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六章 師承(上)(1/5)

作者:青荃字數:0更新時間:

    老人,總是喜歡躺在溫暖的陽光下,一杯清茶,一份安然,慢慢地回憶這往昔的點點滴滴。人的回憶,應該既有歡愉,也有痛苦,既有吸取,也有摒棄,慢慢沉澱下來的,便是歲月下無法洗抹的啟迪。

    淩家臥室,都已經是深夜了,淩宵的思緒仍然飄蕩在回憶的寒風中無法扯出來。何婷悠然醒過來,見他又成了木偶,如水般的貼了上去。她太了解他了,這個男人,背負的實在是太多。

    “淩哥,又在想大哥他們了?”

    “是啊!”淩宵歎了口氣:“二哥還倒好。一年能聚幾次。大哥,自那一別,……哎,十四年了。不知道他現在怎麽樣了。”

    “淩哥,你也太木了。看大哥那樣兒,能差到那裏去啊?倒是你,越來越成木疙瘩了。再這樣下去,給大哥知道,非得把你賣到外星去,脖子上掛個牌子,署名‘地球上的人木疙瘩,欣賞價值奇高’,一定非常暢銷。嗬嗬。”

    “哈哈。”

    第二天周日,太陽已經上班有一段時間了,何婷睜開眼,見淩宵睡的死死的,伸手捏他鼻子邊把他弄醒過來,邊說:“起來了。每次回家都起的這麽晚。也不怕別人笑話。你看寶寶都起來了,在球場上練球呢。”

    淩宵邊穿衣邊說:“嘿,這你可不懂。我這叫忙裏偷閑,順便給身體充充電。”

    何婷撇嘴:“就你會說。”

    隔著窗望出去,球場上,天昀正兒八經的在罰球線上投著籃呢。管家劉叔在旁邊指點著,每次等球落下便撿起來往回傳,嘴裏說幾句,還不停的做著示範。

    劉叔其人,原名劉柱,年已花甲,如其名,站起來整根大柱子,為人憨厚老實,雖然體格高高大大但讓人一看就知道好欺負,退休前以一博士身份在一單位做後勤管理工作。得一子,名為劉欽,性格隨其父,本來父子倆日子過的其樂也融融,但自從娶了房媳婦張氏,仿佛清水裏掉進塊泥巴,使得劉欽本來強健的體魄一下子就得了“氣管炎”,麵對張氏對家裏老頭子瞪眼抽鼻撇嘴的百般刁難他大氣也不敢喘,隻會收氣四肢往千年海怪的殼裏鑽。

    劉柱怒兒不爭,加之退休後更覺自己家裏的床鋪位置一下子從地獄十八層跌進了十九層,心恢意冷之下長歎一聲“英雄無用武之地”便收拾行囊孤身回到老家打算安度晚年,可怎料危機便是轉機,風塵仆仆的他剛回來就碰上淩家大舉“招親”,於是他又長歎一聲“伯樂還是有的”便來了個政治大翻身,從一個棄兒頃刻變成了紳士名流,光榮出任淩家管家之位,開始了他的人生“第三春”。

    幾年下來,劉柱發現伯樂家裏人上下為人溫厚,待他如親,加之小伯樂雖然性若小孩,但天真可愛,頗失天年之樂的他猛下決心,盡職盡責,勤施肥,奮灌溉,對小伯樂是傾己相授,嘔心瀝血。所以,在他的辛勤培育下,小伯樂雖智力稍低,但各項技能特別是籃球技術還是既像舊時地主家裏的金庫,日進鬥金,又像夏季雨天裏的甘蔗,節節上升,更還像孫悟空的關鬥雲,猛回頭已是十萬八千裏。搞的小伯樂無論是籃球技術還是學識雖不敢說打遍天下無敵手,但打遍淩家無敵手,也還是遲早的事。

    何婷簡單的洗漱一下,下來繞著打院慢跑幾圈,已是香汗淋漓,在球場邊停下來,笑望著倆人。

    劉叔看見何婷,微恭著腰,臉上盡是爽朗的笑容:“嗬嗬,淩夫人,真早。”何婷含笑點頭說:“嗬。劉叔你才早呢。真辛苦你了,又得訓練這小家夥。”

    劉叔臉上帶點自豪:“不辛苦。嗬,都是應該的,也習慣了。我這老骨頭一天遲點起來就要散。況且小天昀乖巧可愛,我也樂意教他。”

    何婷掩嘴:“劉叔真風趣。那裏就老了呢。您可是我們小天昀親自盯下的幹爺爺呢,可不能自己稱老,要說您老還是天昀說了算。”

    這話可真是說到劉叔的心坎上去了,他滿臉紅光,仿佛年輕了幾歲,笑著說:“哪裏。嗬嗬!啊,時間差不多了,我得去廚房打點一下早點。你和天昀慢點過來的時候就可以了。”

    天昀見劉叔離開,拍著球就過來叫媽媽,何婷拿出手絹幫他檫漢,他鼻子一嗅,說:“真香!”

    何婷咯咯的笑出聲來,手刮他鼻子:“小鬼頭,就你鼻子靈。”

    天昀努嘴:“是香嘛。媽媽陪我打球。”說著單手遞過球來。何婷接過球,仿佛四肢不靈,拍了兩下球球卻彈了出去。天昀跑過去撿起球拍著就往籃下跑,一個標準的兩步半單手拋空球,球應聲嚓的入網。天昀複又撿起球,站著努嘴得意的說:“媽媽真笨!不會打球,來追我啊。”

    “寶寶別跑,媽媽追來了。咯咯。”

    “嗬嗬……”

    晨練完畢,何婷拉著天昀往回走,邊走邊說:“寶寶,媽媽今天帶你外麵玩好不好?”

    天昀睜大眼睛問:“爸爸也去嗎?”

    “去。我們一起去。好不好?”

    天昀一下子仿佛吃了興奮藥,跳起來鬧著:“好啊!又可以去玩了。不用跟劉爺爺做作業了。”

    何婷蹲身把他抱起來:“寶寶,劉爺爺教你的你都會了麽?”

    天昀皺起了小眉頭,仿佛遇到了難題:“不會。劉爺爺說那些作業很難的,大學裏的人都不會,我也不會。但劉爺爺做出來後我都記得。媽媽,大學是什麽啊?”

    “大學啊,就是很多大哥哥大姐姐們在那裏一起做作業的地方拉。等寶寶以後長大也去那裏做作業好不好?”

    “好啊!那我也去大學。可是劉爺爺給我的作業我都不會,我能去那裏麽?”

    “現在不會,等你長大了就會拉。你現在隻要記住劉爺爺教給你的那些作業就行了,知道嗎?”

    “哦。”

    晚上,元天啟帶點興奮的神情踏著輕快的步履回到他簡陋的家,說是家,其實是情山腳下一隱蔽處的岩洞,裏麵的器具簡單兒齊全。

    作為一個回老家“歸省”的修真者,同樣的,元天啟也對老家有著深深的眷顧之念。古武學在曆史的洪流中逐漸被淹沒,而家人的抗爭史,特別是半個世紀前的受難史,導致了家裏人普遍嚴重的內傷,至今不能抬頭挺胸的做個人!

    了解曆史的所有林林種種,作為一個強者,一個出色的強者,元天啟那孤傲的內心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