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九章 故伎(中)(1/4)

作者:青荃字數:0更新時間:

    半月前,方家的飯桌上飄起了連續不斷的笑聲。方雨筱今天收到了期盼已久的大學錄取通知書,顯然的她心情不錯,臉上雖然及不上官場的爺們聞知得升遷而紅光布滿,但“開心”兩個字還是毫不掩飾的刻在了臉上。而文化教育程度略有遺憾的方繼新自然也樂得個見牙不見眼,心底下歎到孫輩幾個有出息。

    正所謂心情好,求人易。方雨筱很會在這節骨眼上挑時機。她放下筷子便說:“爺爺,我想明天出去外麵走走。”

    方繼續略感意外:“哦?那你準備去那裏?要多久?”

    “到處走走。不過特別想去AH情山走走。那裏近,大概用不了多長的時間。”

    高考後的學生差不多都這樣,辛辛苦苦連命都拚上了才過得獨木橋,結果雖然有所收獲卻突然發覺自己被擠蛻了層皮,全身累的難受,便計算這要出外麵去走走,放鬆放鬆身心,到最後鬆是放了,可有的人差點連命也放了。可真謂樂盡悲來。

    方天輝這時候說話了:“妹子你一個人去麽?行不?要不我……?”

    雨筱回答的很幹脆:“不要。哥你可千萬不要叫你公司的木頭跟著我。不然我跟你沒完。”頓了頓,又說:“安拉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出不了事的。有事我打你電話。這總行了吧?”

    見雨筱話已這樣說,方天輝也就不多說了。倒是方繼新心裏略有所想,這家夥表麵上是征求自己的意見,暗地裏卻打定主意非走不可了,不過又想起了她前陣子每每挑燈夜讀,確實是累,現在放鬆一下也無可厚非,就隨她去吧。想到這裏方繼新說:“小筱啊,既然你都決定了那就去吧。不過可別玩太久。注意安全。最好叫上幾個伴去。”

    “嗬嗬謝謝爺爺。不用找伴了,我喜歡一個人。”

    方子榮見女兒一個人外出,心裏有點放心不下:“我說小筱啊,你一個人去啊?要不我叫小勇子陪你一塊去?多個人好有個照應?”或許是物以類聚,方子榮現在還不至於對許勇反感,總覺得他不像家裏人說的那樣不堪。

    雨筱立馬反對,語氣顯的很不耐煩:“爸你可千萬別!要是你把他叫來那你自己陪他去,我不去!”提起許勇,雨筱心底下直冒火,那個不學無術的蒼蠅,隻會仗著自己的父親顯擺。她憤憤的想。

    方子榮碰了個釘子,埋頭便不再說話,噤若寒蟬,不過能令他這樣的,不是方雨筱的不耐煩態度,而是方繼新那不善意的目光,仿佛在說:“你很‘關心’自己的女兒啊。”

    第二天,方雨筱帶著簡單的行李開始了她為期一個多月的假期之旅,然而她想不到的是,就是在這短短的一個多月中發生的事,讓她於以後的日子中展開了截然不同的人生之旅。

    半個月過去了。打自方雨筱走後的這半個月來,許勇的心情真可謂糟糕透頂,五髒六腑仿佛被抽空了一大塊,轉而裝滿了失落和悲憤。憋著一肚子氣,他獨自一人坐在酒吧的角落裏,手輕搖著高根玻璃杯,眼看看裏麵深紅色的液體和著布滿了整個空間的輕柔爵士樂就一口喝下。

    這時候,一個人端著酒杯靠了過來,在許勇麵前徑自坐下:“怎麽?有煩心事?一個人喝悶酒。”

    許勇抬頭看看那人,臉上仍然是鬱悶的表情:“你……?沒有!隻不過有點不開心。”

    “我看是失戀了吧?怎麽?兄弟要不我過你兩招?”

    許勇搖頭:“這都能讓你看出來。不過咱們好像還……”

    “看你神情就知道。像你這樣一個人獨坐喝悶酒的十個有九個是失戀的。嗬嗬。來,認識一下,我叫高子,這裏的老板。說罷伸出手來。

    許勇伸手:“許勇。”

    “嗬嗬。怎麽還煩著呢?能有令我們許兄弟心煩意亂的女人麽?我倒要見識見識。”

    許勇還是搖頭,有點苦笑的意味:“你不懂的。”

    “喲。兄弟我如果不是看你年輕還真以為你是個老學者,說話這麽有深度。哈。怎麽?說說看,為兄幫你一把!”

    “她去旅遊了,我找了她半個月也沒有找到。”

    “哦?她沒有告訴你地點麽?”高子明知緣由,卻裝傻。

    “告什麽告!我苦苦追了她兩年到頭來連她指甲都不曾碰過!”

    “哦。原來兄弟是單相思啊。不過不要緊,單相思變雙相思的大有人在。不要氣餒,為兄支持你!如果有什麽需要我幫忙的話,盡管說!”高子仿佛碰到多年不見的老朋友,說著就一付赴湯蹈火的神情。

    許勇眼睛一亮,說:“嗬嗬,謝謝高哥了。不過我看高哥是個局外人,恐怕……”

    “怎麽?兄弟你這是什麽話?你這是不拿我當大哥!”高子一付怒不可恕的模樣。

    “嗬。高哥你誤會了。”許勇連忙快速的擺手“我的意思是說我的事怎麽好意思麻煩高哥你呢?過意不去啊。再說了高哥你還得忙這裏的生意呢。”

    高子連連擺手:“不礙事不礙事!我閑得很。兄弟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幫定了。說說看,為兄幫你出出主意。”

    “嗬嗬,謝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