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十章 故伎(下)(1/4)

作者:青荃字數:0更新時間:

    說起養豬,從事農活工作略少的城裏人又甚至十指不沾水的闊太太貴小姐們恐怕是“知其然而不知其如何去然”。無論是普通農家“單幹型”養豬法,還是專業戶“專幹型”養豬法,在出貨前的一小段時間裏,都不約而同地重下資本,潲水飼料狠下,把肉豬喂得肥肥白白的,以求在交貨上稱時能有個好重量,好價位。這叫投資。

    半個月又過去了,在這半個月裏,方子榮之所以會一步步的踏進了高子的圈套,除了他“贏了又想贏,輸了又想博回來”的賭徒心理和運氣出奇的差之外,很大程度上還得益於高子的“養豬投資法”。

    說起這段經曆,頗有點玩笑的意味。方子榮和高子兩人關係雖仍陌生,但或許是緣分已至,初次見麵就仿若兩個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雖一個無意,一個有心,可仍是遵循了一般的戀愛規律,還沒有來得及好好準備一下就迫不及待地相互“電”上了,電閃雷鳴般的便確立了“戀愛”關係。然而,跟絕大多數陷入了初戀狀態的少男少女一樣,這關係,天生的便是不長久的。在經曆過了“認識、交往並確立戀愛關係”和“熱戀期”之後,隨之而來的便是索然無味的“冰凍期”而不是“穩定期”了,而這之後,分手,也便是“路不漫漫其修又不遠兮”了。

    人們都知道有個“蘿卜加大棒”的政策,然而,在這政策的施行過程中,是“先蘿卜,後大棒”還是“先大棒,後蘿卜”亦或是“蘿卜大棒間雜著用”,卻很少有人深究,施行起來也各有不同效果。高子的高明之處就在於他“露蘿卜而藏大棒”的手段上。“露蘿卜”,這是“養豬投資法”中的一招,自然也就不必多說了。不過這“藏大棒”,可得要講究,“藏”要“藏”得有藝術,既不能“藏”的太深,讓方子榮覺察不出來,到最後起不了威脅作用;也不能“藏”的太淺,讓方子榮沒有上鉤就溜掉了。就好比用竹罩子捕鳥,這罩既不能離地麵上的誘餌太高,還沒有落下鳥就飛了;也不能太低,鳥進不去,幹著急。

    這天,方子榮照例來到高子的地頭商量“軍機大事”。比起半個月前的意氣風發,他現在可是老實多了。不過這老實,是有特定涵義的。一般情況下,戀人之間的分手,稍有點紳士風度的男士都會把“分手”兩個字眼讓給女方,就算沒有機會也要創造機會讓對方首先提出,以免女方的更加不堪,麵子上過不去。而高子則不然。這半個月來,按他自己的理解,他給的“蘿卜”數量也算是對的起廣大人民群眾的了,現在總算是到了有所回報的時候了。給了“蘿卜”而不要回報,傻子才會幹那樣的事情,高子就更加不會了,就算把他告上了國際法庭,估計他也會毫不懼色的為自己辯護:“我這是投資。既然是投資就不應該忽視回報這個問題的存在。”所以,方子榮現在之所以老實,是因為他現在的景況不比他家裏的仆人好多少。大部分的仆人之所以會心甘情願的替主人賣命,原因是他們受了主人的恩惠而又無力償還,隻好不得不看主人的臉色行事。套用高子的一句話說:“這地方,還是我們說了算!”

    “嗬嗬高兄,關於那筆數目,你能不能在寬限些時日啊?”方子榮滿臉堆笑。

    “哎呀方兄,我是很想幫你,可你也知道,我這裏呢是小本經營,近來景況又不怎麽樣,恐怕我是愛莫能助啊。”高子就是高子,說話從來都這麽有水平。

    “高兄,你也知道我的景況,我手頭上的現金都被套在你這裏了。想還你也沒有。要不你再挪我點,我翻本後一並還你?”

    “哦?方兄,不是我信不過你,但你自己也明白,前些日子你不是總輸多贏少?你……?哎,前段時間挪錢給你我也冒了很大的風險,上頭已經覺察出來了,要是再挪,不要說你,就算是我自己也保不住了啊。”

    “連累高兄還真不好意思。但我也不想的呀。要不這樣,麻煩你再跟你上頭的人說說,寬限一些時日,我再想想辦法把錢籌夠?”

    “那……,好吧。我再幫你說說。但我不保證事情一定成。該怎麽樣可不是我能決定的。你這邊多想想辦法,盡快把帳填上。”高子一付“我為了你才會去做說客”的神情。

    “嗬嗬。先謝謝高兄了。我一定想辦法把數目補上。那就這樣,我先走了。再見。”

    “唔。好。再見。”

    方子榮走了不多久,房間門被推開,一人進來,正是許勇。高子看看他,問:“怎麽樣小勇子?都看見了?”

    “都看見了。哈!高哥你真是厲害,才半個月就搞定他了,他還傻傻的呢,被賣了還幫你數錢!哈哈!”許勇一臉的興奮之色。

    “那是!也不看看我高子是何許人也!也不看看他媽的方子榮又是什麽樣的廢物!哈哈。”高子很是自豪了一把。

    “嗬嗬。不過高哥,你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