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六十八章 猛然驚覺(1/4)

作者:沐流火字數:7210更新時間:2020-07-20 02:13:29

    “這神廟夠大啊,你們妖族還真是喜歡場麵活,不管什麽東西落到你們手裏總要做出個不可一世的樣子,”薑焱走在其中,邊細看著石柱上的雕刻,又邊說:“南疆玄石堅硬無比,而且石色玄黑猶如凝墨,白日裏散出的清輝就如河澤水光,二者用它們建造的屋舍冬可禦寒、夏可蔽日,在世間它可算是建材中的翹楚。雖然玄石有這麽多好處,不過它們生於河床之下,就算要開采一分一寸也是極其費力的,更別說是要建成這麽恢弘的廟宇了。”

    “神廟是獻給仙神的住所,有此規模並不奇怪。”

    “嗬,是啊,並不奇怪,”薑焱嘲道:“趙殊衡為複原這地方,一定廢了不少功夫吧,當下我們撫著的這些紋路,還真不知吞了多少人的血肉白骨呢。”

    “玄石五靈屬水,與玄武相合,要想建成這處祭壇就必然用此石材,至於有些犧牲,是無法避免的。”

    “當然避免不了,隻要犧牲的不是妖族,神上跟太一陛下哪會在意?反正下河采石也好,修壇建廟也好都是地界的人來做,神上用不著心疼、更不會心疼。”

    這次蘇玦倒沒跟薑焱爭辯,隻顧自走向了廟宇深處。

    就算這不是洪荒的原址,而是被天熾複原的,但千年過去了,它們已被浸泡於水底這麽久,可他們如今徜徉其中,還是能聞到淡淡的血腥,由此可見往昔場景之慘烈。

    一路行來都平靜得很,大家並沒遇到什麽妖邪異事,等經過兩處相連的複廊,來到一扇滿是雕刻的石門前時,蘇玦才停下了步子。

    “阿玦,怎麽了?”

    “這裏就是主殿。”

    “主殿?”越千瀧一聽就想去推,但不管她怎麽用力,這石門就是紋絲不動。

    “用蠻力沒用,還是我來吧。”蘇玦應聲後,雙手就撫上了門上的石刻。

    門上頭畫著的,好像是玄武神廟營造的過程。

    “這裏,是趙殊衡在天熾國時誆騙藺珩所造,它是對洪荒時玄武神殿的複刻,其中每一磚

    每一石都跟洪荒那座沒有兩樣,連一路上我們見到的壁畫石刻也是如此。可唯獨這張石門,它是洪荒時代的原物。”

    什麽?洪荒的原物?眾人一聽都吃驚不少,趙殊衡可真有本事,竟然能找到千萬年前的東西,又或者,幫趙殊衡找到它的是曄刹中人呢?畢竟趙殊衡當年被曄刹所控,有太多事都是心不由己的。

    “這石門上記載的,是東皇太一跟無欒開辟南疆、駐紮玄武靈族的事吧?”素靈犀猜道。

    “對,沒錯,玄武祭壇建成的始末,還有外麵川澤匯成的原委,都一一刻在這石門上了。”

    聽著蘇玦一番解釋,眾人也認真讀起這石刻來,不過這故事雖然刻上了,但上頭的東西畫得不清不楚的,讓大家實在看得摸不著頭腦。

    “無欒上神,這些你能都看明白?”

    “這是上古妖族的文字和繪畫技法,大多我也記不得了,”蘇玦撫著石壁,不需多久,他就找到了關鍵處,指尖輕觸後,蘇玦便閉上了雙眼,“看不懂也沒什麽,我們隻要得了關鍵處,其它並不重要。”

    “關鍵處?什麽是關鍵處?”

    是那把瑤琴,蘇玦馬上明了,打開這石門的症結,就是化在自己體內的瑤琴。意識到這點時蘇玦又忽然想到,這把琴在自己合魂前是一直被凰滅掌有的,那麽在千年前,趙殊衡怎麽可能撇開凰滅來單獨打開這玄武祭壇呢?莫非,在天熾國滅的時候,凰滅他竟然……

    “怎麽了阿玦?”看出這人異樣的越千瀧馬上關切道:“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麽古怪?”

    “不,不是,我不過覺得,這打開的法子太簡單。”

    蘇玦指間溢出了幽藍的冷光,看起來萬不像琴弦,倒像凜凜的劍氣。倏忽間,這股異息就盈滿了眼前的石門。眾人見狀,都以為蘇玦是在驅使著體內的靈息,唯獨越千瀧看出了幾分的不同。

    一陣沉悶的聲響後,這道石門也如願打開了,後麵是條一眼望不到盡頭的長廊,在兩邊廊壁上點著排排的燈火,在紫藍色燭火的映照下,這條廊子更顯神秘詭譎。

    蘇玦率先走了過去,這些燈燭他記得,是用昔日各類妖獸的骨骸所製,它不僅長明不滅,而且更不懼風雨水火。

    “阿玦,剛才為什麽要刻意隱瞞?”從後跟上來的越千瀧雙唇未動,她這是傳音入心,這詰問隻會被蘇玦一人聽到,“你用來打開石門的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