係。若在南朝,這種製度必然引發嚴重的地方割據,但大遼製度遠優於南朝,朝廷內倚禦帳、宮衛,以契丹、奚部為本,外有科舉文官相維,以渤海、漢人為枝,這種國體政製上的根本區別,讓割據之患,在大遼成為一種微不足道的風險。但在另一方麵,在這種製度之下,要讓受耶律信薦舉擔任靈丘令的檀迦多麽尊重他的競爭對手耶律衝哥的命令,那未免有些強人所難。

    當年檀迦也曾經跟隨耶律信南征北戰,頗立功勳,且略有智術,否則耶律信也不會薦他去當縣令。因此,對於戰局,檀迦也有自己的看法。他不願意指責耶律衝哥膽小,但是他過於謹慎,並且對這場戰爭持消極態度,卻也是有目共睹之事。在檀迦看來,耶律衝哥是完全有能力在河東掀起驚天風浪來的,可他卻什麽也不做。五六個月過去了,這場戰爭很可能就要結束了,他卻來要他謹慎小心,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隻是個姿態。戰爭結束後,耶律衝哥需要有所解釋,於是他開始做準備了。

    靈丘——休說靈丘城易守難攻,與瓶形寨之間的道**早已廢棄難行,就算宋軍來攻,萬一他守不住此城,還可以退守東南二十裏外的隘門天險,那裏高峰隱天,深溪埒穀,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宋軍輕易是攻不破的,而蔚州、飛狐援軍,卻可以迅速趕到——可以說,靈丘是固若金湯。而南朝將領,也斷不會如此愚蠢!在檀迦看來,靈丘其實已無戰略價值,宋人要攻大同,自可出雁門或大石穀;就算真要取飛狐,也可以從定州倒馬關北上——又何必舍近求遠,去易取難,來攻打靈丘?就算奪了靈丘,想北進蔚州,還有隋長城與直穀關之險;經由飛狐古道去攻打飛狐——怎麽看都是倒馬關更好走些。

    人人都知道,無論是平時還是戰時,靈丘縣,都隻是大遼朝一個最偏僻的邊疆角落。它的戶口,尚不及蔚州州治所在靈仙縣的六分之一!這是個被人遺忘的地方,四年前,當靈丘令出缺的時候,就沒有幾個人願意來此,檀迦若非其時已經四十五六歲,四處征戰有些力不從心,兼他家鄉應州渾源縣離靈丘不遠,他也不會願意來靈丘。

    而另一個現實,也證明了檀迦是正確的。

    戰爭開始後,飛狐每戶抽一丁,征召了約五千漢軍,並有千餘騎契丹騎兵協防;蔚州雖平時隻有少量兵力,但靈仙縣卻設有宮分軍提轄司,一旦有警,不僅可征召數萬漢軍,還可以隨時征召起數以千計的宮分軍來。而相比之下,靈丘縣卻連一個契丹人都沒有,全是漢軍——準確的說,是所謂的“五京鄉丁”。

    這固然與大遼一向的戰爭理念有關——大遼無論是進攻還是防守,都崇尚將大軍集結起來,集中力量,伺機殲滅敵人的有生力量,而不關注於一城一地之得失。尤其是契丹本部兵力有限,條件亦不允許他們四處設防。因此各州縣之防守,遼軍往往采取一種更為靈活的方式。一方麵,衛王蕭佑丹設計的製度中,是依靠著各地宮衛提轄司、石烈為骨幹,聯合本地部族或豪強來守衛鄉土;另一方麵,他們也不到處都駐紮重兵浪費兵力與國力,而是根據敵人的行動而迅速的調兵增援。

    比如在和平的年份,盡管是邊界,靈丘縣也沒有駐軍,隻有縣尉下麵有十幾號公人,還是輪流聽差。戰事一起,檀迦就立即征召了三千漢軍來守備本縣。而倘若靈丘遭到宋軍襲擊,附近的遼軍都會向此增援,他們的兵力,也會成倍的增加——從法令上來,大遼是全民皆兵的國家,所有的成年男子,都有參戰的義務。

    當然,那僅僅隻是法令,執行起來會大打折扣——雖然檀迦理論上可以在靈丘征召上萬的五京鄉丁,可任何人都知道,這是他永遠不可能做到的事。

    同樣的道理,靈丘隻有三千五京鄉丁守備的事實,也說明了靈丘真正的戰略地位。

    第一百一十章

    “宋軍……宋軍若、若是敢來,俺、俺就管叫……叫他有來、無回、無回……”縣尉史香有點喝高了,歪歪斜斜的起身,端起酒碗,猛灌了一大口,高聲喊叫著,“俺跟你們說……說……”

    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接下來要講的內容,自從七年前史香在縣南的太白山赤手空拳打死一頭狼,這件事情,全靈丘的人都差不多聽得耳朵生繭了。不過,史香雖然喜歡信口胡吹,他的自信檀迦卻認為合情合理。倘若宋軍真的是昏了頭,那麽檀迦必讓他們對京州軍[ 注:即五京鄉丁。]的戰鬥力大吃一驚。也許在南下的遼軍中,漢軍幾乎不參加戰鬥,而主要是做為工匠或者提供後勤補給。但那些主要是南京道的漢軍,若要以為所有的漢軍皆是如此,那宋人就要為他們的無知付出代價。

    不提自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