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章 幸福(1/4)

作者:青荃字數:0更新時間:

    這是AH情山的不遠處,早晨。

    大山的早晨,雖然少了都市裏車水馬龍的喧鬧,卻永遠不會寂寞。早起的鳥兒,哼起了醉人的歌聲,合著村舍裏雄雞高亢的報曉聲,組成一曲別致的迎新調子。在這調子中間,還參合著陶器的“叮咚”的碰撞聲,嗬,那是勤勞的人們起來了,正要開始新一天的工作。

    情山是全國的著名旅遊景點。近幾年來,在這周圍安居的人們,由於旅遊業的興起,腰包也漸漸的水漲船高了,像吃著食的豬肚子,眼看著就鼓了起來。所以,村舍裏的泥磚加瓦片的結構漸漸地變成了紅磚加水泥混凝土結構也不是什麽奇聞逸事了。

    在這片房舍裏麵,有一戶人家很特別,那就是淩家了。寬闊的大門,可以並排駛進四輛轎車,大門後麵,是一條筆直的大道,大道的盡頭,有一棟五層的建築,顯然的現代化,這樣的建築,兩邊還各有一棟,三棟呈品字型排列。

    大道左邊,是寬闊的停車場,其間有幾處還有用塗料漆上的大大的圈,圈中有大大的“T”字,估計是直升機停放的地方。

    大道右邊,透過一排高又密的大樹,便是齊全的娛樂設施了。隻要包括約兩百平米的遊泳池和一塊大大的綠茵。另還有一個木板底的籃球場。

    各大建築與停車場相互之間的空隙處都有濃密的大樹阻隔,綠化顯然是很好的。整體上,莊園被大約兩米高的圍牆圍住,從外麵看進去,隻能隱隱看見高大的樹冠下麵有些房屋,透出一絲絲的神秘感,如果裏麵不是偶有聲音傳出來,還真不知道裏麵居然還住著人。

    淩宵便是這家的主人了。他十多年前遷居於此,跟他一同回來的,還有一個女人,便是淩家現在的女主人了。據說這女人漂亮的不得了,在當時還引起了這山村的小小哄動,那些伯伯嬸嬸們簡直是熱情的過分,甚至是癡迷了,以至“耕者忘其犁”“行者忘其步”的至高境界。為此淩宵還興奮自豪了好一陣子。

    淩宵遷居於此半年後,在當地注冊了一間中型公司,以開發旅遊項目為主。經過十多年的努力,公司規模不斷擴大,實力也不斷增強,逐漸成為一間集旅遊、餐飲、食品加工、房地產、輕機械加工等跨地區跨行業的綜合性大集團。同時也由於政策開明,公司亦因此得到了當地政府甚至國家的大力支持,淩宵本人也因而榮獲全國"十大傑出青年"的稱號。似乎風光了好一陣子。

    已經是上午十點多了,淩家大院的綠茵上又傳出了愉快的笑聲。一美少婦休閑地坐在綠茵的木椅上,一雙柔夷疊放在膝蓋上,亮亮的黑發打成髻結在腦後,巧挺的鼻子絕配地嵌在臉上,櫻唇緊抿著卻不時的有聲音飄出,會說話的眼睛緊緊地盯在她前方不遠處蹦跳玩耍的小男孩,目光滿滿地溢出疼愛,再配上一套突顯身段的家居休閑裝,顯然是一個高貴大方的都市白領慈母。

    順著美少婦的眼光看去,便看到一個男孩的身影了。乍一看去,這男孩給人一種很矛盾的感覺:從他的體格上看,身高大約有一米二三,大大的腦袋上一頭黑的發亮的厚發,眼睛倒也清澈,水靈水靈的長滿純真,臉和嘴已經有點棱角化,明顯是國字臉的雛形,全身上下一片乳白的肌膚,好象一不小心碰一下就能溢出水來;又從他性格上分析,整天嘻嘻哈哈的,一看就不難知道他是一個總是喜歡問《十萬個為什麽》裏麵內容的小不點。總之,要判斷他的年齡,從體格上估計,大約也就十三四歲,但從性格上看,又應該是七八歲才對。

    這時候,小男孩走近一棵樹,學起了鴕鳥。他往樹幹後麵把頭一藏,在他卻全然沒有留意到他的腳從下麵露了出來的同時他清脆的聲音就傳了過來:“媽媽,我已經不見了,你來捉我啊,你捉不到。”

    美少婦嘴角微彎,會心一笑,趁小男孩不注意的時候就三步兩步,走到了他的身後,卻站著不動。

    好一會兒,小男孩見沒有動靜,伸出頭往原來地方的椅子上瞄,可就不見有人。就在這時,美少婦伸出雙手輕柔地往他眼睛一朦,同時嗬嗬地笑出聲來:“嗬,我在這裏呢。可讓我捉到你了。”

    小男孩呀地一聲驚呼,嘴裏連說:“不算不算。”同時雙腳不斷地踏著地,雙手扳下媽媽的手猛搖,翹起小嘴便耍賴說:“不算不算,媽媽一定是偷看我!這次不算!”

    美少婦蹲下身子,掏出手拍抹男孩額上的汗珠,笑咪咪的問:“媽媽怎麽偷看你了?”

    男孩一臉正經的回答:“剛才我還看見媽媽坐在椅子上的呢,怎麽一下子就跑到我的後麵來了?一定是偷看我!”

    美少婦彎起手指刮他的鼻尖,笑道:“小笨蛋。媽媽走的快嘛。在你沒注意的時候就跑過來了拉。”

    男孩歪著腦袋,眼睛骨碌碌地轉,神情是似懂非懂,說:“哦,我知道了。那下次我就不藏在這裏了。我找一棵更大的樹,媽媽就找不到了。嗬嗬。”說完抬起手,往媽媽的脖子就摟。

    美少婦搖搖頭,伸手就勢把他抱起來就往屋裏走。

    男孩窩在美少婦的懷裏,嘟著嘴問:“媽媽,爸爸今天是不是要回來了啊?”

    “是啊。怎麽?想爸爸了?”

    “不想。我才不想呢。爸爸每次回來就用胡子紮我。痛死了。就不想。幸好媽媽還沒有長胡子,不然可沒有人陪我玩。”

    “嗬嗬,寶寶,媽媽是不長胡子的,懂嗎?”

    “那為什麽媽媽不長胡子啊?”

    “因為媽媽是女人啊。”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