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八章 故伎(上)(1/3)

作者:青荃字數:0更新時間:

    SH市。

    十多年過去了,高子依舊的風光快活,仍然做著靠“體力”掙碗飯吃的活兒,人都說山上的多了,老虎自然也有邂逅的機會,可高子運氣似乎特好。這麽多年過去了,不要說老虎,就是野狼的足跡,他也不曾碰到過。不過,比以前的日子,他覺得現在的“生意”是越來越難做了,望著自己手裏的“鐵飯碗”逐漸的變成了“銅飯碗”,高子的心微微的擔了起來,然而,他擔心的並非是手裏的“銅飯碗”何時會變為“陶瓷碗”,而是另外一個重大問題。

    “地下皇帝”天爺終於“體麵”地收起四肢躺進了紅色的木盒子裏,在垃圾回收站式的火場的高溫下化作一陣鴻毛似的輕煙有違物理常規地鑽進了地下十八層安享他還沒來得及安享的晚年,留下兩個為了他已經坐的磨破了皮的“寶座”而大打出手的兒子和一大爛攤子。而作為天爺的得力犬類,軍叔,也就是“物體”,自然也免不了受到拉攏和擠兌。可人算不如天算,這軍叔由於一不小心踏錯了腳步,走錯了方向,終於也失去了以前的風光,漸漸地就對上了古王朝時期鳥盡弓藏的局麵,以往一家呼而百家應的美好春天瞬間就下起了冬天裏才有的冰雹,弄的他現在是喝水怕裏麵有細菌,吃豆腐怕裏麵有骨頭,就連早上起來呼吸一口新鮮空氣都要懷疑一下裏麵是否含有“非典型性奪命病毒”,真可謂事事小心,步步為營。打個比方,就好比穿著薄底鞋在針尖上跳舞,既不能跳的太高,以防被戳穿了腳板,又不能不跳,以免觀眾失去了雅興。這正是他現在的真實寫照。

    正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由於“物體”修道不得法,他下麵的雞犬類自然也無法憑空出天梯,升天享福去了。高子正是這眾多不能享福的雞犬中的一員。他望著手中的“銅飯碗”,懷念著以前的“鐵飯碗”,想著以後的“陶瓷碗”,兼之考慮到按這樣的形勢發展下去,現在自己手裏的“銅飯碗”是否能夠順利的降級成為“陶瓷碗”都成問題,“陶瓷碗”還好,至少能夠裝飯,最怕的是一個搞不好連陶瓷都不是,而變成了還在排隊等著放入窯窖燒製的碗坯!那時候就麻煩了!吃的沒有不算,就算是有,沒有了碗,怎麽吃?難道要自己放下尊貴的體麵作乞丐狀用雙手扒著往嘴裏送不成?

    高子是一個有遠見的人,同時也是一個有自尊的“高貴名流”。對於這種他認為是下三教九流的市井之徒才會做的出來的吃飯方式,他無論如何是出不了手的。這樣的吃法,感覺上就像街邊餓極了的乞丐幸得富人的賞飯,什麽也不管了,兩眼放光地用雙手捧起就往嘴裏塞,同時還得專心聆聽著富人的溫語安慰:嗟!來食!想到這裏,高子心裏猛吐,“惡心!”他吐出了兩個字。

    為了避免以後發生這種“惡心”的重大生計問題,高子現在工作起來比以前更加認真了!這麽多年來,他的工作熱情並沒有因為年齡的稍有增長而有所減弱,反而像原子彈爆炸時的能量一樣呈幾何極數激烈的遞增著,三十好幾的人了,工作起來倒還似乎二十出頭的陽光小夥,全然沒有一般人年到中年便會懈怠的情況。在接不到“生意”時,就像白天裏碰著了縮進洞府裏的老鼠的貓,用抓挖不出來等也要把它等出來;而在接到“生意”時,就把腦袋削尖了往牆壁的縫隙裏鑽!工作計劃能有多詳盡就做的多詳盡,能有多專業就做的多專業,能有多周全就做的多周全,一份計劃書出來,估計各大公司裏的企案策劃精幹看了都會忍不住汗顏而引咎辭職改行。

    名流普遍都有野心,說野心,不免不雅,換一種說法就是雄心壯誌。都是一個理。高子就是這樣一個有著雄心壯誌的名流。機會都偏愛於有準備的人,他深深明白這個理。今天,機會女神向他拋來了個橄欖枝。所以,高子在微略擔心之後又興奮異常。

    大樹底下好乘涼,正在高子愁著“物體”這棵大樹眼看就要倒而又找不到新的大樹蔭護之際,另一棵更大的樹向他招手了,這怎麽能不使他興奮異常呢?月前,啟家的大公子,啟明放,也就是天爺的大兒子,在使出了如煙花般多樣化的手段之後終於在與其弟啟誌的“皇位”爭奪戰中艱險勝出,“皇冠”光榮加冕了。正所謂新官上任,正常的火放不出,就算是鬼火也得要放幾把!作為剛“登基”的新皇,啟明放雖然不再年輕,但他是決心無論如何要做出一翻光輝“政績”來,好安撫一下下麵那幫隻會對自己抽鼻瞪眼的家夥,讓他們心服口服!所以,在經過了一翻對高子徹頭徹尾的剖析之後,啟明放是大歎江山代有人才出!立刻就繞過“物體”“傳召”高子,委以重任。

    機會來了,高子理所當然的不會膽小到像見著貓的老鼠。好不容易碰見個會相馬的伯樂,他這匹千裏馬是無論如何都要顯一顯的,他知道,自己壓在心底下多年的憤念,多年的計劃,終於等到發泄和施展的希望了。這就是高子今晚興奮異常的真正原因了。

    跟以往一樣,高子這次接到的“生意”仍然是以組織強大的勢力和自己的才能“合法化”地“幫忙照顧”本市的一家企業。說幫忙照顧,其實是啟明放組織內部的“專用術語”,就是幫助企業的本來業主照顧該企業,接手過來把它發展的更加壯大的意思。恐怕這就是組織內部的宗旨了。

    夜已經相當深了,高子的眉頭漸漸地鎖了起來,他看著手中的資料,慢慢地陷入了沉思。

    方十集團,資產約46.3億,為方繼新所創,經營項目涉及物流、家電、服飾及體育用品等行業。5年前上市。現方家控股約52%。其中方繼新約占25%,長子方子榮,約占13%,次子方子耀,約占14%。

    方繼新,農民處身。高中畢業十年後建立方十集團。為人厚道,現已退休在家。

    方子榮,方家長子,待業。不文不武,為人好賭,賭術稍有成就,常出入各大賭場。妻程芳。生有一男一女。兒方天輝,24歲,大學畢業,為人心狠手辣,性格暴躁,三年前有犯罪記錄。現擁有一保安公司,懷疑有黑道背景。女方雨筱,18歲,青春漂亮,深得方家上下寵愛,半個月前考入振池大學會計係並外處旅遊至今未歸。

    方子耀,方家次子,性格隨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