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十一章 天降(上)(1/3)

作者:青荃字數:0更新時間:

    一個星期過去了。不出高子所料。為了填補深不見底的“井坑”,方子榮是弄的焦頭爛額,猶如捂住了耳朵的蝙蝠,處處碰壁。他在家裏跟父親商量,但還沒有說清楚是怎麽一回事就被“疾賭如仇”又氣的六竅加一竅生煙兼之還意識不到事情嚴重性的方繼新方老爺子揚起掃把一把就掃地出了門;轉而到公司找其弟幫忙,卻被方民告之子耀其人正出差在外,短時期內不會回來;這還不死心,他又馬不停蹄的聯係朋友尋求幫助,而得到的答複不是愁眉苦臉的苦瓜相就是好言相勸的委婉拒絕,更有甚者還裝模作樣向他猛倒苦水,弄的他是大歎“樹倒猢猻散”。到最後,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方子榮於是整天把自己泡在酒缸裏,整一副死豬加爛泥的模樣。

    高子暗中密切地關注著方子榮的一舉一動,他親眼目睹了方子榮逐漸由一個人變成了鬼,再由鬼變成了死豬,到最後又變成了扶不上壁的爛泥的全部經過,心裏終於動了真怒,正式撕開了以往兩人之間脈脈溫情的麵紗。他毫不猶豫的給遠在AH情山的“五大三粗”打了個電話,燒起了他對付方家的第二把火。

    說起SH市,國人普遍對她今日的繁盛趨之若騖。就像十八十九世紀歐洲人眼中的東方神秘之地,想必黃金遍地,俯拾皆是。的確,都說雞脯肉好吃。細看雄雞版圖上的東部海岸線,SH市優越的“雞脯”位置讓她從曆史上一個默默無聞的小村鎮迅速成長為近代Z國對外開放中窗口中的窗口。既然是窗口中的窗口,就不免成為眾矢之中的“的中之的”,冷風暖風也都毫無阻攔的吹了進來。

    這“雞脯”,雖曆史上並不怎麽老,或者幹脆說年輕,可卻有她自己獨特的文化流淌形式,但總的來說,還是舶來品居多。十九世紀初期,暖風吹了進來,馬克思馬大哥逝去之後總不放心他的事業,靈魂不滅,於是不辭勞苦不遠千裏來到了這思想貧乏的地方。從此舊社會如雨後春筍般的文豪大師們或多或少的都到過這裏“進過修”,“喝過墨水”。至中頁,暖風過去了,隨之而來的就是冷風。洋槍洋炮帶著洋柵欄在這裏圈起了一塊又一塊的地皮,十九世紀二三十年代特有的沒落貴族的生活氣息像蒲公英遇著風一樣從這一塊又一塊的地皮中向外四圍飄散,激起了一陣又一陣的波瀾。至到末尾,在托槍扛炮的西洋爺輩們被掃地出門了之後,不甘失敗的孫輩們終於又重整旗鼓,打著“經濟全球化”的番號重新踏足這“雞脯”之地,對這塊已經不再是“不毛之地”的“小小彈丸”進行了新一輪的洗腦。所以時至今日,SH市這座摩登絕頂的城市,既飄散著沒落貴族的奢靡和時髦,又摻和著傳統的傳承與創新,同時更充斥著新一代的精明和迷茫。同時打破了傳統與現代,東方與西方的文化局限。

    社會評論普遍認為不管是因為過去曆史的沉澱,還是今日西化的影響,SH市的女孩子,向來都眼高於頂。談起外出,除非是“入贅”他國,否則絕不踏足SH市以外的其他“鄉下”地方,挑選夫婿也從不正眼看其他地方來的“鄉下巴子”(除非這“巴子”好得讓人難以抗拒),真是搞得有心人士有苦也無處訴!人神共憤(這話有點葡萄酸的味道)!不過,林子大了,總或多或少有些“叛逆”,而方雨筱,應該是其中之一罷。

    從家裏出來一個多月了。這一個多月來,方雨筱像脫了韁的野馬,雖一個女孩子家,體力有限,但她還是樂此不疲,從南到北,從西到東各名山大川,幾乎都留下了她的足跡。那些絕美的風景,各異的風土人情實景,不知謀殺了她手中多少的膠卷。這樣一來,可苦了“五大三粗”幾個人。

    自從半個月前接到高子的任務之後,“五大三粗”三人真是費盡了心神才在YN一風景區裏找到了方雨筱並緊緊尾隨其後,但卻遲遲接不到動手的命令,所以三人為免於打草驚蛇,也隻得是亦步亦趨的樣,來了個公費旅行。

    這天,方雨筱終於拖著略顯疲憊的身軀,到達了她假期之旅的最後一站——情山。

    情山,是AH省主打的旅遊景點,也是全國公認的旅遊好去處。這裏動植物品種繁多,森林保護的比較完好,覆蓋率高,但隻要的還是以雲海、奇鬆、怪石、溫泉四絕而聞名於世。

    ……

    站在高處,俯瞰蒼茫大地,心胸忽的擴闊。風吹過臉龐,刮的衣領簌簌的響。眼前波浪翻滾的雲團變幻著莫測的造型撲麵而來,一種將被水淹的窒息感油然而生,置身雲海中,和風吹著雲絲從手指間隙處疏漏而過,身體仿佛騰雲駕霧般的自在舒爽……

    風起雲過處,奇鬆怪石踴躍而出,石亂而不厭,怪而不誕,眼看近而實遠,千回百轉間終窺全貌。鬆奇而姿態萬千,盤根錯節間穿空而立,偶作盈嬰之態偶剛健,迎送客間爭一把芬芳好勝之情……

    山澗峽穀深處,人未著而聲先聞起,河流斷層間水直從九天落下,隆隆作響,激起點點珍珠升起,落水看處,偶作布而偶作線,遠看是“人”字,近開卻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